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年华如画》主角哈沙迪小说全文阅读

《年华如画》主角哈沙迪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1-10-14 01:41:51编辑:王小萌 作者:霸唱 人气:

霸唱新书《年华如画》由霸唱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哈沙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车上,沙迪耶 桐汶便睡过去了,在睡梦中,那些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开始被唤醒。那时的她还在上高中,对于爱情这个词汇即懵懂又渴望。然

年华如画

推荐指数:10分

《年华如画》在线阅读

《年华如画》 第六篇:沉封的记忆 免费试读

在车上,沙迪耶.桐汶便睡过去了,在睡梦中,那些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开始被唤醒。那时的她还在上高中,对于爱情这个词汇即懵懂又渴望。然后在那段被她遗忘的岁月里,出现了两个帅气优秀的男子。在文暖高中,校园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相拥牵手的美好画面,那里的花草树木,教室黑板,操场与足球网,以及在那升旗台上她的第一次告白,所以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梦里一幕接着一幕放映······初夏时节,草木盛长。撩拨的人心痒痒的,那时候的沙迪耶.桐汶是个高一的学生,她本就是个不怎么向学的乖宝宝,小时候还特别调皮来着,现如今亭亭玉立,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美女了。身边不乏追求她的男生,但是她却从不轻易答应别人,直到遇见了他,那个即将升入大学的比她高两年级的学长——上官名雪。传言说沙迪耶.桐汶特别高调,尤其是仗着自己有个校长爷爷而不把人放在眼里。很快,这个传言便传遍了整个文暖高中,自然而然也传到了上官名雪的耳里,对此,他只有是讥讽的一笑置之,不做任何言论。笑话,向他这般的人物是没有必要对这样的小事上心的,尤其是个黄毛丫头。可俗话就是说到好,你越不上心的事就越是找上门来。那天天空很蓝很蓝,上官名雪一伙人在操场上进行打篮球比赛,当时的他和着伍其河是同班同学兼死党。他们可是文暖高中除了名的校草级人物啊,无论他们走到哪都是这校园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这次的的篮球赛自然少不了伍其河。球赛在紧张的进行着,上官名雪和着伍其河成了敌对方,让着喊加油的啦啦对女生更是尖叫声不断。正好路过的沙迪耶.桐汶一身清凉装扮,上着米黄色V字领短袖,下着及膝的白色褶皱裙,脚上一双和群同色的系鞋带的帆布鞋。落肩的长发因为她走路的缘由,和着迎面而来的微风轻轻的飘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的美丽的弧线。她并不因球场的某某人而驻眸观看,而是选择从操场上旁边的小道行至而去,恰巧被正在打球的伍其河观看到这个画面,那完美的侧面,那飘逸的直发都深深把他吸引住了。在篮球场上,球是不长眼的。一个没注意,球就会向你飞至而来,若你没有防备则会被狠狠地砸伤,若是你侥幸躲开,那么恭喜你,你很幸运。沙迪耶.桐汶就是这么走着,而球就偏巧像长了眼睛般像她飞奔了过去。早已注意到这个情况的伍其河,一看不妙,飞奔至沙迪耶.桐汶的身边一挥臂,挡了本要砸上她身上的球。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球,沙迪耶.桐汶早已惊吓到了。但是由于身边男子的保护,及关切的询问,她又稍稍的放下心来。摇摇头,回答道:“谢谢,我没事。”伍其河虽然长的帅,但是和自己心动的女生答话,心里还是有点紧张错乱的,他无助的摸摸头,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除了重复着这句话,其他的话他都不会说了。沙迪耶.桐汶看着眼前一脸傻笑兮兮的帅哥,没来的觉得好笑,但是还是极力忍住。球场上,对于早已跑开的伍其河,已停止了比赛。见那小子只顾泡美女去了,有点汗颜的冲动。怎么说他们已经是高三即将毕业的学长了,怎么着也得在学弟学妹们面前树立着美好的男子形象,现在被其河那小子全破坏殆尽了。终于忍不住向他喊道:“其河,你还比不比啦?”而另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名雪把这一切都暗暗收入眼底,眼里闪过一丝波澜。沙迪耶.桐汶见球场上他的同伴都在喊他,不由说道:“他们都在叫你呢?”“没事的,没事的,对了,我叫伍其河。”说着一双手已经伸了过去,其意已是司马之心,路人昭昭了。沙迪耶.桐汶乍然的看着那只手,然后被动而动的伸出了手和他相握,嘴里略迟缓地说道:“沙迪耶.桐汶。”简单的一握手,似乎在这一刻就预订了他们之间永远没有爱情,有的只是友谊之情。“好了,我要去了。”分开手,伍其河略急地说道。沙迪耶.桐汶微笑的点点头,目送他而去,不期然撞上入了另一双幽漆似黑夜般的眼睛里,她的心不由地蓦然一动。急急忙忙撇开眼,转身离去。自然也就错了那双回眸望她的眼睛,那双因她急忙离去而充满失望的眼睛。他们一开始就这般错过了,即便是他先认识的她。再次相遇是在那之后的好多天,多得都让沙迪耶.桐汶忘记了篮球场上的那件事了。在图书馆,她和他中间隔着一个书架,因为拿开的那本书,使他和她再次相遇。“这么巧。”“是啊。”“你来借什么书?”“随便来看看。”“你喜欢什么书?”“只要不是太枯燥无味的书,其他的都能接受。”········出来图书馆,他们仍边走边聊,说道好笑之处,会惹得沙迪耶.桐汶笑声盈盈,十分愉悦。突然前方出现的一道高大黑影笼罩着他们,抬眼看去,原来是他,那个让她心惊的男子。近距离的接触,沙迪耶.桐汶发现原来他比之伍其河更加帅气,他不同于伍其河大气阳光的外表,而是那种魅惑人心的,具有极致吸引力的帅气外表。若是一般女生,恐怕只消一眼,便可让她弥足深陷吧。但是,沙迪耶.桐汶却不是。再帅气的外边对于她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她要的是一心一意,真心相对的人心。外表这东西对于她来说,太不可靠了,太缺乏安全感了。“其河,怎么都不和我介绍介绍啊?”“就是打球那天认识的,上官名雪,她是高一的学妹,叫···”还不等伍其河道出她的姓名来,沙迪耶.桐汶已经说道:“沙迪耶.桐汶。”“我是伍其河的同学,上官名雪。”她们二人相互对视,已经不需要站在一旁的伍其河做任何介绍了。看着对视的二人,伍其河心里有点微微的泛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此后,无论走到了都少不了上官名雪伍其河沙迪耶.桐汶三人,渐渐地,随着接触的深入,沙迪耶.桐汶的眼里再也无法忽视上官名雪的存在。虽然身边还有伍其河对她有如大哥哥般的疼爱,但是她的心眼很小,就只能装下那个内外兼优的上官名雪。爷爷也就是文暖高中的校长,沙迪耶父是这所学校的语文任课老师。可纵然如此,对于他们家的后代的教育可谓是尽心尽力,只可惜有心栽花花不开啊,沙迪耶.桐汶的文科成绩还行,但是理科成绩那就是缺了一根经一样,怎么学也学不好。这真的不能怪她,这纯属智商问题。爸爸为此不知唉声叹气了多少回,但是他也无可奈何啊,他只是个语文老师啊,要他教教文还是可以,对于理科这方面,他还真是一点都没办法。眼看就要步入高二了,他急啊,不知急出了多少白头发。爷爷对此,也只能安慰爸爸说,儿孙自有儿孙的造化,你急也于事无补。现在好了啊,学校的两大风云人物都和自己的宝贝女儿走得近,他们不得不把这主意打到他们身上去。让他们来辅导沙迪耶.桐汶的理科,那不是最好不过的事了。打着如此精密的算盘,却不知道他们正为着后来发生的事种下了不可磨灭的种子。每到放学后,都能看见一个教室的台灯没有熄灭,整间教室仍是灯火通明,直到很晚。这样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半月,随着炎热的夏季到来,上官名雪伍其河的开始静茹了紧张的高考倒计时时间,自然也没有开学前那般有时间了。在食堂吃午饭时,他们三人备受瞩目,沙迪耶.桐汶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了。她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吃着她的饭,对于那些目光她熟视无睹。上官名雪看着眼前安静异常的女孩,眼底依然闪过一丝讥讽。“来,吃这个吧,多吃点肉,你太瘦了,风一吹都能把你刮倒。”伍其河关心为沙迪耶.桐汶夹了一个鸡腿,并关切的说道。沙迪耶.桐汶没有说话,但是那双轻皱的双眉却出卖了她的神情。“她不喜欢吃鸡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在座的二人浑身一震。是的,沙迪耶.桐汶是真的非常讨厌吃鸡的一切。让她震惊的是上官名雪怎么会知道呢?他们在一起就餐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她也没有告诉过他啊。而另一边,夹着鸡腿的伍其河进退两难,他真的不知道沙迪耶.桐汶不喜欢鸡肉,但是更让他为之郁闷的是,为什么上官名雪那个家伙怎么会比他要先知道她的喜好呢。难道?不会的,不会的。但有时侯,也许这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饭后,沙迪耶.桐汶走后,伍其河便准备和上官名雪好好谈谈。还不等他开口,上官名雪先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对她有没有想法?”伍其河惊讶的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咱们同窗三年,你的那点心思我怎么会不清楚呢。”上官名雪顿了顿,接着说道:“沙迪耶.桐汶还真是个招人喜欢的女生呢。这点我不否认。要不咱们来打个堵,若是她喜欢的是你,那我便放手。怎么样?”话刚落音,伍其河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嘴里说道:“上官名雪,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看错你了。”说完,人已经离开了。上官名雪擦去唇角边的血迹,看着那远去的背影,说道:“你会答应的,一定会。”唇角边不由地弯起一抹邪笑。几天内,伍其河没有和上官名雪说过任何一句话,两人各走一边,谁也不去搭理谁。在众人眼里,直觉着奇怪。也许奇怪的事多了也就不觉着奇怪了。正如伍其河先前觉得上官名雪提出的意见荒唐可笑。但是由于没了他在身边,每次他和沙迪耶.桐汶在一起时,她总是变得心不在焉,眼里难掩住的失望神色,这些统统都足以表明,她是在乎上官名雪的。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了上官名雪?而不是他自己吗?伍其河第一次感到心痛了。终于,他妥协了,为了沙迪耶.桐汶能够开心起来,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就算最后她不是他的也无所谓。“我答应你,但是你自己说的话,你最好记清楚。”这是几天来,伍其河第一次开口和上官名雪说的话。“好。”在那之后,校园内总是会看见上官名雪和沙迪耶.桐汶的身影,若是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在不远处偷偷的躲藏这一个人的身影,他不是别人,正是伍其河。上官名雪每次借故理由支开沙迪耶.桐汶,对着伍其河藏身的地方,说道:“出来吧,不用躲了。”“你怎么发现我的?”走出来的伍其河不解的问道。“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很难发现吗?你干嘛要躲躲藏藏的,喜欢她边去追啊。”“可她喜欢的人是你,追了又能怎样?”话语间是掩饰不住的伤痛。“那么你这样下去,难道她就会爱上你吗?别傻了,不然后悔的是你自己。与其他人倒是无关。包括我在内。”上官名雪丢完这句话还真的走人了。本早已该走了的沙迪耶.桐汶又折了回来,想看看他到底在等什么人。为什么急着让她离开呢?疑点重重啊,不放心的沙迪耶.桐汶便又折了回来。把他们二人的对话更是一字不落的听在耳里。伍大哥居然喜欢自己?她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是他隐藏的太好,还是她反应迟钝呢?这个重大的信息如同炸弹般在她的脑袋里炸开了锅,现在的情形怎一个乱字了得。那么,他也是因为他而不敢向她表白吗?天哪,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沙迪耶.桐汶一直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完美的解决此事,却有不能伤害伍大哥,一时之间倒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有时候她真的很想问他,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啊?但是却又难以启齿。算了算了,不想了。回到家后,沙迪耶.桐汶的思绪一直混乱着,怎么理也理不清,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沙迪耶父直觉着今天的女儿有些不对劲,但是却没有在意。这一晚,失眠的不仅仅是沙迪耶.桐汶一人,还有伍其河。第二天天朗气清,又是一个太阳高照的日子,却也是个极度不平凡的一天,对于沙迪耶.桐汶来说是这样。升旗台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太阳光下,好不耀眼夺目,鲜红欲滴的颜色,映衬着下方站立着的人儿有说不出的好看。“汶汶,你把我们叫道这儿来世干嘛啊?”伍其河一脸温柔地看着台上的人儿,汶汶,真是越看越好看啊。“今天叫你们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对我真的很重要重要。”上官名雪双手环臂一脸深沉的看着台上的人,似乎在揣测台上的人儿到底想意欲何为?慢慢的下面看热闹的人一点一点聚集,一双双满怀疑问的眼睛紧紧盯着台上的沙迪耶.桐汶。也有的不怀好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论是好意还是恶意,沙迪耶.桐汶都在心里告诉着自己,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望着下面一双双黑漆漆的眼,沙迪耶.桐汶开始后悔了,开始胆却了,开始害怕了。但是为了心中的那份纯净的爱意,她已经义无反顾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沙迪耶.桐汶满脸羞涩的看着台下站立的上官名雪,大声的喊道:“上官名雪,我喜欢你——”这一喊出口,全场的人不禁一片唏嘘,天呐,这是在向上官名雪告白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一个娇滴滴的女生,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有的人为沙迪耶.桐汶欢呼,有的人为此鄙夷,她TMD的真不要脸,有的人纯当看好戏,没有任何的评论。当然了,这所以的一切沙迪耶.桐汶都可以不在意,她唯独在意的是他——上官名雪。台下的上官名雪听到了,伍其河也听见了,而且字字清清楚楚。上官名雪勾起了唇角,果然。伍其河却怎么也笑不出,满心爱恋的人儿喜欢的是自己的好朋友。心里的苦涩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看着眼前相互对视,容纳不下任何人的二人,伍其河选择了默默离开。台上的沙迪耶.桐汶自然看得清清楚楚,她突然涌起了愧疚之感。她的心里在说:“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了?”但若问她:“有没有后悔?”她会斩钉截铁的告诉你:“不后悔,就算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那么做。”所以,她只能对不起伍其河了。因为,爱情永远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容纳不下第三人了。告白后,上官名雪和沙迪耶.桐汶开始了正常的情侣交往,凡是情侣在一起会做的事,他们都做了,比如吃饭,看电影,一起上下学,一起手牵手在校园里散步······只要看见他们二人身影的人,都会感叹好一对男才女貌啊。真是羡煞旁人。就连一向不过问此事的爷爷也知道了,她的孙女和着那小子闹得沸沸扬扬。沙迪耶父一直处于默认状态中,既不否认也不承认。也许正是因为家人的放任,他们二人的交往更是肆无忌惮。沙迪耶.桐汶深知自己对于上官名雪已经深深的陷进去了,再也无法自拔了。可是她爱的越深,上官名雪对她却不以为意了。那一天,他们都作出了让他们自己无法挽回的事,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沙迪耶.桐汶依然心甘情愿,没有半点后悔。沙迪耶.桐汶行至走储物室的走廊上时,听见里面传来女的呻吟声:“快,快给我嘛,人家都受不了了····”一个男声回应道:“宝贝,别急嘛,待会我会让你满足的。”这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是的,她没有出现幻觉,她清楚的听见,那是上官名雪的声音。沙迪耶.桐汶撞开储物室里的门,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男女,问道:“为什么?”她问的正是上官名雪。“就如你看到的,她能给我,但是你却不能。所以,我厌倦你了。就这样。”说完,推开还处于情欲当中的女生,准备离开。被打扰了兴致,他现在已没有任何性趣了。沙迪耶.桐汶拦住门口,不让他离开,她希望他能把话说清楚。而不是一句厌倦了就毁掉他们之间所以的感情。后面的女生见上官名雪仍没离开,走上前去抱住他,继续的挑逗,俨然没有把沙迪耶.桐汶当回事,似乎她是透明人,不存在一般。“滚。”上官名雪无情的说着一个字,其意已很明显。挂在他身上的女生以为上官名雪说的是沙迪耶.桐汶,不禁满脸得意的看向她,在向耀武扬威。但是下一秒,她已被上官名雪推到在地,上官名雪嘴里还是那个字“滚”。这下,她终于明白,他口里说的人是她。她站起身来,气冲冲的推开门口的沙迪耶.桐汶,一脸难堪的离开了。被她这么一推,哪还站得住,当即向上官名雪身上倒去。上官名雪手快,一把扶住了她。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沙迪耶.桐汶热泪盈眶,她问:“你在骗我对不对?”“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们分手吧。”这个词终于说出来了。沙迪耶.桐汶不住的摇头,满脸全是泪水。她爱惨了他啊。他怎么能把分手二字轻易说出口来呢?她顶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他的脸。“你····”上官名雪满脸惊讶的看着眼前满脸泪水的沙迪耶.桐汶,惊呼出声。沙迪耶.桐汶停下来,回答说:“她能给你的,我同样可以,所以,请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拒绝我。”说完,她又吻上去了。青涩笨戳的吻技,惹得上官名雪一阵好笑,同时心里也泛起一股一股的热潮。她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性趣了。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不后悔?”“不后悔。”被吻着的沙迪耶.桐汶略带含糊的回答道。接下来的画面少儿不宜·······沙迪耶.桐汶的第一次就在这间储物室里交给了一个名叫上官名雪的男生。俗话说的没错,有了第一次,自然而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所以他们的第二次第三次更加的刺激疯狂。在老师的实验室里都留下了他们欢爱的记忆。又一个月过去了,上官名雪和着伍其河同着高三的学生一样,迎来了紧张时刻——考高。但这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这只是一碟小菜。在上课中的沙迪耶.桐汶的心思早已不在学习上了,她双目明显的空洞无神,唇角是不是泛起娇笑声。“沙迪耶.桐汶,沙迪耶.桐汶。”老师点了她几次名了,可是她仍旧没有听见。还是她的同桌推了推她,她才从自己甜蜜的思绪当中回过神来。“啊,什么?”·········上午的课就在她的恍惚中悠然度过,中午她一个人上食堂吃饭。吃着自己最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居然感觉到一阵阵恶心。怎么回事呢?以前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过啊。沙迪耶.桐汶没有太在意,以为只是自己胃口不好。没想到后面几天都是这样的情况。沙迪耶.桐汶隐约觉得有些不妙了。“桐汶,快点帮我拿黑板刷来。”站在凳子上正在出黑板报的同学向坐在位置上发呆的沙迪耶.桐汶说道。“哦哦,来了。”沙迪耶.桐汶猛地起身去拿黑板刷,没想到因为起身动作幅度太大,导致了头晕晕的,她晃了晃脑袋,接着伸手去拿黑板刷,结果,还没拿到,人已经昏倒在了地上。教室里的同学看到后一阵惊呼。有的跑去通知老师了。正好,伍其河想送本书给沙迪耶.桐汶,想到她现在肯定还在教室里,他便直接往她教室里走来,恰巧看见教室的同学乱成一团,走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沙迪耶.桐汶晕倒在了地上。伍其河急了,扔下手里的书,直接把人抱起来送往医务室了。医务室内,医生已经在她做心跳测试。室外站着焦急的伍其河,他不断地给上官名雪打电话,电话那头却总是在说:“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怎么回事啊?电话怎么关机了。”伍其河盯着手机屏幕,脸上的焦急之色不用言表。他想去教室把上官名雪拉来,但是又害怕待会她醒了没得人可以在她身边照顾她。他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医生出来了,很没有好气的看着伍其河,那眼神啊令他不由得深深打了个寒颤。但他还是问道:“她怎么样?醒来了吗?”医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是她男朋友吗?”“啊,不不是,我是她朋友。”“她需要休息,你还是叫她男朋友来吧,你们这群年轻人啊,太不懂事了。”医生一脸的叹息。伍其河听得是一头雾水了,已经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沙迪耶父闻讯赶来,先是和医生聊了几句话后,原先担忧的神情瞬间转变为了愤怒。他气冲冲的来到休息室,看到门边的男生,不由分说,上去就结实的给了他一拳。“你这混小子,你这畜生。”边打边骂,神情的激动之色不用明说啊。伍其河莫名奇妙的挨了着两拳,待看清楚了来人正是沙迪耶.桐汶的父亲时,他有点吃惊叫道:“沙迪耶伯父,怎么了啊?”“你还有敢说啊?”“沙迪耶伯父,你先冷静下,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桐汶还在休息啊。”一提沙迪耶.桐汶,沙迪耶伯父更加激动了。“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还有脸向我提汶汶。”“我做了什么了啊。”伍其河一脸雾水。“你····”沙迪耶父看着眼前装傻的伍其河,顿时气结。走廊的吵闹声早已惊醒了屋内休息的沙迪耶.桐汶,她走出来,看着对峙的二人,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好友,她很是不解:“你们在干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沙迪耶.桐汶的话才说完,沙迪耶父走过来对着自己的女儿就是一巴掌。‘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走廊上,似久久不散,更是震惊了伍其河,他真的不知道沙迪耶伯父到底怎么了,打完了他又打自己的女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沙迪耶.桐汶捂着被打的半边脸,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是他第一次打自己。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还是第一次这般愤怒。“爸····”“你不要叫我,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沙迪耶父愤怒的说道。“爸,到底怎么了啊?爸,爸·····”沙迪耶.桐汶早已泣声泪下了。伍其河看着沙迪耶.桐汶如此伤心,也很不好受,帮着劝道:“伯父,有话好好说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误会?哪里有什么误会?你干的好事,是你,都是你害了我的汶汶啊。”稍作停顿,沙迪耶父接着说道:“你不知道汶汶怀孕了吗?”“怀孕!?”“怀孕?”伍其河和着沙迪耶.桐汶异口同声的说道,脸上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敢做不敢担啊。”沙迪耶父鄙夷着眼前的伍其河。“爸,你误会了,不是他,不是他。”沙迪耶.桐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一直有愧伍大哥,现在更是不能让父亲误会了伍大哥,不由得着急的说道。“不是他?那是谁?是谁?”“我不能说,不能说。爸,我求你别问了,好吗?”“你是我的女儿啊,你让我这个做爸的怎么能不问。汶汶,你太让爸爸失望了。你快点告诉爸爸,那个畜生是谁?”站在一旁的伍其河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不能忍受着她被她爸爸逼问,虽然他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谁。既然她选择保护那人,那么就让他来保护她好了。“是我。伯父,是我。我会对汶汶负责的。”“好啊,我就知道是你,原来我没打错人,你这混帐就是欠抽吧。你以为是你一句‘可以负责‘就能解决掉的事吗?你知不知道你毁了汶汶,你知道吗?她现在才十七岁啊,你要她怎么在同学面前抬起头来啊。这些你想过吗?你想过吗?”“对不起,对不起。”“是你一句‘对不起‘就可以的吗?你真是个畜生,你的书都白读了。为什么是我家汶汶啊?为什么啊?老天爷啊。”“爸,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爸,你听我说啊”“你不要和我说话,我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女儿,到底是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爸,爸,我知道我让你伤心了,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你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女儿吧。”“你叫我怎么能不把你当女儿,我养了你十七年啊。汶汶,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走,跟爸爸去医院。”说着,拉着沙迪耶.桐汶的手往外面走去。“不,我不去,我不去。我要把他留下来。”‘啪’又是一声清响,这是第二巴掌。沙迪耶.桐汶的耳边回荡着父亲厉声的话语:“今天你不去,我也得把你拖去。你凭什么把他生下来,你以为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吗?走。”“我不去,我不去,伍大哥,伍大哥,救我。”实在拗不过父亲的力量,沙迪耶.桐汶只能请求伍其河的帮忙。一听到沙迪耶.桐汶的呼唤,伍其河立即把把她从她父亲手里解救出来,拉起她准备跑。身后响起沙迪耶父的喊声:“你难道害汶汶还不够吗?还要再一而再,再而三的的害她吗?”伍其河把这些话都听在了心里,他看着身边满脸无助的沙迪耶.桐汶,心里开始在不断地后悔。而那罪魁祸首现在却不知道在哪里。“伍大哥,带我去找他。”伍其河看着身边无助的沙迪耶.桐汶,心有不忍。他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好。”他们两个一起来了上官名雪所在的班级,伍其河把他叫了出来。“上官名雪,你出来,桐汶要见你。”伍其河的语气很不友善。“她怎么来了?”“你是个男人,你就去见她。快点。”已经是很不耐烦的语气了。“不去。现在和她没什么好说的。”“你他妈混蛋。”说完,拳头已经朝他脸上打去。被硬生生打了一拳的上官名雪很是莫名其妙:“你神经病啊。我说了不去就不去。”伍其河这下被他彻底的激怒了,他拖起上官名雪便朝着外面走去,一直把他拽到了沙迪耶.桐汶面前。他勉强维持着好一点的语气说道:“你们好好谈谈,我到外面去。有事叫我。”说完他转身便走了。因为在沙迪耶.桐汶眼里,永远只看见了上官名雪一个人,没有他半点的影子存在。“上官名雪,我···我···我·····“沙迪耶.桐汶‘我’了半天还没说出什么来,她只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的人,隐约带有点难言的喜悦。“到底什么事啊?我可没那么多耐心。”“我···我怀孕了。”这一句话如平地一声雷,炸飞了上官名雪全部的意识。“什么?你怀孕了,怎么可能?”语气仍然充满着质疑。“是真的,我爸爸也知道了。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打掉啊。走吧,咱们现在立马去医院。”上官名雪拉起她的手便准备走,沙迪耶.桐汶却不同意了,她扯掉上官名雪的手,摇着头说:“不,我不会去。我要留下他,她是我们爱的见证啊。为什么连你也不要她?为什么?”最后一句话是吼出来的。上官名雪务必头痛的看着眼前执着的人,突然发现自己是多么不了解她。这下,自己可玩大了。现在情绪激动的沙迪耶.桐汶,无论对她说设么也没有用的,所以上官名雪采取了柔软攻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吧。看见她眼角的泪水,不由地伸手用指尖轻轻拂过,把她拥入怀中。似乎这一次,他愿意真心实意的对待她,而不再是满不在乎的敷衍。任时间的流逝,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桐桐,我们这辈子会永远在一起,你愿意相信我吗?”“·······”“我们以后会组成一个家庭,你做饭,我去上班赚钱养家。然后我们再要两个孩子,男孩长的像我,女孩长的像你那样美丽。”“·······”沙迪耶.桐汶仍然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流泪,像奔涌的泉水,怎么也止不住。上官名雪没有死心,仍然继续说着温情的话语。“等我们老了,就什么都不过问,我会陪着你一起看日出日落。”“真的吗?”听到这里的沙迪耶.桐汶再也忍不住,轻声的问出她心中的疑问,同样也是她心底最深处的渴望。若是可以,她真的愿意和他携手一生,直到白发苍苍。上官名雪宠溺的点点沙迪耶.桐汶的鼻尖:“当然是真的,等到那个时候我们老了,我们就在我们的房子前种满你喜欢的樱花树,到了春天一起看花开花落,好不好?”“好。”沙迪耶.桐汶开始醉在了上官名雪美丽的描述中,若这一路上,能与他执手,与他偕老,那该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啊。沙迪耶.桐汶望着上官名雪紧紧握着她的手,在心里默许:上官名雪,你这次你牵了我的手,就不要再放开,我们要一直走下去,直到白头。但在接下来,沙迪耶.桐汶听清楚上官名雪的话后,她的心再次受创。她听见上官名雪柔声道:“桐桐,听话,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你现在还小,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孩子成为彼此的束缚。”“原来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是不是?”沙迪耶.桐汶推开上官名雪,一脸愤怒的的说道。“不是,不是,只是你现在好好想想,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我们能给孩子什么呢?”“是啊,我们是不能给他什么?但是我们可以给他全部的爱啊。”“桐桐··”“你不要叫我,你不要再和我说话,若是你不想要他。但是我要定了她。”这次不愉快的谈话结束,他们各自又回到平静的生活,但是确是表面的平静,沙迪耶.桐汶肚子里多的一块东西仍是上官名雪的不定时炸弹。直到几天后,沙迪耶.桐汶实在忍不住上官名雪自那次不愉快的谈话后就对自己的冷漠,她放下自己的尊严,守在上官名雪的教室外等他下课。上官名雪一见她,变没好气的说:“你怎么来了?”“上官名雪,上官名雪,你别这样好不好啊?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一直都是,只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而已。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要走了。”说完,预转身就走,丝毫不带半点情感。“求求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知道你是爱我的,爱我的,你不要走好不好?”沙迪耶.桐汶早已没有半点尊严的乞求着,她是真的不能没有他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这只是一个赌约而已。好了,我要走了,你放手吧。”无情的话语,无情的拉扯开抓住他衣角的白嫩小手,再无情的推开她。她那珍惜的的爱情已随着她伏倒在地的身子般被他任意地击落在地,狠狠地不带一丝情感的踩踏,最终,破碎。“啊——”一声惊呼,沙迪耶.桐汶顿时脸色苍白,好看的秀美因疼痛深深蹙起,她的嘴里不断的在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上官名雪早已吓得愣在原地,像石化了般,眼睛被着地上流淌着的鲜红深深的刺痛。他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个时候伍其河出现了,他一脸疼惜的看着沙迪耶.桐汶,愤怒的推开上官名雪,并嘶吼着:“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不管上官名雪的事,是我自己跌倒的。”沙迪耶.桐汶虚弱的朝着伍其河说道,她不忍心上官名雪和伍其河因为她而互相厮打,吵架。“你都这样了,还护着他。我送你去医院。”伍其河轻轻的抱起沙迪耶.桐汶,像呵护至宝般,小心翼翼。“伍大哥,等等,我有话和上官名雪说。”说完,沙迪耶.桐汶看向上官名雪,接着说道:“上官名雪,刚才的话是不是真的?是你在骗我对吗?”听到沙迪耶.桐汶的话,上官名雪望向她,她的小脸早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了,想她流了那么多血····他的内心不由得闪过深深的内疚和自责,但是全都无关爱情。他真的不爱她吗?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上官名雪的沉默,让躺在伍其河怀里沙迪耶.桐汶失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滚落,自脸庞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几天后——沙迪耶.桐汶休了学,在家调养。学校里再也不见那三人行了,一时之间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但都只是猜测,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真想是什么。休学在家的沙迪耶.桐汶和外界似乎隔绝了般,她的父亲已经拒绝了外面的一切来电,只要是找她的,都不允许接听。沙迪耶.桐汶这些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发呆。沙迪耶父其实还是打算着要带她上医院,彻彻底底检查一下,毕竟流产可不是小事,尤其对于她这样年轻的女生来说,但是沙迪耶.桐汶拒绝了,她真的不愿再去医院了,不愿去回想起那次再医院里发生的事。她想,也许她这辈子都会为那个孩子而感到心痛。由于年龄的小,毕竟还不是很懂世事,脑子的想法也是那般简单而单纯。对于爱情,她还是不能做到说放手便放手,她依然想去找上官名雪说个清楚。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得她偷偷拿到了手机,和伍其河上官名雪他们取得了联系,他们约定好了在XX公园见面。准备好开溜的沙迪耶.桐汶瞒过他父亲,悄悄溜出门了去。来到了公园,伍其河上官名雪他们老早就等在了那里。一见到沙迪耶.桐汶出现,伍其河走上前,关怀的问切道:“桐汶,最近过的好吗?”沙迪耶.桐汶地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回应,她走到一直不做声的上官名雪面前,低声说道:“怎么,见我来,不高兴吗?”上官名雪这才抬起头,一脸认真的望着她,无比坚定的说道:“我们分手吧,让我们的生活回归到正轨道,难道这样不好吗?”“不好不好不好,就是不好。你是觉得我拖累你了吗?”“你别那么天真好吗?你实际点可以吗?你觉得我喜欢你吗?”“你喜欢的,你是爱我的,你怎么可以和我说分手呢?”上官名雪见怎么都说不通她,不禁有点气急,扬起手准备打醒她,但还没打到脸上,他便顿住了。眼前倔强的小脸,让他着实下不了手。站在远处的伍其河见情势不对,马上冲上前去,推开了上官名雪,扬起拳头便向他打去,边打边说:“你自己犯的错,你还好意思怪桐汶,我都为你感到羞愧。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她,为什么?你不好好爱惜她,还要动手打她。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你,我不应该放手。”“现在也来得及啊。”“你这混球,你这混蛋。”一拳比一拳更用力,一拳比一拳更猛。但是上官名雪硬是没哼一声。站在旁边的沙迪耶.桐汶被他们吓到了,他们是好朋友啊,怎么能打架了。但心里更是为上官名雪担忧,看着他唇边流淌出的鲜血,她忘记了自己大病初愈,就这么冒冒然然的上前想去拉开他们,结果,还在动武中伍其河哪里管来人是谁,反手就是一拳。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沙迪耶.桐汶的头部,受这一重创的沙迪耶.桐汶当即倒在了地上。回过神来的伍其河才知道自己打了她,看着倒在地上已陷入昏迷的沙迪耶.桐汶头脑一片空白,他做了什么,他真该死,他居然伤到她。再也没有心思教训上官名雪的伍其河立即跪倒在地,扶起地上的沙迪耶.桐汶,把她的头护在怀里,扭头朝着上官名雪吼道:“快打急救电话啊。”在送往医院的路途上,上官名雪又消失了。闻讯赶来的沙迪耶父再次看到伍其河,当即忍不住报了警。伍其河,没有反驳,对于自己的所放下的过错承认不讳,经法庭依法审判,伍其河犯故意伤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这一切都在沙迪耶.桐汶没有醒来的时候结束了。然而在她昏迷的这段时日,沙迪耶父才终于明白,原来伤害她女儿的人都是上官名雪,而打伤她女儿的确确实实是伍其河,他也么有冤枉他,但是却为他能够承担,不禁对他有了另一种欣赏。然而,沙迪耶.桐汶醒来后确是在三月之后了,醒来后的她忘却了那段不堪的爱情,也忘却了那个让她爱之深恨之切的人。一切又回归到了原点,休了一年学的她重新拾起了学业,继续她的高中生涯。而身边所有的人都没有再和她提起过一年前所发生过的事······似乎那段回忆已经被尘封起来。···········

年华如画

年华如画

作者:霸唱 类型:言情 状态:已完结

《年华如画》非常喜欢的书,幽默、搞笑、热血,看得让人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容了进去,看风大的书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加油风大,我会永远支持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