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年华如画最新章节完结版】主角哈沙迪

【年华如画最新章节完结版】主角哈沙迪

时间:2021-10-14 01:41:59编辑:塔索蒂 作者:霸唱 人气:

新书《年华如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霸唱,主角哈沙迪,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沙迪耶 桐汶拿起旁边的椅子上的手提包,慢慢的走出了咖啡厅。外边已经天黑了,只有街边的路灯和着各商店的灯在黑夜里绽放出耀眼的光满,其

年华如画

推荐指数:10分

《年华如画》在线阅读

《年华如画》 第九篇:该死的温柔 免费试读

沙迪耶.桐汶拿起旁边的椅子上的手提包,慢慢的走出了咖啡厅。外边已经天黑了,只有街边的路灯和着各商店的灯在黑夜里绽放出耀眼的光满,其实她的泪水早在走出咖啡厅的那一刹那间便流了下来。她没有打他的手机要他来接她,而是一个人选择慢慢的沿着街道走回自己的宿舍。公司离宿舍并不远,大约只要走几分钟的路程。刚到宿舍门口,上官名雪的电话便打来了,沙迪耶.桐汶本不想接的,但又怕自己不接,她会上她宿舍来找她。平复了下内心的情绪,按下接听键,等着对方开口。“桐桐,你现在在哪?我来接你。”“不需要了,我回来了。”“你回来了,你怎么都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呢。不过既然回来,我就饶过你一次。”电话那头传来了他戏谑的声音。“上官名雪,我们分手吧。”“桐桐,你说什么傻话呢?”很明显,上官名雪并不愿意相信。“我是认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此清楚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在哪,我要和你谈谈。”语气很急切。“不用了,我们都不需要再谈了。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是我自己把一切想得太简单太过于美好了。”说着说着,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电话那头,上官名雪听得明白,他知道今天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沙迪耶.桐汶是绝对不会这样的。他还想再问过去,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让他瞬间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幸福感,心底的害怕再不断的扩大扩大。仔细想想,突然发觉今天下班在公司楼下,沙迪耶.桐汶对他说的话。“上官名雪,今天有个同学约我见面,恐怕我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餐了。”当自己要送她去的时候,她回答自己说:“不用了,你和她又不认识,你去了会让我们生疏的,我们很久没见了,有很多话要说的。而且就只有这一次,机会难得嘛?”表面看似合情合理,但实际上她在这哪有什么同学。若是有,早在以前就应该听她提起过,但是没有。今天这么被她一讲便哄住了。该死的,你到底见了谁?上官名雪气的当场把手中的电话狠狠地摔到在了地上。他心底的那丝恐惧感来源他的猜测,他觉得她肯定是见了他也认识的人,而且还不能让他知道,那么只有他——伍其河。没想到你一出来,就想着找桐桐。哼,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上官名雪拿着桌上的钥匙起身朝着沙迪耶.桐汶的宿舍走去。他一般的从来不会走门的,来到她的落地窗前,果然,她没有锁窗。进入室内的上官名雪一眼看到的便是茶几上放着的手机。他拿起来打开通话记录,查到下午她所通话的号码,除了和他自己以外只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把它记录了下来。刚放下手机,沙迪耶.桐汶正好从浴室走了出来,她想起她的手机还在客厅,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想到自己的手机还遗忘在客厅的茶几上,便急忙的走出了浴室来到客厅,看到的便是上官名雪站在茶几旁,似乎刚刚看过她的手机。“你看了我的手机?”沙迪耶.桐汶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却非常的肯定。“难道这是里头有我不能看的吗?”“这是我的隐私,上官名雪,你也太不尊重我了。”沙迪耶.桐汶的语气很重,很生气上官名雪的做法。上官名雪一听到这觉得无比的刺耳,什么叫做‘我的隐私’?在他面前,她还有瞒着他的什么事?“说,他是谁?你今天见了谁?”“我没有必要说。”沙迪耶.桐汶快步走了过去,拿过茶几上的手机,一脸戒备的看着上官名雪。那样的表情令上官名雪感到了深深的失望,他不知道沙迪耶.桐汶怎么了,明明下午还和他好好的,有说有笑的,现到了晚上,就像防狼似的防着他,到底是怎么了吗?若是他又做错的地方就说出来啊,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为什么?你到底是怎么了?下午我们不是还好好的吗?”上官名雪如同受伤的野狼,发出呜呜的呜咽声。沙迪耶.桐汶心里一阵烦乱,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同他说清楚,他可以选择想爱谁就爱谁,那么她呢?她有选择的余地吗?她没有,他从来都没有问过她,现在还要逼她。“其实你早就知道会弄成今天这幅局面的,那么你又为什么还来逼问我?从来都是你说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你有问过我的原意吗?”沙迪耶.桐汶声泪俱下,摇着头,接着说:“没有,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或许,你从来就没有想过真正的去爱过我,你了解我吗?了解多少?我的结局回合那些被你玩弄过的女人一样,最终因为你的一句‘没感觉了’‘我不爱你了’而被你抛弃。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女人就要被你们男人所伤害?为什么你们男人喜欢朝三暮四?为什么不能从一而终,好好的去爱一个人?你告诉我啊,你说啊——”“原来我在你心里一直都是那么的不堪,原来我所做的,你全都视而不见。那么我问你,我们现在算什么?我为你了和吴多娜分手,只因为现在我此看清楚自己的心,我爱的人一直是你,从来都是。为什么你感觉不到我爱你的心,难道你真的就没有一点感觉吗?”这句话在沙迪耶.桐汶的脑子里轰炸开来,什么?他和吴多娜分手了?以前自己不是一直想要他做个决定吗?现在他做出了选择,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仍然这般的难受?为什么自己会为多娜姐感到悲哀?是为她有这样的男人而感到悲哀吗?还是说她被抛弃?就连她自己也不知哪个多一些哪个少一些。“你和多娜姐分手了?是为的我?呵呵·····”沙迪耶.桐汶发出一阵冷笑,眼前的男人实在可笑。上官名雪看着眼前笑的恐怖的沙迪耶.桐汶,不禁一愣,她着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不是吗?”上官名雪轻声回道,语气却明显的瘸了底气。“你是位的你自己,为我?只是你的借口而已,是你为自己不要多娜姐的借口。上官名雪,你还是走吧,以后都不要再来我这里了。你没资格去爱人,也不值得被人爱。我真替多娜姐感到悲哀,到现在为止,她依然还是爱着你。而你呢?”上官名雪没有去理会沙迪耶.桐汶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他而是抓住了沙迪耶.桐汶话里的关键字眼,现在,他能清楚的知道,沙迪耶.桐汶下午去见了谁?至于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定时那个长舌妇对她说了什么,才会让沙迪耶.桐汶对自己如此的仇视,甚至厌恶。吴多娜,恩来我是想放你一马,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哼,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上官名雪的脸忽地闪过一丝阴郁,但那只是瞬间。所以,就连近在眼前的沙迪耶.桐汶也没有来得及发现。“桐桐,无论你现在如何讨厌我恨我,请你相信,我对你的心是真的,从来没有虚情假意,更没有想过要抛弃你你是我这辈子唯一想要携手共度到老的人。桐桐,请给我机会,我向你证明一切的。”上官名雪深深的疑视着眼前的雪颜,许下了今生对她心底最深处的的承诺。沙迪耶.桐汶逼着自己不去看那醉人的目光,转过头凝视着别处。“为什么你不敢看我?”上官名雪板过沙迪耶.桐汶的身子,让她看着自己,让她的眼睛里也只能有自己。说他霸道也好,不讲理也行,对于沙迪耶.桐汶,他还真的失去了往日一百的作风,原本冷静理智的性格也时常因为她而暴动。“看着你?可我并不想看到你。”沙迪耶.桐汶被他强行逼着自己看向他,不禁深深的蹙起双眉,冷冷的说道。上官名雪受不了沙迪耶.桐汶对他的冷漠,但他有没有一点办法,看着那娇艳的双唇,想也没多想,就吻了下去。试图通过通过吻她来唤醒他们以前在一起美好的回忆,可惜,这只会让沙迪耶.桐汶更加厌恶他而已。“你干什么?”奋力推开上官名雪压在自己双唇的沙迪耶.桐汶,一脸的嫌恶。因为动作过于激烈,导致她的浴巾布,泄露出了一片的大好春光。上官名雪的视线瞬间赚到了那片春光当中。他自从沙迪耶.桐汶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找过女人,他的身体一直眷恋着沙迪耶.桐汶的身子,对于其他女人他都没有半丝兴趣。现在,这么活色生香的场景摆在他面前,怎不让他心跳加速,全身躁动,而那里更是有一团火急需要发泄。沙迪耶.桐汶见着半天没有说话的上官名雪,大感奇怪,但是一看到他的眼神和那越渐沉重的呼吸声,沙迪耶.桐汶已经明了。“上官名雪,你走吧。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好吗?”沙迪耶.桐汶边说着边不着痕迹的推开上官名雪滚热的身子。“不,桐桐,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今晚让我来好好爱你。”说着身子便又靠了过去,很明显,上官名雪非常了解女人,尤其是女人的身体。凡是他的大手所到之处都是沙迪耶.桐汶最敏感的地方,在他的刻意引导下,沙迪耶.桐汶的身体变得有些燥热,灼热大手所到的肌肤之处,无不在她的身上燃气一把把火。尤其是听着那略带沙哑和着性/感的声音,更是无所适从。被摸着极不舒服的沙迪耶.桐汶,边推边说:“上官名雪,别这样,你别这样,停下来。”此时的上官名雪如同中了邪一般,哪还听得进去,手仍然在她身上不安分的动来动去,现连嘴都用了上去。“上官名雪,你再不停下来,我真的生气了。”上官名雪并没有因为沙迪耶.桐汶的话而停下来,反而更是是无忌惮。沙迪耶.桐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他停下来,在沙迪耶.桐汶一声惊呼中,忽然被上官名雪腾空抱起向卧室走去。上官名雪扬起他的俊眉,爽朗的笑声从他唇里发出。沙迪耶.桐汶被他放到床心上,手指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抓紧了胸前的浴巾,一时之间不知做何反应。尤其是看到他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她的心愈加不安起来。突然沙迪耶.桐汶被他压在了他的怀里,她的柔软正好贴上他的前胸。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气混杂着他独有的男人气息,瞬间萦绕上她的鼻尖,更让她觉得无所适从。“你别啊····我有身孕,真的不可以,上官名雪,你停下来,你,你给我停下来,唔唔·····”沙迪耶.桐汶的声音最终淹没在上官名雪的吻中。上官名雪伸出大手一把拉开那碍事的浴巾,瞬间,让那具美好的胴体在他身下便展露无遗,上官名雪更是兴奋的朝着那温暖皎洁的身躯吻去,一张脸埋进了她的颈窝锁骨处温柔亲吻,他的手,则顺势摸上她的胸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腿也顺势撑开了她的双腿。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让沙迪耶.桐汶几乎要发狂,全身的血液都逆流冲向她的大脑,阵阵晕眩的感觉的让她差点惊叫出声。“别碰我的肚子,它现在还很脆弱。”沙迪耶.桐汶的唇一的到释放,她仍旧继续说服者上官名雪停下来,可惜依旧没有仍然效果,泪水顺着她几近透明的脸庞蜿蜒流下,沙迪耶.桐汶渐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不要害怕,桐桐,我会很温柔的,我懂得分寸的。”上官名雪低沉的说道,随即一声闷哼,他已经挺进了她的身体当中。当他进入的时候,沙迪耶.桐汶仍然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她还来不急说什么,上官名雪俯压在她的身上,但只是轻轻的,并没有把他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他害怕把她压坏了。因为上官名雪深知她现在身怀有孕,所以动的极慢,动作也无比的温柔。上官名雪发出一声声沉重的粗喘声,他说:“桐桐,你看我们现在合为一体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分开我们。”上官名雪没有等到沙迪耶.桐汶的回答,看着她紧闭的眼,他有些失望。但是他仍然不会灰心,随即,他俯下身吻干沙迪耶.桐汶脸上的泪水。沙迪耶.桐汶的心莫名的一动,不是是因为上官名雪的这些话还是他对她的怜惜。虽然上官名雪的动作无比的温柔,也成功的挑动起她的身上的所有感官,她强烈的感觉到她的心快要从胸腔破腔而出,身体上难受的像是有把火在燃烧起来,她紧紧的咬住唇,以免有控制不住的呻吟从唇里溢出,她忍着,硬逼着自己不要叫出声来。“桐桐,你这样咬自己我会心疼的,听话,快松开。”上官名雪温柔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畔,沙迪耶.桐汶下意识的松开唇,瞬间,她柔软的小嘴突然被两片滚烫的唇含住,舌头快速灵活的钻了进去,在清甜的口腔里四处扫荡,慢慢的又滑到耳边。“桐桐,叫出来,我想听你叫的声音。”上官名雪的唇贴上沙迪耶.桐汶的耳朵,吻了吻,又轻轻的碰了碰,温热的气息喷出在她的耳朵上。耳朵被他弄得痒痒的,引得沙迪耶.桐汶忍不住呻吟出声。上官名雪的那些暧昧的话也忍不住让她红了脸。沙迪耶.桐汶下意思的躲闪开来,却被上官名雪制止了,她的头只能看向他,然而耳边却传来他低而宠溺的笑:“原来我家的桐桐还害羞呢?不过刚刚的那声叫声的确很销魂。难怪古人常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你少没个正经。”沙迪耶.桐汶忍不住丢了一记卫生球眼过去。上官名雪轻柔的一下,下面又开始卖力的律动起来,弄得沙迪耶.桐汶娇声连连。“啊——,你轻点,孩子,小心着孩子,啊····”沙迪耶.桐汶忍不住提醒着上官名雪。上官名雪发出的粗喘声,眉眼上却带笑:“放心,我不会伤着我,们的孩子的。”“我害怕。我们还是算了吧?”“不行。”上官名雪不大的声音却带着不可抗拒力,让沙迪耶.桐汶的心不由微微一紧,她的内心深处正在绝望的发出无声的喊叫,不要,我不要了啊——这一夜,上官名雪真的很温柔。对沙迪耶.桐汶小心翼翼,仿佛呵护至宝一般他。谁叫她现在肚子里多了个小家伙呢?上官名雪把身上的力气都用完了,倒在沙迪耶.桐汶的身边,无比的满足。身畔的佳人早已累得深深的睡去,他自己也很累了,但是却不愿意闭上眼,他害怕他一闭上眼,她便会离他而却,他们之间所有美好的一切的不复存在。早已适应了黑暗的他,能看清楚离他这般近的沙迪耶.桐汶的睡颜,精致的五官,小巧的脸庞,那闭上的美眸,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安详甜蜜。似乎她现在正做着美梦一般香甜。次日一大清早,沙迪耶.桐汶一睁开眼便看到那双离她最近的深邃的眼眸,正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醒来,他的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魅惑十足的微笑。看得沙迪耶.桐汶不由得表情微微一怔,心里也直发毛:“你做什么看着我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上官名雪的声音在温柔的轻笑:“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你似的,桐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凉拌呗。”沙迪耶.桐汶漫不经意的话脱口而出,然后又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接着问道:“你该不会昨晚没睡,就这样看了我一晚吧。”上官名雪没有说话,只是给了沙迪耶.桐汶一个奖励似的微笑,似乎在说:你很聪明嘛,不愧是我上官名雪的女人。看到上官名雪脸上泛起的笑容,沙迪耶.桐汶知道之际说中了。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现在的上官名雪她是越来越不好琢磨了,虽然她从没有琢磨透过他,但是他闲杂最令她害怕,最令她想逃脱开来。“你怎么在颤抖啊?是不是冷啊?那快点穿上衣服。”说着,作势要掀开被子,为她穿衣服。沙迪耶.桐汶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昨晚他们做完嘿咻运动后,她还没来得及穿回自己的衣服来着,就忍不住沉沉的睡去。现在才惊觉自己还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的躺在被窝里呢。她赶紧压下上官名雪要掀开被子的大手,忙说道:“你快去洗漱吧,免得待会上班迟到,这个我还是自己来。”上官名雪并没有放开手,而是高高的扬起他的俊眉,嘴角勾起邪肆的一抹笑说:“昨晚上我们都坦诚相待过了,你现在还在意我看了去吗?”他刻意将‘坦诚相待’四个字咬得清晰暧昧。沙迪耶.桐汶顿时语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掀开被子,让他为自己穿上贴身衣物。与他离得这般近,温沙迪耶.桐汶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深遂的眸子,如黑夜般,魅惑十足啊。上官名雪为沙迪耶.桐汶穿上衣服后,仍旧舍不得离开她温暖的身子,一只有力的手臂随即搂过她的腰,他的身子向她压过来,又是一番耳鬓厮磨。沙迪耶.桐汶忍不住发火道:“上官名雪,你在这样,以后我都不会让你再来我这里。”上官名雪充耳不闻,在她的耳边轻轻问道:“昨晚舒服吗?”他的声音欲加的性感,几乎要让人沦陷进去再也不能自拔。沙迪耶.桐汶忍住心里异样的感觉,骂道:“舒服你个大头鬼,要是再有下次,我就,我就····”“就怎么?”“我就阉了你。”“那可是会让桐桐一生都得不到性福的。”沙迪耶.桐汶知道上官名雪口中的性福值得是社么,当即耳根子变红了。“去你的幸福,走开啦,你不起来,我要起来了。”沙迪耶.桐汶推开身后图谋不轨的大手,急忙逃离上官名雪的怀抱,起身走向浴室。留下上官名雪一人在床上付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这样日子真的很幸福啊!来到公司,上官名雪和着沙迪耶.桐汶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但是在沙迪耶.桐汶的办公室里却多出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多娜姐,你怎么在我的办公室?你有什么事情吗?”沙迪耶.桐汶拉开门便见到吴多娜坐在她办工作前,不由得有些吒意。“昨天他在你那里?”吴多娜没有回答沙迪耶.桐汶的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不相关的问题。沙迪耶.桐汶知道吴多娜依然想和上官名雪和好如初,本来昨天就想和他一刀两断,但是这些事完全由不到她做主,她看了吴多娜一眼,别过头去,无力的说道:“我尽力了,你还是和他去说吧。”吴多娜听到这一句,当场气的将桌子上的文件砸向门口站着的沙迪耶.桐汶:“什么叫你尽力了?你尽力了,为什么昨晚还让他留在你那里,你尽力了为什么今早手牵手来到公司?沙迪耶.桐汶,你对着我说着一套,背着做着一套,你真够狠的啊!你是不是要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被他甩了,你才会摆手啊?是不是?”吴多娜对着沙迪耶.桐汶就是一顿嘶喊,言语犀利。沙迪耶.桐汶低着头,极力说到:“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逼我,你去找上官名雪吧,只要他不来找我,我是不会去找他的。”“不够,这还远远的不够。”吴多娜走到沙迪耶.桐汶面前,双手握住她的肩,指甲深深的掐入了沙迪耶.桐汶的肌肤当中,让她忍不住痛的惊呼出声,她觉得眼前的吴多娜疯了,为了爱情彻底疯了。沙迪耶.桐汶忍不住说道:“吴多娜,你抓痛我了。若是你再不出去,我就叫人来了。”说着作势要喊人来。吴多娜哪会给她这个机会,她知道若是她喊人来了,那么她一直在大家面前伪装的淑女形象皆会毁于一旦。这不是她所乐意看到。“桐汶,我求求你好吗?我球你离开他身边,我真的不能没有他,这辈子,我已发誓我只爱他这一个男人,你忍心吗?而且,本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居然怀了他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啊,我也不能未婚生育啊。且不说我不和他一起,你们也没有可能在一起的,你不芥蒂以前他对你所做过的事,但是你的家人很介意啊,就连他的父母也不会同意你嫁入他们家门的。多娜姐只是好心的提醒你。”这些如同平地惊雷,沙迪耶.桐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明旭而告诉我的,那个时候,我们正在甜蜜的恋爱,所以,他从来不会有任何的事隐瞒我的。”吴多娜看着沙迪耶.桐汶的眼神,她知道自己离成功快不远了。心里闪过一丝窃笑。是他,居然是他把自己的伤疤揭露在别人的面前,那么他到底把自己置于什么位置?沙迪耶.桐汶不由得一阵傻笑。望着窗外的天空,眼里竟是一片空茫。没有得到任何回话的吴多娜有些烦了,她不知道沙迪耶.桐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是答应了自己还是没有答应。不由出声问道:“沙迪耶.桐汶——“话还没有说完,沙迪耶.桐汶头都没回,静静的说道:“你不用说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但是闲杂请你离开。”吴多娜冷哼一声,离开了沙迪耶.桐汶的办公室。沙迪耶.桐汶知道她离开后,自己像失了魂一般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点开自己的电脑,开始机械的做着自己的工作,试图通过这些事情来麻痹自己。可惜却越来越静不下心来,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嫌烦躁的很,才打开酷狗音乐,想听首歌曲来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一打开,随机一播放,是曹颖的《弄虚作假》:手分开了就拉不住永久心伤透了以后就不再自由承诺说过那么多感动那么多我一直相信你会保护我我是真的天真过难道这也是种错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伤了我也疼了她你说你只是不知怎么回答却让两个女人都挣扎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忘了我也放了她我不要再自欺欺人的装傻我只想听你说真心话手分开了就拉不住永久心伤透了以后就不再自由承诺说过那么多感动那么多我一直相信你会保护我我是真的天真过难道这也是种错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伤了我也疼了她你说你只是不知怎么回答却让两个女人都挣扎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忘了我也放了她我不要再自欺欺人的装傻我只想听你说真心话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伤了我也疼了她你说你只是不知怎么回答却让两个女人都挣扎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忘了我也放了她我不要再自欺欺人的装傻我只想听你说真心话我只想听你说真心话········听着听着,沙迪耶.桐汶的眼泪便不由主的落了下来,这首歌是多么贴切她现在的真实情况啊,沙迪耶.桐汶一直重复着听着它,眼了干了又有心的眼泪流出来。齐渊远一进来,听到这首歌,不由皱起了眉,心里砸暗自猜想沙迪耶.桐汶今天怎么了,难道又有人惹到了她?他走近一看,这才发现,沙迪耶.桐汶的脸庞正滴着泪水,心下一紧。“桐汶,你怎么了啊?怎么听如此伤感伤感的歌曲?”齐渊远疑问着问出声来。沙迪耶.桐汶一听,连忙擦干脸上的泪水,迅速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你怎么来了?怎么进来也不敲下门,我的丑样肯定都被你瞧见了,我告诉你,可不许把今天看到的告诉别人,就算是上官名雪也不可以,知道吗?”“好的好的,我不会说的,沙迪耶大小姐。那你可以告诉我,到底谁惹你不开心了,我帮你去教训她他。”齐渊远的这话实际上上说的是上官名雪,他以为罪魁祸首是上官名雪。“不用了,没有谁惹到我,是我自己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才会伤心的。渊远,你能够不要问吗?”沙迪耶.桐汶带有乞求的语气,让齐渊远没有再敢问下去。齐渊远离开沙迪耶.桐汶的办公室,心里总觉得不对劲,他问起沙迪耶.桐汶办公室外面的职员:“桐汶的办公室在我来之前有谁来过?”旁边的小职员被齐渊远这么一问,马上回答出:“吴秘书有来过,待了好一会子才离开的。““哦,谢谢啊。“丢下这句话,齐渊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暗自猜想着他们两人在办公室到底说了什么,居然让他一直保护的桐汶伤心落泪。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沙迪耶.桐汶落泪,所以他的心也被疼的揪起来,可以说他早已把沙迪耶.桐汶当家人一般来关心与呵护了,自然而然看不得她受一点委屈。齐渊远拿着自己的电脑放着在沙迪耶.桐汶办公室听着的歌曲,在听得同时,注意到了歌词中的‘却让两个女人都挣扎···爱情没有办法弄虚作假·····忘了我也放了她···我不要再自欺欺人的装傻·····我只想听你说真心话·····’这下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吴多娜知道了沙迪耶.桐汶和上官名雪之间的事,难怪她回去找沙迪耶.桐汶。该死的,他居然没发现这一点。齐渊远愤愤的起身,来到吴多娜的办公室,门也没敲,就那么直接的走了进来。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在,齐渊远管也没不管,只丢下一句话:“你们都出去吧,我和吴秘书有重要的事要谈。”在座的人听到这句话后纷纷起身离开,把这空间单独的留给他们二人。吴多娜感到很意外也很疑惑,着齐渊远突然走来有事要和自己谈还是破天荒的一件事啊。“齐主管,有什么事就说吧。“吴多娜先发声制人。齐渊远淡淡一笑,在吴多娜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她说:“吴秘书问的正好,我正有话问你,今天上午你去了沙迪耶秘书的办公室?“吴多娜一听,这才知道原来齐渊远来她这里是i为沙迪耶.桐汶打抱不平的。她扬起一脸迷人的笑容:“齐总管,未免管的太宽了吧?我去沙迪耶秘书办公室当然是工作上的问题,那么齐总管来我这里是问的工作上的,还是私事上的?齐总管不要忘了,现在可还在上班时间哦。”好你个吴多娜,居然对他用这一招。哼,也不看看他齐渊远是什么人,像这样就打发他走人,门都没有。“吴秘书说的哪里话,我只不过是有心提醒你,什么事都有捅破的一天。你和上官名雪早八百年前就已经分了手了,若我貌似没记错的话,沙迪耶.桐汶和上官名雪才是光明正大的一对,你这跑去中伤沙迪耶.桐汶可是违法的哟。不过好在,我家桐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有心放你一马,才没把你的话都录下来。若是公司的人都知道你吴秘书是个这样外表美丽,心却如蛇蝎一样的人,你说你在公司还混得下去吗?”齐渊远把这厉害一说,吴多娜瞬间不淡定了。“沙迪耶.桐汶把今天早上的话都告诉你了吗?”吴多娜有些惊恐的看着齐渊远那张带有笑的脸,实则是笑里藏刀啊。齐渊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你说,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沙迪耶.桐汶又骗了我。““桐汶没有骗你,是我好不容易问她,她才告诉我的。““既然她都告诉你了,你还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没有,我只是过来给你提个醒的。”齐渊远依然淡然的说道。“谢谢。若没有什么事,还请你出去,我要工作了。”吴多娜已经对齐渊远下逐客令了。齐渊远却并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依然坐在那里似乎天塌下来都不能让他一动分毫。“你说,我若告诉上官名雪,你才会怎样?“齐渊远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一双幽漆的黑眸直直地望着吴多娜。似乎在期待着她脸上的表情。果然,吴多娜那伪装很快出现裂缝,脸上的一丝慌乱的表情没有逃过齐渊远的火眼晶晶。“你是说我骗沙迪耶.桐汶我假怀孕的事吗?”吴多娜收拾好那一丝慌乱的表情,故作淡定的说道。没想到这一句真好中了齐渊远设下的圈套,早在沙迪耶.桐汶那里没有打听出任何消息的齐渊远不由得想到了吴多娜这里,他想从她自己的口里探听他们两个到底说了什么。没想到才聊了几句,吴多娜便不打自招了。真是天助我也啊!齐渊远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你也知道你自己用假怀孕已是来逼沙迪耶.桐汶离开上官名雪啊?那么你这样做又算不算的欺骗啊?明明是你自己欺骗人家在先,而沙迪耶.桐汶好像也没有答应你说不要把这事告诉别人吧,那么,她也不算欺骗你啊?吴秘书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了,脑袋都不好用了啊。““你来这里的目的是来羞辱我的,那么你做到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吗?”“别急嘛,我们再聊聊吧。”齐渊远看着手机,计算着时间。想着应该差不多了吧。“就来说说你为什么要骗沙迪耶.桐汶说你自己假怀孕着一事吧?难道你就真的没想过这个事会有揭穿的一天。上官名雪和你分开了不多说,也应该有几个月了吧,你怎么会怀孕呢?沙迪耶.桐汶是不知道情况才会被你所蒙骗,但是我和上官名雪不一样,我们都彼此的知道。你书你撒了这个天大的慌,怎么能自圆其说?你以为你逼走了沙迪耶.桐汶就能够挽回上官名雪的心吗?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和上官名雪在一起这么久,我原以为拟你是了解上官名雪的性格的,没想到,你一点的都不了解。”说完,齐渊远还一脸叹息的摇了摇头。“是的,我是傻,是很天真,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也只是个不敢去爱的可怜虫。至少我敢为了我的爱敢去追求。他不接受我没关系,但是我也要他也尝尝失去爱的滋味,你说那会不会很美妙。”吴多娜几乎疯狂的说道,什么也不顾了。然而在她的话落音几秒,早已站在门外的上官名雪听得一清二楚,他心里已经被这个女人气到了极限,推开门,一脸杀气的走了过去,在还未到吴多娜面前时,手已伸展了过去。一个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吴多娜的脸上。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力道,吴多娜被狠狠地倒在了地上,一手捂住脸,抬头看向打她的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心心念念想重归于好的人——上官名雪。“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为那个女人来找我出气,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比她差了。”吴多娜歇斯底里的嘶喊着。她完全丧失了那仅存的一点点的理智,顾不得外面会不会有人听的见,她只想把自己心底积压着太久的话说出来,连同今日所受委屈一起发泄出来。在外面工作的的员工,自然听见了吴秘书办公室传来的嘶喊,但是他们没有那个权利去干涉,只能埋头做自己的事,对于听到的充耳不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就和精神病院出来的疯婆子差不多。你问你哪里比不上沙迪耶.桐汶,那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你哪里也比不上她,就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我事先就通知过你,不要再来找沙迪耶.桐汶的麻烦,可是你偏不听,你知道吗?你伤害了她,比伤害我更严重,若是再有下次,我一定让你在这座城市消失。”上官名雪弯腰对着地上的吴多娜再次提出了警告。齐渊远站在一旁完全是当做看戏一般,不发出任何的评论。只是在上官名雪说完后,小声了的提醒了一句:“上官名雪,别再和这个女人啰嗦了,快去看看桐汶吧。”上官名雪恨恨的看了吴多娜一眼,再看了看齐渊远,他心里知道哪个最重要,这个女人可以随时收拾,但是他的桐桐不一样。所以,齐渊远的话把他点醒了,上官名雪丢下一句:“吴多娜,你好自为之吧。”人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向沙迪耶.桐汶那边走去。上官名雪一走出了办公室便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他看着那一双双眼睛,心情本来就急差的他吼道:“看什么看,都不用工作的啊?”被上官名雪这么一吼,那一双双的眼睛都缩了回去。大家心里也知道了,吴秘书定是和上官主管吵架了。办公室里只留下了齐渊远和吴多娜二人。吴多娜看着依然坐在椅子上悠闲的齐渊远,质问道:“是你把他叫来的?“齐渊远没有一点隐瞒,点头承认。吴多娜恍然一笑,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了,只等着我的来跳,对吧?““吴秘书这下脑袋好使了,不过也已经晚了。“齐渊远终于站起身,来到吴多娜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里‘啧啧啧’的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让任何男人看着都没有一点怜惜的欲望。作为失败的典型,你是在太成功。“说完,齐渊远看都没再看他一眼,拉开门就这么不带风的离开了。办公室外面看热闹的人,首先看着上官名雪一脸阴郁的走了,现在又看见齐主管满脸笑容的离开,大伙不禁都闪着疑问号。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接着,里面又传出一阵‘啪啪’重物落到地面上的声音。他们大家都可以想象里面的情景是怎样一个画面。其中不知道是哪个员工说了一句:“大伙都工作了啊,这些不是我们能够打听的。”他们纷纷有转回自己自己的,忙着干自己的事了。他们在公司里只是小小人物,公司里的大风大浪不是他们惹得起的,还是老老实实守自己的本分做事才是上上策啊。办公室内已是一片狼藉,吴多娜气的把能砸的都砸了,只差那办公桌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了。这个当然不能砸了,那好歹也是上万元买的苹果超溥款的笔记本电脑呢,再怎么生气也只能砸那些损失不大的。“啊——,为什么都这么对我,为什么?沙迪耶.桐汶凭什么,我吴多娜哪里比不上她,为什么你们都帮着她?我恨,我恨——好,沙迪耶.桐汶既然他们都罩着你,那么我就让你永远的消失,看他们还怎么帮你,你和上官名雪怎么恩恩爱爱,哼,到头来还不是空欢喜一场吗?”吴多娜的眼睛里闪着狠毒的目光,唇角弯起一抹讥笑。她吴多娜可是说到做到的人,脑海里的这条狠计一冒出,她立即开始动起手来,拿出包里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里面冷声说道:“叫你们的头和我说话。”电话那断很快便被另一个人接到,立即传来了一个沙哑的老男人的声音:“你确定你找的是我吗?”“你能说的上话,那么我找的就是你。”“不知道小姐你找我做什么?”电话里传来了一声轻蔑的语气。“哼,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找你们,你们到底干不干?”“什么事?你先讲清楚,我们可不敢违法的事。”“呵呵···,得了吧,少和我来这一套,你们是做什么的难道我还不清楚吗?我要你们帮我解决一个人,五百万,干不干?”“五百万一条命?这个价吗?兄弟们一人分一点,也没多大赚头啊。”声音里提不起一丝兴趣。“五百万你还嫌少?这么多钱可够你挥霍后半辈子的了,居然还嫌少。那好,你不干,我找别人干。”吴多娜的话里,一直说到的是“你”而不是“你们”,其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电话那头沉默了数秒,马上变明白了吴多娜口中所包含的意思,毕竟干这一行的,脑子还是得机灵些的。不由马上说道:“好,老子就接了这一单生意。”说出的话声音极低,显然担心他的兄弟们听见。他这可是要吃独食啊,当然不能被他的兄弟们发现,不然还怎么吃得成独食。吴多娜勾起唇角,眼里闪烁着光芒,只听见她说道:“那好,今天下午六点半在····”就这样,一场阴谋便交易成功。窗外的太阳突然被乌云笼罩,一下子,明亮的天空陷入一片阴暗当中。

年华如画

年华如画

作者:霸唱 类型:言情 状态:已完结

还是很不错的,我喜欢,看到最后,请多多支持写作者吧,毕竟,很引人入胜的进入了故事的境界内,参与了书里面的情节内容得起伏跌宕……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