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年华如画》(主角哈沙迪)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年华如画》(主角哈沙迪)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时间:2021-10-14 01:41:53编辑:周小雅 作者:霸唱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年华如画》是霸唱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哈沙迪,书中主要讲述了:泪水流了湿了满面,人却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泪水风干了又有新的泪水流出,似那永远不会干枯的泉水,源源不断的流出····“孩子他爸,你

年华如画

推荐指数:10分

《年华如画》在线阅读

《年华如画》 第七篇:回家 免费试读

泪水流了湿了满面,人却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泪水风干了又有新的泪水流出,似那永远不会干枯的泉水,源源不断的流出····“孩子他爸,你说汶汶怎么还不醒?”爷爷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有点担忧的问道。“唉,我就怕她记起以前的事啊。咱们还是去外面谈吧。”沙迪耶父搀扶着他父亲离开了房间。在他们走后,床上躺着的人很快睁开了眼睛。其实,沙迪耶.桐汶早就醒来了,对于过往的一切在她的梦境里又重新上演了一遍,所以,她现在已经完全记得了。之所以不愿意醒来,是不想让他的父亲还有爷爷担心她。她不知道自己醒来后将怎样面临这一切,真的不知道。然而远在北方的上官名雪,自从沙迪耶.桐汶随家人离开后,他感觉自己的心没有感觉了,做任何事情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记忆可以停留在八年前,他们又何苦活的那么辛苦,那么伤感,那么的卑微。早在那第一次见面,他们彼此的眼睛早已映入了他们彼此的心中,没有任何的疼痛,只有那最初的感觉留给了对方,他们的感情足迹,如同青少年般的成长,从羞涩变得成熟,再到现在的不清不楚。试问,能够全部抹去吗?可以吗?如果当初没有因为遵守父母的安排出国留学而逃避责任,他又怎么会让自己自食苦果,让自己撕心裂肺呢?这段时间他一直徘徊在痛苦的边缘,回想到自己和桐桐之间的爱的轨迹,从一路走来,到一步步毁灭,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她在身边,以前的一切也都烟消也云散了,但是这一路的纠葛,难道就这样的尘埃落定,难道永远不会有人再提及?不,她的家人记得,她的家人依然深深的痛恨着自己。如果不是在五年前和沙迪耶.桐汶的重遇,没有再他自己的内心深处挖掘出那一段荒谬的情感,那么他和她,任谁也不会走到今天。就像是谁说过的——幸福不是别人给的,再怎么算计,也永远不会得到。真爱,是注定的,缘分,勉强不了,救赎的永远是同情而不可能是爱情。沙迪耶.桐汶的离开,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受,那种滋味,已经是百感交集了,酸甜苦辣俱全。他一直都以为,这个世界只有最好的朋友,没有爱情;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很理性,尤其是在这些情情爱爱面前;他一直都认为,这辈子没有女人能够让他动心。直到她——沙迪耶.桐汶的出现,他才终于知道,当爱情来临时,便再也没有什么理想可言,爱了就是爱了,恨了就是恨了,不需要任何解释。所以就算沙迪耶.桐汶的家人再怎么反对他,他也依然要和她在一起。全世界反对都没用,他要定了她。他也始终相信,沙迪耶.桐汶是真的爱自己的,就如他也坚信,沙迪耶.桐汶会一直会停留在他的身边一样。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倚画扇?若想保留爱情最初体验的那般美好,他仍需继续努力啊!一旦付出了真心,就再也不要收回去。在这感情的漩涡中,他们两人,都好累好累……想到从前,泪水就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上官名雪和沙迪耶.桐汶都假装忘记,不管对错,埋藏在心底。但是当上官名雪彻底失去了沙迪耶.桐汶的音讯,就好比如人海茫茫中失去一个人的踪迹,任谁都找不回。床上还留有她的气味,屋子里的一切依旧,可今天,如昨天一样她还是没有回来。上天可不可以帮他祈祷,让沙迪耶.桐汶快点回到他的身边来呢。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中同样存在着抱歉,不说,是怕伤了她的心,只能默默的隐忍,受了伤,宁愿自己扛。同样的,他所认识,了解的那个她,想必也是伤痕累累。他更是清楚地记得曾经每次上下班和沙迪耶.桐汶是经常遇到,相识不若相见淡淡一笑,不是刻骨铭心,没有倾城倾国,依旧故人心,恩怨两相忘吧!也许到了今天,她和他,都没有力气折腾昨天了。校园里的那株栀子花,也许早已不在萌芽了吧。当年少的他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曾今的守护。记忆最初的那一次眼神,早就,散了散了……是不是真的可以忘了悲伤?当他终于和沙迪耶.桐汶能坐处携手,行处连肩的时候,时间是不是已经进入了下一个轮回?而现在的自己又是不是只能躲在属于自己幻想最后的世界,默数着属于他自己的幸福?他的桐桐都已一一远远的离开了,可他自己还留在原地,等着他的桐桐归来。他希望他们仍还留在最初,看下一秒的花开。桐桐,不管你能不能听见我的声音,在有你陪伴的这一路,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幸福,也很幸运,我希望这样的幸福能陪伴到我的永生,你会继续陪伴我吗?可惜远在南方某座城市里的沙迪耶.桐汶却没有听见这段令人感动肺腑的告白。也许,上天决定再给他们一次严峻的考验吧。在春天走进尾声的时候,沙迪耶.桐汶拾掇一下所有的心情,准备迎接下一站的美好。上天既然选择让她回忆起那段酸涩的记忆,那么她愿意,也欣然接受。却也在意料之外的,上天又给予了她另一样宝贝,是她和上官名雪的孩子。她沙迪耶.桐汶,即将有属于她自己的孩子了。当她的父亲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清楚的看见,她父亲眼底隐埋很深的失望和忧愁,那是与看到她醒来时的那一抹希望与兴奋,所反应出来不一样的神情。虽然这个新生命没有将所有的忧愁与哀伤都被赶走,但是快为人母的沙迪耶.桐汶还是高兴地抱着父亲的手臂不高兴的飞扬。那一刻,沙迪耶父看到属于她宝贝女儿以前应有的神采,而不再是那么的忧伤,那么的隐忍,她的眼睛,因为希望而变得熠熠生辉,她的呼吸,因为高兴变得急促而又欢快。沙迪耶父因为她的女儿,终于开始露出那么欢快的笑,冲掉那么多的乌云,他坚信,只要有他保护她的宝贝女儿和她的孩子,那么,他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午,也许,这个孩子是他们所有的希望,所有痛苦之后另一个美好的开始,是上帝给了他们沙迪耶家一个新的起点。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沙迪耶.桐汶没有再提过那个人和那边发生的任何事,沙迪耶父也没有去问。但是在沙迪耶.桐汶心底,她还是觉得有必要再回去一趟,倒不是因为那个人,她只是觉得上次和父亲爷爷叔叔们走得太匆忙了,什么事都忘记做个了结了。和他,也是该了结的时候了。在吃晚饭的时候,沙迪耶.桐汶终于忍不住对坐在对面的父亲开口说:“爸,我想再回去公司一趟。”沙迪耶父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盯着女儿的脸,似乎想从中看出点什么,端详了十几秒,见没有任何异样,才说:“回去干什么?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连不想事啊?”“爸,上次咱们匆匆离开,我都没递交辞呈呢。怎么说那也是一家正规企业,怎么能随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呢,咱们都是讲理之人,做事当然得按程序来啊。就算我不在那里工作我也得向上司递交辞呈啊,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还以为我不懂理呢。爸,你说是不是?”沙迪耶.桐汶分析的头头是道,其目的就是希望她的父亲大人能放她自有,让她回去一趟。“是啊,我们家世代都是书香门第,的确不能落人口实。好吧,你回公司交待一番再回来吧。回来就别再出去了,就在家里安下心来,去爷爷学校当个教师也好啊。是不是啊,汶汶?”父亲一口酒答应了下来,还把她未来的是都给计划好了。“这个···额,容我再想想好吧,好了,爸,我吃饱了,先回房睡了哈,晚安。”说完,落荒而逃。要她回那个地方当老师,那该是个多的心理挑战啊。她自问自己也还没铜墙铁臂到那个程度呢。那个充满那段经历的地方,她沙迪耶.桐汶是打死都不会再去重游旧地了。光是想想都觉得可怕,怎么当时的自己那么傻,那么天真呢?相信了爱情,却也尝到了爱情的苦果。唉,一切皆是命啊。晚上,就在沙迪耶.桐汶准备熄灯睡觉时,她的父亲来到了他的房间。“汶汶,能和爸爸聊聊吗?”沙迪耶.桐汶知道这件事实瞒不住她父亲的,所以她并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只是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同她父亲说清楚。既然现在由她父亲提出来,那么她也如实诉说。“好。”“孩子是不是他的?”“孩子不是他的,是我的。”这一句话足以说明了一切。对于沙迪耶.桐汶的回答,沙迪耶父并没一样任何的意见。他从她的话里得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那么就是····“你都记起来了?”言语间充满了担忧。“爸,别担心好吗?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对于我而言只是过去,真的,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只想好好的过好每一天。”听到自己女儿如此说着,沙迪耶父打心底的为女儿高兴。能够走出过往的阴影,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他很乐意女儿能够想的如此透彻。“不错,这才是我的好女儿。爸爸真的为你高兴。但是爸爸不得不说上一句,那么这次你回去,该断的则断,你要知道,你和他永远都不可能的,他还有个未婚妻····“说道这里,沙迪耶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沙迪耶.桐汶也知道,父亲在为她着想。“爸,你放心吧,你女儿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现在我能分的很清楚。”“嗯,那就好。对了,爸爸忘记告诉你了,伍其河你还记得吧?那小子不错啊,当年都怪爸爸太气了,才让他蹲了监狱。现在他已经被释放了。”一说起伍其河这三个字,顿时在沙迪耶.桐汶脑海里炸开了锅。是啊,已经有八年没有见他了啊。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爸,你知道伍大哥现在在哪里吗?”“当年的事,唉~~,不说也罢,他都没和你联系,又怎么会来找我呢。”听了父亲的话,沙迪耶.桐汶才恍然大悟。是啊,他都不来找我了,又怎么会和爸爸联系呢?原来在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存在的。现在他回来了,那么是不是该换她去找他了呢?沙迪耶父见到陷入沉思中的女儿,不忍打扰,轻轻的离开了她的房间。他们年轻人事他多多少少能够理解一些,毕竟自己也年轻过啊。感情这事,谁都没法说的清。真应了那句古话‘剪不断,理还乱’。沙迪耶.桐汶一路驱车北上,在走之前,爷爷怎么也不让她离开家,但是在沙迪耶父的极力劝说下,终于点头答应了,口里还一直叮嘱着让她早点了解那里的事早点回来。答应了爷爷的话,他们才愿意让沙迪耶.桐汶出行,并把她送到了车站。看着家人那关切的脸,沙迪耶.桐汶突然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能真心实意对待自己的除了自己便只有家人了。擦掉脸上的泪水,摸着没有明显变化的肚子,温柔地呢喃着:“宝宝,你一定要支持妈妈哦,你是妈妈坚实的后盾哦。妈妈为了你会变得很坚强很坚强的。”回去后最让她无法面对的还是那张脸,以前的自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和他在一起了,一直想着逃脱的她,却没有勇气。然而现在,终于有机会了,有机会再也不用面对他,再也不要听他吩咐自己了,可是心底却涌起一股淡淡的伤感,说不清道不明。就像当初莫名其妙的待在一起一样。沙迪耶.桐汶一再的告诫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胆怯了,就像爸爸那天晚上对她说的‘该断的一定要断’,自己不能再拖拉下去了,否则,伤害的不仅仅是她自己,还有他和他的未婚妻。他和她算不了什么。其实,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若硬要说一种,那么就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吧。下了车后,光线已经暗淡了下来,天边的云霞自天际散尽了最后一缕光,霓虹四起车水马龙的城市又陷入另一种喧嚣中只是这种喧嚣似乎很快便沉入茫茫雨雾中。没想到一回到这里便下起了雨,这种独特的接待她的方式,令她不禁淡淡一笑,似自嘲般。一下子,她突然觉得这座城市是这般陌生,,好似重来没有来过一般。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瞬间,她迷茫了。城市之大,她竟然无处可去。沿着街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走着,脚竟然漫无目的的走到了梧桐路口。寂静的路口雨静静地从空中飘散斜斜密密的织着,昏黄的路口照着街道有种诡异的宁静。沙迪耶.桐汶一个人独自走在空沙迪耶静悄悄的路道上,晶莹的玉珠顺着她乌黑的秀发落下。梧桐路口寂静得虚无,没有白天喧嚣的汽笛声,也没有白天上班的人群,更没有那些低喃在耳边撕心裂肺的诺言,似乎那些爱与恨也都融入了这片宁静当中。沙迪耶.桐汶机械地走着感觉灵魂像被抽空了般虚无得可怕,也不知道哪里是要去的终点,她就这样走着走着·······雨越下越大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这么冰冷彻骨的雨。曾经多情如斯,伤痕累累,才终于学会无情。等待了某一天,不在有那么年轻,爱着的依然是你,缘分就像是一本书,翻的不经意会错过,读得太认真会流泪·····这是宝贝安妮的话语,也许在她的话里道尽了爱情的苦涩与甜蜜。模糊不清的雨夜让一切都变得不真实,透过昏黄的灯光,她恍若看到了那些甜的过往和那些美好的诺言就像是梦境般。慢慢地黑暗将所有的记忆都沉进了万丈的深渊中再也无法拼凑成完整,而那些美好的幸福,就在她想伸手去触摸时,它便在顷刻之间破碎了,裂成一片一片,直到无法愈合。漆黑的雨夜一切仿佛都是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世界也变得冷冷清清。她忍不住的哆嗦了,雨打在身上有点疼,却疼不过心底的疼痛。终于掏出了手机,按下了键,拨打了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了激动的声音:“是桐汶吗?桐汶,你在家还好吗?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和上官名雪都很想你呢,桐汶,你在听吗?”一连如炮的话语,让沙迪耶.桐汶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我在。”虚弱的答应声竟比那雨声还小。“桐汶,你怎么了?你在哪?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该死的,你怎么都不回答。”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显示了对方的担忧与心急。“我在梧桐路口,你能来接····”话没有说完,人已经支持不住,倒在了路口。对方一听梧桐便知道,原来她回来了,看着窗外下着大雨,心里更是焦急万分,但是电话那头,话没有说完便没有声音了。无论他再怎么喊‘桐汶’,对方都没有回答。齐渊远害怕沙迪耶.桐汶出事,当即立即开车驶向梧桐路口,在车上,他拨打了上官名雪的电话。电话接通了,传来了上官名雪慵懒的声音,似乎喝了不少酒。“喂,什么事啊?”“上官名雪,不好了啊。桐汶她出事了,她打电话给我说她在梧桐路口,话都没有说完,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电话那端,上官名雪一听是沙迪耶.桐汶的消息,当即人就清醒了,他沉声说道:“好,我立即赶去。”说完,电话边挂断了。齐渊远不禁在心地祈祷,桐汶,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比上官名雪动作快一步的齐渊远,一到梧桐路口,便看见倒在雨中的沙迪耶.桐汶。齐渊远下车跑上前抱起沙迪耶.桐汶冰冷的身子,往车上走去。打算送往最近的医院急救。他看着那被发丝紧贴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心里害怕到了极点,天呐,她一出现便给他带来惊天动地的震撼。他真的是打心底怕了她了。送进急诊室不久,上官名雪赶到了,他先是到了梧桐路口扑了个空,接着又接到了齐渊远的电话说他们在这家医院。他心里便知道,沙迪耶.桐汶出事了。看着亮起红灯的急诊室,上官名雪一脸懊恼的一拳打在了墙上。对于沙迪耶.桐汶的紧张程度表现得已经非常明显了。这一点,站在一旁的齐渊远看得真切。但他仍然为他们二人担忧。且不说沙迪耶.桐汶的家人对上官名雪的态度,上官名雪他还有个未婚妻——吴多娜。唉,桐汶啊桐汶,你可怎么办啊?“上官名雪,你别那样好不好?桐汶知道你这样,她会担心的。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她想想吗?”齐渊远的这套劝说词果然奏效,似乎任何事只要一牵扯到沙迪耶.桐汶,上官名雪必然会失去理智,整个人会变得疯狂,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除了——沙迪耶.桐汶。安静下来的上官名雪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一脸紧张的盯着急诊室,一边和着齐渊远说话:“是桐桐打电话你的吗?”“是的,当时我还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现在想来,当时她已经快支撑不住了。”齐渊远清楚地记着当时电话的细节。上官名雪没有再接着问下去,他已经把一切都了解清楚了。沙迪耶.桐汶没有选择打电话给他,而是打给了齐渊远,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桐桐他已经不在爱他?一团乱的上官名雪只想当着沙迪耶.桐汶的面当面问清楚,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该死的讨厌这种不受他所控制的局面。就在这时,急诊室的灯熄灭了,护士推着病床出来了,上官名雪和着齐渊远一起迎了上去,嘴里不断的询问着沙迪耶.桐汶的情况。这时站在身后的医生摘掉口罩,看着他们二人询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上官名雪出声回答道:“我是她爱人。”医生这才把目光的聚集在上官名雪身上,并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作为她的丈夫,她有了身孕,你怎么还不好好照顾她呢?还让她淋雨受寒,好在急救及时,孩子没事。只是孕妇禁忌太多,有些药不能用,只能好好调养了。”桐桐有了身孕?!那么,是他的孩子吗?忍不住心中雀跃与激动,上官名雪爽快的回答说:“好好好,我会的,谢谢医生。”被送往病房中的沙迪耶.桐汶一直被上官名雪深情的注视着,若是在以前,沙迪耶.桐汶肯定会感动死的,但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她已经学会淡定了面对这一切了。齐渊远看着完全变了样的上官名雪,他真的很好奇沙迪耶桐是怎么把这位多情王子变得如此专一温柔的。哪天他还真的要好好问问才行。他只是祈祷以后自己不要遇上像沙迪耶.桐汶这般‘有手段’的女人,还是乖巧听话一点的,就比如小玺那样。实在不敢忍受上官名雪那深情如海的目光,齐渊远准备功成身退,把这么温馨浪漫的画面留给他们二人啦。他走出去,并轻轻的带上了门,生怕打扰到他们。其实,上官名雪知道齐渊远的心思,心里不禁对这个死党多了一些感激之情。一走去医院大门的齐渊远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吴多娜打来的,顿时感到一阵头痛。他自己的事都没解决呢,居然还要帮他处理这档子事,唉~~~“喂,吴秘书怎么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啦?”完全是一副戏谑的口吻。“齐渊远,你作为上官名雪的朋友,而我是他的未婚妻,你就老实说了吧,他到底在哪?”吴多娜对于齐渊远知道上官名雪的行踪坚信不疑。“那你得问上官名雪啊。我又不是你的情报人员,没有那个义务帮你二十四小时盯着上官名雪吧。以后如果是这样的事,你大可不必打我电话了。就这样,挂啦。”说完,立即挂线。齐渊远摸了一把额头,真险啊。挂断后,他又给上官名雪回了个电话,把这事告诉了他,算是提个醒。老兄啊老兄,是时候做个了断了啊。而电话那头,自齐渊远挂了电话,吴多娜早已气急败坏,哪里还管自己一直维持的淑女形象,当即便把办公桌上的文件一股脑的都扫到了地上去了。“气死我啦气死我了,和着上官名雪都是一路的,都来戏耍我。你们好样的,好样的····”嘴里骂着,满脸的戾色。淡淡的月光铺满地面,宁静的海边上只留下沙迪耶.桐汶一个人的影子,他已经离开了,真的离开了。可是她总是觉得在不远处有一双闪亮如星辰般的眸子在一直注视着她,眸光中带着不舍似乎还带着伤痛的神色。沙迪耶.桐汶缓缓地抱着双臂蹲在地上,仿佛是很冷一般,她将手伸出来抱住自己的膝盖,把自己的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那双清澈的眼眸中闪动着湿润晶亮的光芒,泪水像是掉了线的珠子般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在这如此凄美梦幻的月光下。沙迪耶.桐汶抱住自己冰冷的身体,泪水成串地落下,她紧紧地咬住嘴唇,唇齿间竟有一抹殷红的血丝弥漫开来。她的眼前还是一片无望的黑暗。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在说:“对不起,桐桐,对不起,我真的已经试过了,真的已经试过了,我是真的忘记不了你,求你醒过来,别再惩罚我了,也许我真的很坏,可是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我是真的爱你的。桐桐,你听见了吗?我爱你。”突然,有个另外一个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间。“桐汶,我是你的伍大哥,只宠爱你一人的伍大哥,也只是你一个人的伍大哥。我回来了,你愿意接受我吗?让我来爱你吧,桐汶。”躺在洁白床单上的人事那般的圣洁,宛如一朵盛开的百合。她的嘴里一直呢喃着“伍大哥,伍大哥,伍大哥·····”这对于守候在旁的上官名雪无疑一个沉重的打击。是,伍其河对他上官名雪来说,他已经不算是个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人。但是,那个人确实在她心里啊,那么自己又算什么呢?如果说她那么快就移情别恋了,那么他也就不是自己所爱的那个沙迪耶.桐汶了不是么?而且也不知道那个人在她心里是不是真的占得分量很重。至少现在她肚子里怀的孩子是他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他有信心。他会让沙迪耶.桐汶对他再次敞开心扉的!沙迪耶.桐汶不停地在睡梦中喊道,喃喃自语的声音在空沙迪耶的病房却显得无比的大声:“上官名雪,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听到这句好话的上官名雪浑身一震。桐桐——一直站在床边的上官名雪听着沙迪耶.桐汶的呢喃的梦语声,不禁又想起了那日她发高烧时的情景,她害怕被人丢弃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害怕黑暗,害怕大雨,他几步上前,将她搂在怀中,并好好疼惜一番,嘴里温柔地说道:“桐桐,别怕,我在这里。”“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任性,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嗯!我不会丢下你的!”窗外的黑夜透过玻璃显得更加深邃,迷人,黑色的深处仿佛那一片片的矢车菊花瓣,迷离幽静,却又是那样的美好。桐桐,你还是那么怕黑,那么怕被丢弃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上官名雪望着那片墨绿色的瞳上映着的黑夜,抑郁而又惊喜。“桐桐,你竟如此依赖我了么?”但是····“你知道我心底最害怕的是什么。为什么还是要那样做?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身后响起了沙迪耶.桐汶淡淡的混合着丝丝不易察觉的情感飘进了上官名雪的耳膜。“桐桐,你醒了。你知道吗?你吓死我了。”激动的上官名雪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坐起身的沙迪耶.桐汶。“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怎么突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其实你我心里都明白,你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这一刻,上官名雪没来地心里突然害怕起来。难道她记起来了?“我真的没有丢下你,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哼···以前?你还敢和我提以前吗?”“以前···那根本不能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所以现在没有必要再提起!”原来不止是她一个人在害怕那件事!她知道了。

年华如画

年华如画

作者:霸唱 类型:言情 状态:已完结

《年华如画》这本书是我看过最好的小说,文笔朴实真挚,感情细腻感人。宏大的玄幻想象中又隐含现实生活的影子,书中主角的信念与言行都可以给青少年启发,强烈推荐大家看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