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年华如画》主角哈沙迪在线试读免费试读完整版

《年华如画》主角哈沙迪在线试读免费试读完整版

时间:2021-10-14 01:41:56编辑:吴与伦比视频 作者:霸唱 人气:

经典小说《年华如画》由霸唱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哈沙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阵失落感腾然来袭,良久良久,沙迪耶 桐汶都没有在说话,室内里只听见他们两人的呼吸声。率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沙迪耶 桐汶,只听见她不带一

年华如画

推荐指数:10分

《年华如画》在线阅读

《年华如画》 第八篇:缘起缘落 免费试读

一阵失落感腾然来袭,良久良久,沙迪耶.桐汶都没有在说话,室内里只听见他们两人的呼吸声。率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沙迪耶.桐汶,只听见她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说道:“上官名雪,你回去吧。”连名带姓的称呼,意味着她和他已经不是那般亲密了。上官名雪听得明白,沙迪耶.桐汶没有再亲切的称呼他‘上官名雪’了,心底虽然感觉到疼痛,但是他仍然站在她的面前,面带着和煦的笑容,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现在我怎么能走呢?我走了谁来照顾你。真是个傻瓜。”“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来照顾。”无情的话语再次响彻在他的耳际。沉默半响,上官名雪低声说道:“桐桐,你真的那么想知道吗?那么我告诉你,我是离开了,我出国留学了。在那几年,我一直对你怀有愧疚,后来,学成归来,我本以为我不会再遇见你了,没想到,我们还是见面了。让我庆幸的是你忘记了以前的事,这对于我们来说,算是一个重新的开始吧。”“桐桐,你相信我吗?我真的是爱你的。今天接到渊远的电话,得知你回来的消息,我高兴坏了,但是赶来看到你在急救室里,我又彻底崩溃了。就在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我经历我人生中大喜大悲。好在你没事,孩子也没事。这算是老天爷对我最大的回报了。桐桐,我真的很感谢你,你留下了它。”此时他的眼中闪着异样的光像是一种无期而漫长的那种期待。沙迪耶.桐汶呆呆地望这个帅气俊美的男人,眼神固执而脆弱,她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是真的想要离开他么?如果是,那么为什么在看到他离去的时候,自己的心会那么痛呢?会那么大声的呼唤他不要离开自己呢?”“感谢我?你错了,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它是我的。”沙迪耶.桐汶忍着心底泛起的阵阵疼痛,狠下心说道。“桐桐,别和我闹了。等你身体好了后,怎么骂我打我都行,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待会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填填肚子。”上官名雪满不在意,依然温柔地关怀着她。那温柔地神情不正是她以前渴望的吗?然而,却是在现在这样的时候,她才看到。是不是太晚了?沙迪耶.桐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着说下去。但是转而一想到他的未婚妻,她还是硬下心肠,冷声说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我索性把话说开吧。我不愿再和回到过去的生活,只要一和你在一起就让我止不住的恶心。我讨厌和你有关的一切,你明白吧?今天我们就做个了断吧。从此后咱们各不相干。”说完,没敢去看他的脸色。这不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么?为什么在此此刻自己说出来却后悔了竟后悔了呢?也不敢看他了呢?等了很久等来这样回答的上官名雪失望了,他用力地抓住萧雨嫣的双肩脉脉含情的看着她,手的力道不知不觉的加重了几分,握得她生疼。“桐桐,我知道在你心里一点埋藏着一段让你难过的往事,可是你是不是该忘记以前那些悲伤的事,重新开始我们的人生,我们都不要被以前所羁绊,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的。”沙迪耶.桐汶心中一震,泪光弥散了双眼,在蒙胧中,她看清了上官名雪真挚的脸。那瞬间,她的心有丝悸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心意。再次相信他吗?我能选择相信吗?她又开始犹豫了,开始退缩了。上官名雪看出了她的犹豫,她不容许她有半点的退缩,当即再下一幅猛药:“我答应你,我们以后在一起,不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好不好?”瞬间,震荡着沙迪耶.桐汶的心神荡漾。她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否相信你,所以,请让我想想好吗?”就在她点都的那刹那间,上官名雪觉得自己像进了天堂般,所有的幸福都在于此。他用力的将沙迪耶.桐汶揽入怀,久久地久久地不肯放开,而沙迪耶.桐汶靠在他的肩上,闻着上官名雪身上那令她安心的古龙水味。上官名雪紧紧的搂着她,像是害怕这样的幸福回转瞬即逝般。也许在黑暗中呆得太久,习惯了,突然传来了一丝光亮,在黑暗背后撑起那些未知的漆黑,那些便像是烟雾缭绕般骤地变得明亮起来。而此时在沙迪耶.桐汶眼前却出现了父亲、爷爷、叔叔绝然而去的背影,那么的决绝,一点留恋都没有。真的,能相信这所有的一切么?真的能相信么?沙迪耶.桐汶不停地问自己,而后恐惧的颤抖了一下。上官名雪将她抱得更紧了,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那一双璀璨的黑色眼眸盛满了亘古的坚定,一滴细碎的泪水从沙迪耶.桐汶,如玉的脸上滑落,映照着室内光明的灯光,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是一道道幸福之光。那隔着衣服所传过来的体温,熔化了她那坚硬的外壳,也熔化了她那颗冰封已久的心一时间,似乎在传递着对恋人的祝福。我相信你,即使以后受伤,我也想相信你,上官名雪,至少在这一刻你是爱我的!沙迪耶.桐汶在心里对着自己默默的诉说道。灯光从那他们两人的拥抱的身体中,在洁白如雪的墙壁上映照出一幅和谐幸福的阴影。沙迪耶.桐汶靠在上官名雪的肩上,相互依偎着,一切是那样的唯美,美得如同童话般。“桐桐,以后不管什么事,都不准再说出这样伤人的话,也不许随便的离开我,知道么?你现在可是当妈妈的人了。对了,我们得尽快结婚,赶在宝宝出生之前。你说,我们结婚了,婚后,你想去哪里度月?”上官名雪望着怀中安静的沙迪耶.桐汶,一脸充满着憧憬。不忍心这美好打破,沙迪耶.桐汶握紧了上官名雪的手,微微一笑,说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好,以后我都听你的,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上官名雪微微一笑,心里却知道她还是芥蒂这他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不过他不怕,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他又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你可不可以老实告诉我,你怀了这个小家伙辛不辛苦啊?”“不辛苦,真的不辛苦。”沙迪耶.桐汶低着头淡淡的说道。“怎么了,我是不是问错了。”上官名雪看着沙迪耶.桐汶脸上复杂的表情变化,他便以为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沙迪耶.桐汶摇了摇头,在他的脸上印上一吻。上官名雪吃惊的看着沙迪耶.桐汶的举动,下一秒脸上的惊讶已被喜悦所代替,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走进她的心了呢?沙迪耶.桐汶其实并不是充满防备,那只是一种受伤害后的本能而已!上官名雪微笑着将手与她十指紧扣,柔声说:“桐桐,以后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有我在,我会替你解决所有的一切!”这一刻,上官名雪像个优雅的王子向沙迪耶.桐汶伸出双手,她望了他一眼,安心地将手交到了他的手上和他十指相扣,她沉静着,一边听着他的话语,一边听见自己清脆的心跳声,像清澈的泉水流过圆滑石子撞击的声音。沙迪耶.桐汶笑了,在他温暖的怀抱中笑了,笑容就像是一朵冰封了的玫瑰花,在看到照射她生命的第一屡阳光而释放出了纯洁的笑容。黑夜就在这么温馨浪漫的低语承诺中,慢慢的谢幕,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天边,原本被黑夜笼罩的天际被刚升起的朝阳染金色的黄。又恢复了往昔的湛蓝,太阳已从东方的边境地方缓慢地升起来。一夜过的好快啊!室内的人儿还在述说着。“桐桐,天都亮了,你休息下吧。”“嗯!”“我去买早点,我买好了回来了就叫醒你。”“嗯!”一串梦呓,夹着男人憨醇的浅笑声,似为黎明的清晨添上一抹暖色。上官名雪看着沙迪耶.桐汶的侧脸,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已沉沉的睡着了,脸上还挂着一抹笑容,这大概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没有重复地从那场噩梦中醒来吧。望着那带着笑容的睡颜,上官名雪突然觉得,原来这就是幸福就是踩在云端的感觉。上官名雪走出医院,准备开车就这附近买点早餐,他不想离开太久,若不是因为怕她饿着,他是怎么也不愿离开她身边的。车子刚行驶到了马路边,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吴多娜,当即按下了拒接键。他可不希望她来搅坏他的好心情。吴多娜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居然敢不接她电话,她就不信了·····又按了重拨键····车上,上官名雪副驾驶位上的手机又响起了,按掉了它又再响,一二再二而三的,上官名雪想按关机键,但是想着自己现在和她也是时候作个了结了。按下接听键,很不耐烦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快点说,我没时间。”吴多娜听见电话那头传来自己熟悉不过的声音,忍下心头的火气,娇声的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共度一顿烛光晚餐,好吗?”“晚上?我没时间,要不你现在出来吧,我也有话同你说,就我们经常吃饭的那家餐馆。”说完,电话便挂断了,似乎多一句话都不愿和她说。吴多娜虽然心里气愤不过他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差,但是她就是不甘心,反正他的母亲喜欢自己,自己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哼~~~~~,沙迪耶.桐汶,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和上官名雪在一起。他是我的,是我的。来到了指定的餐馆,上官名雪一眼便看见了精心装扮的吴多娜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他了。“嗨,亲爱的,我在这里。”吴多娜也是一眼便看见了从门口进来的上官名雪,亲热的打着招呼。上官名雪落座后,面部毫无表情,对于对面精心装扮的吴多娜更是没有多看一眼,现在他眼里,沙迪耶.桐汶才是他的全部。别的女人,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上官名雪,你看这是我们以前约会时坐的座位,这里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模一样。我们也能够回到当初的时候。只要我加倍的爱你,你会回到我的身边的。”吴多娜说着以前的过往,希望从这些怀旧的景物中,勾起上官名雪对她的爱意。但是,似乎眼前的都没有起到作用,一切都是徒劳。当她清楚的听见上官名雪在她耳边无情的说道:“我不需要,我来这里只是和你把话说清楚的。咱们已经走到头了,若是你不想难堪的话,我劝你尽早打消这些不切实际的念想。”吴多娜再也没有必要维持着她那迷人的微笑,拉下脸,问道:“上官名雪,你什么意思?”“难道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吴小姐。”“上官名雪。你当真要撕破脸吗?别忘了,我可是上官伯母指定的儿媳妇,你的妻子。”“那不是我,若是你觉得可以拿我母亲说事,那么你就去嫁给她好了,我无所谓。”上官名雪淡然一笑,丝毫不把这威胁放在眼里。“那么沙迪耶.桐汶呢?也无所谓吗?”吴多娜很得意的看着上官名雪的脸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不过让她非常愤怒的是,那都是因为——沙迪耶.桐汶,上官名雪是为了她,而不是自己。“你说什么?这关沙迪耶.桐汶什么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不必扯上他人。”语气已经有点动怒了。“我们两人?呵呵····若不是沙迪耶.桐汶,我们之间会弄成这个样子吗?都是因为她。不要以为甩了我,你就可以和她在一起,做梦,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别说你母亲就算答应了,沙迪耶.桐汶她的家人会答应吗?会吗?不要忘了当初是你抛弃她的。”说完,哈哈大笑,神情已进入疯狂状态。“是你?是你通知他们家人把桐桐带走的?”语气虽是疑问,但却是质问。“是我,是我做的,怎么样?我不能得到你,我也不会便宜了沙迪耶.桐汶。他们家的人恨死你了吧。哈哈····,上官名雪你也有今天,怎么样?是不会是很痛苦啊?哼,你活该。在这个世上,就只有我们两个才是最般配的一对。上官名雪,我们合好,好不好?”吴多娜走上前抱住上官名雪,一脸的期待。上官名雪一把推开了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心底泛起一股恶心感,看到这个女人他觉着恶心。“我和你之间——不可能,就算没有沙迪耶.桐汶,我也不回和你结婚的。”丢下这句话,上官名雪转身便离开了。倒在地上的吴多娜望着门口,泪水模糊的双眼泛起一丝狠毒之色。哼,上官名雪,沙迪耶.桐汶,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你们等着········回到医院的上官名雪见沙迪耶.桐汶还在沉睡当中,不忍叫醒她,便陪在她床边陪着他一起入睡。在睡梦中,他梦见了他和桐桐的婚礼。阳光如琉璃般澄净透亮,天空依旧蔚蓝如洗。在全市最大的教堂处已经隐约可见人们到处的忙碌着。教堂前是由无数朵红玫瑰装点而成的玫瑰花拱门,更是让这种浪漫发挥到了极致。而每个座椅都是由粉红色的气球组成。一切都美得妙不可言,似真实又好似梦幻一般,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在他的梦中。明亮宽敞的新娘等待室中,柔和的灯光打在刚刚换好衣服的沙迪耶.桐汶的身上,一袭梦幻的银白色丝织婚纱,再配上稀有的珍珠,让她看起来更加得华美动人。站在一旁的自己都不禁看呆了,忍不住赞叹了。他的桐桐好美哦。外面要开始了吗?沙迪耶.桐汶提起裙子朝外走,而自己急忙跟在她身后说道:“桐桐,小心一点,不要摔着了。”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外面居然站着伍其河,只见他笑着对他说道:“谢谢你了,上官名雪。我会好好照顾桐汶的,你放心吧。”他听见自己焦急的问道:“伍其河,怎么是你?这不是我和桐桐的婚礼吗?怎么是你?”沙迪耶.桐汶似没有看见自己一般,对着伍其河微微地笑着,伍其河一身笔挺的白色西服与此刻身着新娘装的沙迪耶.桐汶非常的协调,也非常的般配,一个俊美非常一个明艳动人。只见他满脸笑意的轻轻地托起了沙迪耶.桐汶的手,说:“你愿意嫁给我吗?”不——自己想上前阻止,结果自己的身体竟然穿透了他们。他们看不见自己?“啊——”上官名雪被自己所做的噩梦给吓醒了,抬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沙迪耶.桐汶,提着的心不禁稍稍落回到了原处。桐桐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其他人休想。伍其河,我不会让你抢走桐桐的。“桐桐,桐桐,醒来啦,来吃点东西。”上官名雪轻轻的叫醒沙迪耶.桐汶。“上官名雪,我好困啊。”被叫醒的沙迪耶.桐汶满脸的困意。“知道知道,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要吃点东西,来,我喂你。”上官名雪把放在微波炉里加热的粥拿出来,小心翼翼的喂给她吃。一边喂着粥一边继续说道:“我问过医生了,今天便可以办理出院手续,去我家吧,让我好好照顾你。”沙迪耶.桐汶‘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再过些日子,我们去登记结婚吧。”这下沙迪耶.桐汶被呛到了,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上官名雪放下粥,轻拍着她的背,说道:“怎么就被呛到了呢?舒服了点没有?”“好多了。怎么说着说着又说道结婚的事上了。”“难道你还不愿意和我结婚吗?”“不是不愿意的问题。而是现在不是时候。”“桐桐,我知道你的担忧,但是,请你放心,就算你的家人不同,也不能阻止我要娶你的决心。哪怕只有我们两人的婚礼,到时候你愿意嫁给我吗?”沙迪耶.桐汶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男子,点了点,回应道:“我愿意,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好。”沙迪耶.桐汶笑了,倒在他温暖的怀抱中笑了。落日的余光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天边原本被夕阳染成火红色的天空又恢复了往昔的湛蓝,一弯皎洁如玉的月牙从太阳落下的地方缓慢地升起来。“桐桐,我们回家吧!”“嗯!”上官名雪温柔地向沙迪耶.桐汶伸出双手,她安心的将手交到了他的手上,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公司的高级公寓大门前,那高高的路灯散发出橘黄色的灯光,微暗的灯光把两个人的脸照得更加蒙胧,气氛更加的暧昧,在那片灯光下,两人牵手的身影拉得更长更长了。这个夜晚,窗边那仿若透明般的窗帘被风轻轻掀起,柔和的月光洒进。一切宁静得仿佛时间终止,沙迪耶.桐汶半趴在窗台上,享受着夜的气息,她看向夜空,那颗颗星星,如千万条缨络飘息。她时不时地望着一旁还在工作的南宫辰发呆,看着他俊美如斯的脸庞,她的心竟有种安定下来的感觉。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似乎越来越期待能和他组建成一个家庭了。黑夜一过随即便迎来了白天的到来,这一晚,可以说是上官名雪这段日子以来睡的最安稳舒服的一夜了。同样的,沙迪耶.桐汶也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沙迪耶.桐汶叫他起床的,然而他的动身连带着旁边的沙迪耶.桐汶也跟着转醒。上官名雪见沙迪耶.桐汶也跟着坐起身来,但那双睡眼朦胧的眼,让他实在有些不忍心。都说孕妇嗜睡,更何况还要她起这么早。“桐桐,要不今天你留在家里休息吧?”沙迪耶.桐汶没有多想,仍然拉开被子,起身准备往浴室走去:“我要去。”说完,人已经进入了浴室中。上官名雪深知沙迪耶.桐汶的脾性,知道凡是她决定了的事很难再发生改变。也就随她去了,若是实在不行,大不了就让辞职呆在家里养胎得了。一切还不是他说了算啊。用过早点,他们两人一起下楼,准备往公司去。在上官名雪刚来开车门时,沙迪耶.桐汶这时候说道:“上官名雪,我不做车了,我搭公交车。”这下轮到上官名雪郁闷了,他看着眼前折腾的女人,说:“为什么?能给个理由吗?”沙迪耶.桐汶有些难为情的说道:“我怕公司里的人看到,到时候说不清的。你还是让我去搭公交车吧。”“好,既然你不愿意坐车,我陪你去挤公交车。你这样,我不放心。”沙迪耶.桐汶看着上官名雪真打算陪她去挤公家车的架势,她瞬间有些为难了。“不用了,你开车吧。”停了好一顿才说:“我和你一起。”天呐,若是以后都是这样,她岂不是要疯了去。公司里的人也迟早会知道她和上官名雪的关系,天呐,只要想想她都觉得头皮阵阵发麻。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肚子里还加上了个小的。以后肯定更会被他吃得死死的。沙迪耶.桐汶一脸不爽的看着身旁在开车的上官名雪,心里窝着一团火,正预备发泄呢。上官名雪感觉到旁边传来的视线,忙回过头问道:“桐桐,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了?那我们马上去医院。”“不去,我没事。只是心里有点担心,我这么多天没来上班,连经理会不会炒了我?”沙迪耶.桐汶口是心非的答道。事实上也证明,女人大多是都是口是心非的。上官名雪爽朗一笑,说:“原来是为这事啊,那你就放心好了,渊远都为你打理好了,你是了解他的,只要凭他那一张嘴,什么事都是小事一桩。”沙迪耶.桐汶不知道自己这一说,居然得知到了一个令她惊讶不已的消息。她有些着急的问道:“渊远是怎么和连经理说的我?你快点老实坦白。”“这个吧,你待会去问渊远吧。”上官名雪保持神秘一笑,很明显,他并不想告诉她。“不可以,现在就得说。”她再一次逼问道。“等会你就知道了,好了,我们要下车了。”上官名雪的话刚落音,车也停了下来。不多一分,不少一秒,刚好五分钟开到公司。沙迪耶.桐汶一脸阴郁的下了车便心急火燎的往自己工作的地方走去,凡是遇上的同事都会很关怀的问上一句:“桐汶,你身体好了吗?”不知道情况的她只能微笑着回答道:“好多了,谢谢。”过了同事关怀的一关后,沙迪耶.桐汶的脸上的笑容隐没,换上的是一副杀气腾腾的表情,直杀入齐渊远所在的办公室。打开门,在再以闪电般的速度关上,在齐渊远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他抬起头所迎接便是沙迪耶.桐汶的一声河东狮吼:“齐渊远,你到底为我说的什么?”“说的什么什么啊?”齐渊远被这一吼,彻底处于死机状态。气匆匆的沙迪耶.桐汶一步一步走近他面前,双手放在他的的办工桌前撑起,问道:“你自己说的什么难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吗?”齐渊远依然茫然的摇了摇头。沙迪耶.桐汶额头的青筋暴跳,她真的忍不住想狠狠地K他一顿,让她的拳头为他好好清醒清醒一番。“真不知道?”说着,双手捏了捏拳头。一副你若不说,我便打得你说为止。齐渊远有点害怕了,桐汶一直是个很淑女的女人啊,怎么现在变得如此可怕。都说这女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疯的,一定是自己做了什么事让她发疯了。是什么事呢?一时之间还真没有头绪。“桐汶,你说吧?大哥到底哪里惹到你了,太多事了,我真么想起来。”“好吧,看你忙的忘了的份上,我暂且饶过你,你只要告诉,你是什么理由帮我请的假啊?”沙迪耶.桐汶看着齐渊远一脸“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事”的表情,忍不住发发善心告诉他,自己所谓来是为的什么事。听清楚的齐渊远明了的一笑,说:“原来是为这事啊,我当什么事,让我们的桐汶生这么大的火呢。我当然是说你病了啊,而且还病得不清的那种。”“为什么?”这回轮到沙迪耶.桐汶不解了。“我的姑奶奶耶,你没个音讯给我,我怎么知道你的尽快回到底是什么时候回呢?在这么没有保证的情况下我只能说你重病出国治疗去了啊。”“额····”听完,沙迪耶.桐汶,当即发出了一个字符。重病?出国治疗?不过她仔细一想也对,自己当时走的是有点急了,什么事都没有交代就走了。“谢谢你了,是我欠缺考虑了。”齐渊远‘切’了一声,说:“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哦,还用得着说谢吗?”沙迪耶.桐汶对此报以一笑。是啊,若说在这个世上最让她值得尊重和珍惜的,除了亲情以外,那便是她和齐渊远这段男女之间最纯真的友谊了。男女之间的纯洁友谊是不包括肉体的,在她和他的身上能够充分体现,与证明。“你们在聊什么呢?笑得这般开心。”刚赶来看热闹的上官名雪进办公室便瞧见沙迪耶.桐汶一脸的笑容,不禁有些疑问。齐渊远一见自己的哥们来了,当即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你还敢问,你这个兄弟是怎么当的啊,让桐汶上我这来兴师问罪来了。”“我这也不是怕说不清吗?当然就让你这个当事人来说咯。”上官名雪笑着躲闪到沙迪耶.桐汶身后去。“好啊,原来你们夫妻一条心啊。”齐渊远这话一落音,当场就冷了。沙迪耶.桐汶脸上挂着笑容没有了,转而一脸冰冷。站在身后的上官名雪自然瞧得清楚,忙打手势让齐渊远不要再继续此相关话题。可惜,齐渊远今天像是少了根筋似的,怎么也不明白上官名雪手势的含义。仍然继续说道:“怎么,两口子吵架了?”沙迪耶.桐汶仍没有回话,上官名雪也放弃了做手势。齐渊远瞧着他们俩的怪异,继续说:“你们两口子要吵架的话还是上别处吧,我这儿地方小,招架不住啊。”虽说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原本不在意的人偏偏就在意了。“那不好意思,打扰了。”丢下这句话,沙迪耶.桐汶转身走了出去。上官名雪见沙迪耶.桐汶走了,忙对着一脸不解的齐渊远说:“你是瞎子吗?你没看到我不让你说的手势了吗?”齐渊远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那是让我不要说话的意思我,我当时还在纳闷呢,怎么你们两个一个不说话,一个不停在打手势呢。”“你害苦我了,我好不容易才在她心里积累起一点好感,今天让你这给破坏了。唉~”说完,一脸痛惜的表情离开了。望着那道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的门,齐渊远仍旧想不明白,他到底哪里说错了。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工作恢复正常的沙迪耶.桐汶有如往常一样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当中,对于今早上那些话,她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但在她的心底仍留下了一根刺,不拔掉它,仍然继续要受它的刺痛,若是拔了它,必然会受一次重大的创伤,需要时间的疗养。无论是其中的哪一种,她都不希望。唉,这就是所谓的‘两难’吧。工作期间,上官名雪给沙迪耶.桐汶的信息一直就没有间断过,大多都是‘你还适应吗工作重不重累不累’之类的关怀的话语,但是这些都没有让沙迪耶.桐汶受到一丝丝感动,反而觉得无比的厌烦,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沙迪耶.桐汶的心里还是把这些原因归咎到了心底的那根刺上面吧。对于这让她厌烦的信息,她采取唯一有效的办法便是把她的手机关机了。没有短信的叨扰,就这样一直安心工作到了下班时间。一开机,手机一顿狂震,本以为是那些发来的短信,没想一看便是上官名雪打来的电话。沙迪耶.桐汶无奈的按下接听键。刚说了句“喂——”,电话那头便传来来了他独特的复有磁性的声音:“你怎么都不回我简讯。”“在忙啊,落下了这么多工作,我总得补回去啊。”沙迪耶.桐汶耐心的回答道。“你现在可不比以前,你可不许累着自己。有什么慢慢来,我我会找人来做你的工作,你不用做了。”电话那头带有命令的口吻,让沙迪耶.桐汶深深的抓狂。又来了,又来了,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对我啊?“不需要,我自己可以。”“不行,你现在给我出来,我在公司的楼下等你。”“不去。”沙迪耶.桐汶是铁了心的要和他杠到底。“那你是不是要我上来,你才肯下去。”上官名雪只能使出杀手锏了。沙迪耶.桐汶一向很害怕这个得。“你敢——”“我有什么不敢,只要你敢不下来,那么我就敢上去。我可不想我的宝贝儿子和你一起挨饿。”“哦,原来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我肚子的孩子。好你个上官名雪,我今儿算是看清楚你了。我今儿就是不去了。”“好好好,我向你道歉,亲爱的沙迪耶女士,不止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和我一起共进烛光晚餐?”电话那头传来上官名雪非常绅士的话语,令沙迪耶.桐汶哭笑不得。唉~~~~~~“那你能不能再等我几分钟,我收拾好了这些文件就下去。”沙迪耶.桐汶最终还是妥协了。“好,只要你答应了,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等你。”挂了电话,沙迪耶.桐汶不再耽搁,迅速的收拾整理桌子上面的文件。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又想起了。沙迪耶.桐汶有些无语的拿过手机,她很自然而然的想到的就是上官名雪打来的,所以她很不客气的朝电话那头说:“你又怎么,不是说好了让你等我几分钟的吗?你自己看看现在才过了几分钟,连这点时间你都等不下去了,那么,对不起,这顿晚餐我不奉陪了。”说完,等着电话那头如何回应,没想到让她深深的吃了一惊,对方居然不是上官名雪。“我说沙迪耶.桐汶小姐,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火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是···”电话那头接着说道:“你以为我是谁?不会是公司哪个员工在追你吧。”“多娜姐,你说笑了。”“呵呵····桐汶的魅力我是见识过的。”这一句话说的一语双关。听着话的沙迪耶.桐汶也是心里发毛,心里多多少少对吴多娜还是存在着一些愧疚之情。“让多娜姐你见笑了,真不好意思。”“哟,原来桐汶还会不好意思啊,呵呵·····,听说你来公司上班了,身体调养好了?”“是的,今天才开始上班,拖了一些工作,都在赶着忙完。”对于齐渊远为她撒的谎,她还一直觉得变扭,尤其是当同事虚怀问暖的时候,她更加觉得心虚。这谎撒大了,居然连吴多娜都知道了。“这样啊,那么今天你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见个面,这次你养着这么久的病,都没见见你呢。”“今天吗?这个···那个···”沙迪耶.桐汶一想到上官名雪还等在楼下等她一起吃晚餐,不由地有些犹豫。“没空那就算了。”电话那头传来淡淡的伤感,听得沙迪耶.桐汶不忍心拒绝。“有空,有空,什么时候呢?”“就在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我在那等你,你下班就过来吧。”说完,电话那头就挂了。沙迪耶.桐汶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班时间。看来这次得放上官名雪的鸽子咯。下了楼,等在车旁的上官名雪一见到沙迪耶.桐汶下来了,连忙打开车门,等待她的到来。“上官名雪,今天有个同学约我见面,恐怕我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餐了。”“那我们吃了,我再送你过去。”“不用了,你和她又不认识,你去了会让我们生疏的,我们很久没见了,有很多话要说的。而且就只有这一次,机会难得嘛?”略带请求的口吻,这不禁让上官名雪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似妻子在恳求丈夫让她出去逛街一般。上官名雪有着一种满足感,看着眼前期待的目光,终于点头说道:“好吧,今天让你去喝你的那个同学见面。但是一定要早点回来,最重要是注意安全。如果时间晚了,就打电话让我来接你,知道吗?”上官名雪最后交代着。“是,遵命。”沙迪耶.桐汶一笑,目送着上官名雪开车离去。上官名雪一走,沙迪耶.桐汶便抬起脚向对面的咖啡馆走去。而刚才沙迪耶.桐汶送上官名雪走的那一幕全都落在了吴多娜的眼睛里,她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却无法得到释放。为什么?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沙迪耶.桐汶?上官名雪,你给我的,我会加倍的还给你。一推开门,沙迪耶.桐汶的一双美眸就在四处寻找吴多娜的身影。吴多娜的一双眼时时刻刻盯着外面的一切,自沙迪耶.桐汶进来的那一刻,眼里的怒火完全化为浓浓的嫉妒,凭什么是沙迪耶.桐汶?凭什么是她得到上官名雪的爱?凭什么?但她深知现在不是自己动怒的时候,她必须得忍。所以,转瞬,她的脸上换上了从前以往温柔和蔼的笑容。她向沙迪耶.桐汶亲切的招手:“桐汶,我在这呢。”被这么一叫,沙迪耶.桐汶一下子便看见了吴多娜。她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吴多娜的对面坐下。“多娜姐来的这么早?”“是啊,今天是比以前提早了一点下班。怎么样,工作还顺心吗?”“还好啦,我其实没那么娇弱的,工作自然没问题。”“你没问题,我倒是被很多问题困扰。”吴多娜一脸伤心的表情望着沙迪耶.桐汶。“怎么了,多娜姐?”沙迪耶.桐汶关心的问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名雪最近对我忽冷忽热的,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前天对我还好好的,今天不知怎么就突然····唉,你还没有自己心仪的人,你是不会明白我心里的苦楚的。”“多娜姐,其实,我明白的。上官经理也许是今天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难题才会那样对多娜姐的吧,多娜姐不要乱想啦。”说实话,沙迪耶.桐汶觉得自己很搞笑,明明是自己爱的人还偏偏要为了他给另一个女人解释,真是搞笑。“也许吧。我到希望他是有了别的女人。你也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公,他不会对谁真心实意,每次玩腻了之后,都会乖乖的回到我的身边,并告诉我,他和那些女人只是在逢场作戏,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人。只要他一对我说这话,我便会原谅他所做的一切,不再去计较。”听完这段话,沙迪耶.桐汶心里的那个根刺似乎吸取了养分般,在逐渐增大。逢场作戏?那么她呢?是不是也是在和她逢场作戏?“多娜姐,为什么i还是要爱他?”“也许,真是因为我和他是同一种人吧。我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但是他没介怀,依然对我说‘我爱你’,我就是被他这种直白所深深吸引,无法自拔吧。我爱他,他爱我就足够了,你说是不是,桐汶?”“是是···”口里一直回应着,其实脑海里早就在想事去了。现在的她的思绪很混乱,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值得相信他说的每一句,每一个承诺?”“桐汶,我看你的心思也不再这里,有什么心事可以喝我聊聊吗?大家都是女人,可以互相理解。”“多娜姐,我真的没什么呢?”“桐汶,你说那些破坏别人情感的女人她们怎么就狠的下心去勾引别人的男人?为什么愿意做小三?为什么被别人唾骂,仍然要做小三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沙迪耶.桐汶无比再淡定下去了,握着杯子准备喝口水,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吴多娜,嗤然一笑,说:“桐汶,你这是怎么啦?难道病还没有养好?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给你的家人叫他们接你回家调养啊?”听到此话,沙迪耶.桐汶握在手里的水杯突然从手中滑落,跌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是你通知我家人的。”沙迪耶.桐汶感觉自己已经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了。“是我,没错。我够意思吧,让你回家休息了那么多天。其实也没什么,对你来说,就算你回家一趟又怎么样?你还是吸引了他全部的视线。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别得意的太早,指不定是谁抛弃谁呢?”吴多娜的眼神瞬间不复以前的温柔,反而像变脸似的,无比的尖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沙迪耶.桐汶,你要我怎么说你呢?是说你隐藏的太深还是说你太傻?太天真?亏我以前把你当姐妹般对待,可你是怎么对待我的?我一次次的被你们蒙在鼓里,难道我吴多娜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哼,告诉你们,有我吴多娜在的一天,你们就休想在一起。沙迪耶.桐汶,真不知道原来你也可以这般无耻,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是小三,你知道吗?是被千人万人唾骂的小三。若是你觉得你自己丢的起这个脸,那么我不介意。我有信心,上官名雪最终会回到我身边,我才是他光明正大的未婚妻,而你只不过是个小三,注定被抛弃的小三。”吴多娜的每一句话都如一把利刃扎进了沙迪耶.桐汶的心窝,让她再次伤痕累累,体无完肤。沙迪耶.桐汶捂住耳朵,惊恐的叫道:“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沙迪耶.桐汶,你怎么了啊?现在你装柔弱给谁看啊,上官名雪又不在这里。”突然话锋一转,无比凌厉的说道:“你既然都有脸做了,为什么还不敢听,你知道吗?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吗?你有尝过被别人背叛的滋味吗?那真的不好受。我所受的痛苦,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的。沙迪耶.桐汶,你且等着吧,看你还能和他逍遥快活到几时。哼~。”狠狠地丢下这些话,人便起身离开了。沙迪耶.桐汶仍一个人呆愣的坐在那里像失了魂一样,一动不动。其实在她心里早就痛的让她失去了言语。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她其实早就应该明白,早在八年前他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了。他们不肯能了。八年后,是他招惹的自己,难道这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吗?也许,是时候解决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了。

年华如画

年华如画

作者:霸唱 类型:言情 状态:已完结

《年华如画》女人奴吗,种马文,想打死这个主角还有作者,看的好气,感觉主角就是个流氓痞子,不能直接把麻烦根除吗?非要等,我等你吗啊,凑字数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