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肥田喜事

更新时间:2021-12-07 03:48:07

肥田喜事 已完结

肥田喜事

来源:落初 作者:四叶荷 分类:言情 主角:夏菲儿苏瑶 人气:

主角是夏菲儿苏瑶的小说《肥田喜事》此文是四叶荷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一户旺丁不旺财的人家。  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穷也算了,更过份的是,一家子还都是极品。  不信,你看,嗜赌如命的爹,好吃懒做的大哥,呆头呆脑的二哥,小肚鸡肠的三哥,妖孽一般的四哥,幸好还有个听话懂事的小弟。  好在姐是个穿越人士,看看姐如何改造这些极品,带着全家过上欢快幸福的地主生活。  ——*——*——*——*——  每天固定两更,时间分别为中午、晚上,加更会另作说明!  已完结作品《荷香田园》《极品萌媳》  【PS:四叶的新书《重生农村彪悍媳》已发布,请亲们多多支持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菲儿是第一次走夜路,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她说出来怕夏铁柱笑话她,她只好紧紧抓着夏铁柱的衣服,跟在他后面。

夏铁柱想起自己身后的丫头,有些好笑,这丫头在家里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的,巴不得多出几只凶猛的野兽給她打就好,但是一到晚上连路都走不利索了。夏铁柱看天也黑的差不多了,从背包里拿出了火折子,然后点了个火把,在前面探路,还时不时的把夏菲儿往自己身边拉。

还好,这附近都有村庄,找地方安顿也并不困难,两个人没走多远,就找到了个破庙,破庙里没有人,夏铁柱进去清理了一块地方,铺上了一些干的稻草,拉着夏菲儿坐在上面。

夏铁柱把自己带来的包袱解开,里面有不少干粮,除了米糠馒头,还有煮熟的玉米,一些生红薯,夏铁柱拿了个玉米递给夏菲儿,自己拿着米糠馒头吃了起来。

夏菲儿有些感动,这厮看着不怎么样,平时嘴巴也臭,但倒是极其细心,不过和自己吃了几次饭,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吃米糠馒头,如果有这么个男朋友倒是不错,这厮长相不用说了,如果好好打扮一下,可以用非常妖孽两字来形容,人也善良,又细心,还真是不错。

正当夏菲儿在想入非非的时候,夏铁柱喊了声:“想什么呢,快,过来帮忙,今晚不想睡了么?”

夏菲儿这才反应过来,哎,自己怎么能这么花痴呢,这是自己四哥,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夏菲儿想給自己一巴掌,真是花痴,看到帅哥,就走不动道,哎,如果不是自己亲四哥就好了。

夏菲儿看夏铁柱还瞪着自己,连忙走了过去帮着夏铁柱一起整理那些稻草,哎,这连基本的温饱问题都没解决呢,自己倒有心思乱想了,人家说饱暖思**,这没还饱暖呢,就开始思那个啥了。

夏菲儿想着自己前世都有二十五岁了,要说起来也不知道算不算恋爱,读初三的时候,和坐在自己后座的男孩子处过一段时间比较暧昧的状态,为什么说是暧昧呢,就是双方都有些意思,但是没有公开表白,不过读高中的时候,那个男生倒是給她写了封信,也不算是情书,后来因为学习繁忙,也慢慢遗忘了,后来也一直也没有人追过她。

其实夏菲儿自己也没想通这个问题,按理来说,自己虽然长的不咋滴,身材也不咋样,但是好歹皮肤白净,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学历也还行啊,不要很多人,但总也得有那么一两个能看上自己吧,哎,还是男人太肤浅了,看女人只看身材和长相,不过单身也好,至少穿越到这里来之后,夏菲儿也不至于太伤心。

虽然也想念家人,但是家里还有个弟弟,以后还可以照顾爸爸妈妈,她也不用太担心两个老人,重要的是担心也没用,她应该,可能,大概是回不去了。

夏铁柱看夏菲儿又在发呆,他就有些纳闷了,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在家里的时候整天叽叽喳喳的,说到出来打猎就兴奋的差点要蹦起来,怎么一出来就这个样子啊,这没一会功夫,就发了好几次呆了,不会是害怕了吧。

夏铁柱想着,就说道:“害怕的话,咱们明儿就回去,再想别的办法吧,或者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个人去,回来的时候来接你。”

“害怕什么?”夏菲儿没反应过来。

夏铁柱看着她,没出声,夏菲儿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说道:“没有害怕,只是想起了家里的事情,四哥,咱们家一直都这样过了上顿没下顿吗?”

夏菲儿问出这句话,觉得自己好像问错了,立马补充道:“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脑子混混沌沌的,好像很多事情忘记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太饿的缘故。”说完夏菲儿还故意按了按太阳Xue。

夏铁柱看着夏菲儿,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知道这丫头这两天是有些不对劲的,好像除了这个身体的壳没换,另外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了,以前这丫头很少跟他说话,还有些怕他一样的,看见他就往别处走,从来不敢叫他做事情,但是这几天,这丫头动不动就吩咐他做这个做那个,好像自己是他的佣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以前的丫头木头木脑的,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今儿在元香家里,这丫头竟然嗲声嗲气的跟元香撒娇,如果说这些都可以改,但是那眼睛里的神情是改不了的,这几天这丫头的眼睛经常骨碌碌的乱转,而且看着你的时候,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她提出的要求你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她。

刚她问出这句话出来,夏铁柱知道她不是问错了,而是失口说出来的,往往失口说出来的东西就是最真实的,难道这丫头换了个人,但是明明样子就是没变啊,真实令人费解。

不过夏铁柱也没有揭穿她,说道:“是啊,自从娘死了以后,家里一直都这样啊,都好些年了。”

“那娘在的时候,家里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现在又变成这样了?”夏菲儿继续追问道。

“娘在的时候,家里比现在好多了,家里有几亩田,娘也常带着我们出去做事,那时候爹也不赌博,虽然家里也穷,但是日子一家人过的很开心,后来大嫂娶进门了,家里开始闹了,但是娘管着家里的银钱,大嫂再闹也不敢闹到哪里去,日子也还算过的去,后来娘死了,家里没人管了,爹不知道什么时候迷上了赌博,家里的田也没人种了,被爹卖了,后来租的田也被地主給收了回去,因为我们没粮食和钱交租子,就这两亩田,还是二叔帮我们交了两年租子,这才能留下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收回去了。”夏铁柱看着插在门边的火把说道。

“那你们几个大男人怎么不出去做活呢,天天在家里带着,不穷死才怪呢?”夏菲儿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以为我们没有去过吗,我和二哥也去人家家里帮工,但是每次回来,钱都被大嫂給搜了去,进了她的手你就别想拿出来,我们在外面做活,还不是想家里的人日子好过些,但是要給大嫂,我们宁愿也在家里呆着算了,而且你看大哥一家和三哥那德行,他们也不会出去找事情做的,一家人不齐心,日子怎么都过不好的。”夏铁柱还是盯着火把说道。

“那为什么不和大嫂分家呢,分开了,这日子不就好过了么?”

“怎么分啊,分了,我们去哪里住啊,大嫂一家肯定是不会走的,再说家里总还是要有个女人Cao持啊,要不几个大男人也过不好,而且这事情爹不说,我们也懒得管,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夏铁柱把目光从火把上收了回来。

“四哥,如果这次我们能打到东西,赚了银钱,我们就想办法把大嫂分出去,或者我们另外找个地方过日子,以后我来管家,保准让你们把日子过好,行不行?”说着夏菲儿冲夏铁柱眨了下眼睛。

如果是以前的菲儿这样说,夏铁柱肯定不信的,但是现在这丫头这样说,夏铁柱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丫头可以,想着也冲夏菲儿点了点头。

“嗯,好,那咱们快些睡觉,明儿一早起来继续赶路,争取这次多赚些钱,把那该死的大嫂赶走。”夏菲儿说着耸了耸鼻子。

夏铁柱看着夏菲儿的样子,低声笑了起来,接着站了起来,从破庙外面抱了些干稻草过来,还把夏菲儿的包袱里的东西給放到了他包袱里,把那块布給垫到一边的稻草上,说着:“你睡这里,快些睡吧。”

夏菲儿又开始感动了,多好的男人啊。想着夏菲儿在布上躺了下来,夏铁柱在旁边把稻草給弄了弄,自己在夏菲儿的身边也躺了下来。

虽然走了一天路这也没地方洗澡,但是夏菲儿觉得身边的夏铁柱身上的气味并不难闻,身上有丝淡淡的青草味道夹着晒干的稻草的气味,让夏菲儿觉得很安心,夏菲儿很快就睡着了,还发出细微的鼾声。

夏铁柱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双眉弯弯,脸蛋清秀可爱,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配上自己记忆中的那双大眼睛加上张牙舞爪的样子,夏铁柱低声笑了起来,想起了娘死的时候跟他说的话,夏铁柱的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旁边的人。

片刻之后,夏铁柱也在夏菲儿旁边躺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夏铁柱又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夏菲儿給喊了起来,起来之后两个人又继续往前赶路,之后每天这样白天赶路,晚上就随便找个地方凑和着睡觉,差不多走了足足四天,才总算走到夏菲儿看到的那座山的山边,夏菲儿这才知道宝柱和夏铁柱真没骗她,这要走到这里真要四五天的时间的。

难怪村里的人都不愿意来了,这确实太远了,不要说打猎什么的,就是走过来都是一段路程的,万一来没猎到东西,这还要耽误功夫,还要陪上干粮,而且但凡日子能过的下去,也没人愿意来冒这个险,毕竟他们又不是专门的猎户,也打不到什么猎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