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福大贵

更新时间:2021-02-23 10:10:36

大福大贵 已完结

大福大贵

来源:落初 作者:晒星月 分类:言情 主角:冰淇淋张公公 人气:

《大福大贵》为晒星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本是一个寻常的小宫女,无心于名利权势,谁知这身体竟是别人早定下的棋子,身负特殊使命,面对种种胁迫,身陷种种阴谋斗争……拿什么振救自己?  是奇遇、巧合、阴差阳错,还是命运?防斗、防害、防狼、防娘,还要防姐的空间……  -----------------  1、谢谢茶剧制作的封面~  2、新人新文很脆弱,恳求各种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才四更天,姣娇等三十个新来的小宫女便被张公公率人送往热和行宫。

一共十三辆马车,九辆车载人,四车载物品。

四个小太监乘了一辆,二十八个宫安被分在七辆马车上,多出姣娇和Chun娥被安排跟张公公和李嬷嬷同乘一辆。

许是张公公故意的,一上车后,张公公那精瘦的脸上一对滴溜溜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姣娇的脖子和莲藕般的胳膊。

昨晚,张公公并未看清她的模样,此时同车,细看那姣娇,一双纤眉斜扬,一对鹤眼下配上一管葱头鼻,显得神藏不露,镇定神逸,那两片红唇抿笑如莲,说话时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却给人很深的记忆,粉红的面颊上挂着与她身份和年纪不相称的安详,一张长圆的脸上,偶然会闪过一缕孩子的活泼。

太监头头张公公是真的阅美女无数的人。她这姿色在宫里叫作平常。昨夜无意撞见姣娇那可爱的圆圆的光腚和腿儿,便映象深入骨髓,那可是最有福气的造形,所以他今天格外好奇地要把这丫头看个清楚。

再看眼那Chun娥,比姣娇生得俊丽些,可一双黑黑的眼睛里总是浮现着点“愣愣”的东西。

脸上挂满苍桑的张公公,心里荡起一点特别的东西。在皇宫混了几十年,别看有的嫔妃计谋手段一流,可最终还是斗不过一个“天意”,最后真的得到地位和好处的,不仅仅有过人的手段,还有一样是你烧香拜佛都求不来的——福气。这个容貌寻常的娇姣在张公公眼里就是那种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福气的宫女。要知道,不只她那圆圆的腚腚和曲线好看的大腿,还有她那双鹤眼,葱管鼻,以及如莲的瓣唇在相书上都是少见的大贵之相。

姣娇被张公公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浑身发麻。心里真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掉出一串哈利子,甚至萌发了一个他可能会请皇上将她赐给张公公作对食的怪念头。

在姣娇的心里,她可没把自己当作姿色平庸的女孩子。现代人的审美要宽泛得多,而且越文明,对个Xing美的要求越突出。现代的美女,未必个个都长得标志,但身上的某个地方一定具有自己特殊的美,让人过目难忘。

被张公公看得实在难受,姣娇只有侧着身子,不断地往窗帘外瞅路上的风景。眼神里不时闪过一丝喜欢,毕竟清朝的风景更比现代自然清丽得多。

李嬷嬷是这次派往热河行宫调教这批宫女的女官。头晚出了事儿,她和三十个宫女一样都没睡足。坐在马车里一直打着磕睡,那头一直向着Chun娥身上点,到后来就干脆搭在Chun娥的小肩上,Chun娥只有咬紧牙承受住李嬷嬷远超于自己的重量。

走了半天,离京城都远了,马车经过一段颠簸的路,她才被摇醒了过来。抬起头,张开眼看到张公公那幅神形,抿口一笑,取下手帕在嘴上抹抹,故意咳咳两声。

张公公别个头来,弯着一双笑眯的眼情看着她,道:“你睡舒服了?”

李嬷嬷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女官,两人的交情自然非浅。

Chun娥是宫里王采女的亲戚,特地拜托了李嬷嬷要关照着她。可这个姣娇呢?李嬷嬷早把这三十个宫女的档案看了几遍,当中姣娇是最没有背景的,别的宫女的父亲最少都是个九品官儿,就她爹只是一个白丁旗兵。

李嬷嬷这点心思和眼神怎么能逃得过张公公的老眼呢?

当然张公公虽然看到姣娇的福气,却不会主动去提拔她的,毕竟他的付出必须建立在一种确信的基础上,而李嬷嬷就是姣娇的第一道考验。有福气的人,无论面对多么大的问题,都会在老天的夫持下走过去。

脸上掠过一丝莫测的笑,这种笑就是李嬷嬷都看不懂。因此,一向谨慎多思的李嬷嬷,用眼角瞥了下满脸稚气的两个孩子,寻思:“为什么张公公会把钱娇姣叫到一辆车上呢?”

姣娇丝毫不知道,从昨晚Chun光暴路在一群太监眼前后,却震憾了张公公的那根老神经。她心里想的只是,到了热河行宫后安定下来,好好地把日子混得快且快乐些便满意。至于未来的婚嫁等,那是想都莫去想的事。即便是来自现代的董事长,阅历丰深,处于这个时代,无法渴求太多,因此她根本就没想过热河行宫对她来说将是什么样的意义。

行了半天多了,姣娇肚皮饿得咕咕作响,张公公听到她肚皮里发出的声音,终于对驾车的护卫吆喝道:“停……车。找个荫凉地,让孩子们吃点东西喝喝水再走吧。”

车队走得并不快,到午时后才出山海关十里。歇脚的路边有片苍翠的树林,大家涌进林子里,几个小太监取了车上的馒头和水给大家分发,三十个护卫军,十三个在林边看着马车,十七个在林间保护大家的安全。

“我们托皇上的福。若不是原来他下令在这一带多种些树,我们此时还没歇凉之处。”

走进树林,张公公感慨地说道。李嬷嬷在他后面连声附和。众宫女们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各自荫凉地坐下歇气。

张公公和李嬷嬷坐到一棵大树下,小太监毛栗子拿出把纨扇给张公公不停地扇。李嬷嬷瞟一眼Chun娥,正和姣娇坐在一棵树下哈气抹汗。有两个宫女秋菊和怀桑走过来和Chun娥打招呼,Chun娥便招呼她们坐在一起,边吃馒头边说话。

“这天太热了。”怀桑小声地嘀咕。

“是呀。”秋菊把水袋打开递给大汗淋淋的Chun娥。“Chun娥,你太热了,来喝水。”

昨天大家住进那偏僻的寒山院时,便已经彼此熟悉认识,连各自的家底都聊开了来。虽然各自的父亲有点官衔,但与京城的皇亲贵戚比,那点官连个屁都不是,出来做了宫女,自然要向实惠的方向看,有亲戚在宫里做女宫或当太监头的,比自己爹在外面远远地当个小屁官实际得多。

Chun娥的姑姑在皇宫里当采女,现在她被分去热河行宫,相信不久后就会调回皇宫。因此自然有俗气的姑娘想来巴结沾光。当然亲戚中女官当得大的,也不会被分得这么远。

姣娇心里明白她们过来的意图,便不声不响地吃自己的馒头喝自己的水,把眼儿挂在碧绿的树枝间,让心里感觉更凉爽些。

有个识趣的宫女半夏,不知从哪弄来个小团扇,来到李嬷嬷面前,笑着为她扇风。李嬷嬷心里升起一股满意,这个半夏的父亲是个七品官儿,颇懂为人处世,本有心照顾提拔那Chun娥,只叹那Chun娥太呆了点。

“李嬷嬷。这里离热河行宫还有多远?”半夏笑着问。

张公公笑道:“其实也不远,就几百里路。若是皇上的加急快马,只一天就到了。我们走得慢,路上不抌搁,要明天才会到。”

半夏点点头,和毛栗子一起,把扇子扇得更起劲。

“张公公,外面有车队来了。”一个护卫走进林子报告。

“路留得很宽,就是再并排行两辆马车都可以!”张公公尖着嗓门高声地回答。

“哟,感情要我进林子里来请张公公,才肯出来和我见面?”这时一个轻快调侃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跑进林子来。

张公公站起身,虚着双老眼一看,哟,是四贝勒爷胤禛来了。忙迎上去,行个礼道:“奴才参见四贝勒爷。”

那人从马下翻身下来,是个成熟英气的男子,头戴红顶子,身着仙鹤补子的武服。脸上的表情和声音极不吻合,一张长条脸上挂着十足的端凝和沉稳,一双吊眼透着几分冷淡和严峻。

他的到来立即吸引了所有的小宫女,其中有人早远远地认得他头上戴的红宝石顶帽沿上嵌有七颗东珠,是贝勒爷的打扮。听张公公叫他四贝勒爷,更确认他就是皇上的第四子胤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