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强:独宠特工妃

更新时间:2021-10-14 01:33:21

女强:独宠特工妃 已完结

女强:独宠特工妃

来源:落初 作者:笑倾城 分类:言情 主角:聂绍小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笑倾城原创的言情小说《女强:独宠特工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聂绍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海桐,一代特种兵,不幸穿越天圣朝大将军之女龙馨毓身上,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佟洛炀,本是冷心之人,却被一个成天打打杀杀的女人迷了心魂,从此欲罢不能。  烘云,沙漠枭雄遇上女中豪杰“花木兰”,从此各种爱恨情仇牵扯不尽。  面对睿智多谋的佟洛炀,肆意洒脱的烘云,海桐该何从选择,究竟哪一个才是她最终的良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龙馨毓便穿了一身黑色的劲装,带着佩剑和虎符赶到了军营外,可是守军的士兵根本不让她进去,她走在绿绿的草地上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时才发现自己只是计划着怎么能拖住父亲,如今怎么能让这三军都听自己的号令,承认自己这个大将军倒是最大的难题了,虽然有兵符,可是自己连军营都进不去又有什么用呢。

“馨毓,真的是你啊!”一个长相很清秀的男子出现在龙馨毓面前,说他是武将倒不如说他是秀才更让人信服。龙馨毓很快在脑中搜索了一下有关这人的记忆,他叫温兴烈,是阿***得意门生,也算是自己远方的一个表哥。

“是啊!这么巧,兴烈哥。”龙馨毓勉强的笑了笑,满腹心事的又低下了头。

“巧什么巧啊,军队里少些东西叫我早点出来买了回去,一会老将军要来看演习,倒是你,怎么穿成这样,自己跑来军队啊?”温兴烈看着一脸愁苦模样的龙馨毓,心中大为不解,他这个表妹是从来都不会这样的,这是怎么了?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有什么难事么?”

“是,你可以把我带进军队么?”龙馨毓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抬起头望着温兴烈,一字一句的道,“把我带进去!”

“你要进去做什么啊?”温兴烈不解的看着龙馨毓,她今天这身衣服就有问题,还带着老将军最喜爱的佩剑,这丫头从前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要当兵!”龙馨毓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执着的光芒,“从前馨毓不懂为什么要当兵,为什么要打仗让那么无辜的人类死去,现在馨毓知道了,打仗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安全!”

“馨毓,你这是怎么了?再说我只是出来买些日用品,怎么把你带进去啊!”温兴烈为难的看着龙馨毓,他倒是没说慌,军队管理严格,想带一个人进去绝非易事。

“兴烈哥,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你可以买个车子把我推进去啊!”龙馨毓不死心的说道,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定要赶在演习前混进去啊!

“馨毓,我看你是想多了,我买的都是一些小物件,不用车的,而且你看,现在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了,就算我帮你,也得有车子算啊!你还是别闹了,早些回去吧。”温兴烈好言劝道,“一会老将军醒来看不见你又该着急了。”

“我知道阿妈要上战场,我是一定要混进去跟阿妈一起出战的,兴烈哥,如果你不帮我,我就只有硬闯了!”说着龙馨毓拔出剑就要冲过去。

温兴烈摇了摇头,他表妹可是有名的大家闺秀,什么时候这个样子过,听说她自从昏迷清醒后就变了很多,没想到竟然变成了如此,眼看着龙馨毓就要冲到军营门口了,温兴烈一下拉住了她,“馨毓,你疯了!军队有规定的,擅闯者杀无赦!”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龙馨毓低下头咬着嘴唇,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其实刚刚她真的吓坏了,如果温兴烈不拦住自己,自己该怎么办?难道真要冲过去,还好,还好,他总算在最后关头拦住自己了。

“赶快回去吧,别在这闹了。”温兴烈很是无奈,马上就要演习了,自己确实进退两难。

“要么你带我进去,要么我就自己闯,你别再拦着我了,时间已经不多了。”说着龙馨毓又准备闯进去。

“好,好,真是败给你了,这样吧!一会儿会有一辆马车进军营,我会故意和那主人说话,你就趁机混到随从里面,能不能进去就看你自己的了!”温兴烈无奈的说道,“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被抓到老将军一定不会轻饶了你的!”

“我知道了,兴烈哥!”龙馨毓一脸明媚阳光的笑容,看的温兴烈有些痴了,从前的龙馨毓美是美,不过似乎就是少了这份可爱与灵气。龙馨毓看见温兴烈盯着自己看,不好意思的扭过头,装作若无其事。

果然不一会的功夫就有一辆马车向军营驶来,后面浩浩荡荡跟着不少的随从。

“末将温兴烈参见忽可汗将军!”温兴烈单膝跪地,是标准的军队参拜的姿势。龙馨毓快速的闪到旁边的草丛里等待机会混进去。

“哦,是温兴烈少将啊,快起来吧!这么早少将是去做什么了?”马车里的主人,龙馨毓认得的,就是那天在军营里还算有威信的老者,官职也仅在自己父亲之下,不过看这派头可一点都不比自己的父亲小啊!

“末将是奉命去采购一些军中常备之物,遇见将军,给将军请安!”温兴烈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这样的队伍,馨毓想混进去实在是不容易啊。

“哦,少将客气了,那就随我一起进去好了,老将军就要来看演习了!”忽可汗看着温兴烈笑了笑。

“末将遵命!”温兴烈站起来左右张望,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龙馨毓,可是她的影子自己都没看见。

龙馨毓也在着急自己怎么能混进去,眼看着马车就要走了,刚想豁出去的跑出去,没想到一只野猫突然窜了出来,随从尽管训练的还算有素,不过毕竟还是有所欠缺,看见有黑影向马车冲去,不禁都慌了阵脚,一片慌乱。

这是天助我也,龙馨毓心里暗道,一跃就跑到了温兴烈身后,温兴烈看见是龙馨毓,赶紧用身体挡在他的前面。

“一只野猫把你们慌成这样,成何体统!”忽可汗大声的训斥道,众随从一听到将军的呵斥,赶忙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定,低下头不敢再出声,更没有发现这时已经混在队伍里的龙馨毓了。马车缓缓的向前行驶着,龙馨毓也就这样成功的混进了军营。

进了军营,温兴烈叮嘱龙馨毓不要乱走,便急着去自己队伍里报道了,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是万万都耽误不得的,谁都知道老将军从来都是执法如山的。

龙馨毓心事重重的坐在军营的帐篷里,阿妈是一定不能来了的,自己虽然有虎符,可是想让三军心悦诚服的听命自己确是难上加难,一时没了主意的她只能走出帐篷散心。

帐篷外就是军队平时的训练场,场地里有各种刀剑锤子等武器,还有一些沙袋之类,龙馨毓摸着那些刀剑,突然间笑了笑,心里有了些许盘算。

眼看就要到晌午了,太阳毒辣辣的烤的人发昏,但演习场上的士兵却依旧笔直的站着,他们已经这样站了两个时辰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将军还没有到,不过并没有一个有怨言的。龙馨毓偷偷的看见这一幕不禁也有些许的动容。

“不用等了,我阿妈不会来的!”龙馨毓从演习场后面慢慢走了出来,她的声音不大,却一下引起了不小轰动。

“老将军不来了?”一个刚刚入伍不久的士兵小声问旁边的士兵道,“这女子说的话可信么?”

“不该你多问的事情就不要问,好好站着就好了!”他旁边的士兵很识趣的什么都没有回答,还是保持标准的站姿,一动不动。

“她就是老将军的女儿吧?”一个少将小声的问温兴烈,“你见过她的吧,我记得你说过她是你远房的表妹。”

“嗯,见过!她就是龙馨毓,老将军唯一的女儿。”温兴烈并没有说过多的话,不过此时他都快后悔死自己把她带进来了,早知道这样,他就是晚点回军营挨处分,把她架回将军府也不能让她来这胡闹啊!

“馨毓参见忽可汗将军!”龙馨毓学刚才温兴烈的样子做了一个标准参拜的军礼。

“馨毓你这是干什么来了?别胡闹了!你阿妈呢?”忽可汗扶起龙馨毓,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心中不由暗道:这女孩也几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从来都是温柔贤惠,举止大方得体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回将军的话,我阿妈病重,来不了了。”龙馨毓低着头心中盘算着该怎么说才好。

“原来是这样,让随从来通知一声也就是了,馨毓又何苦自己跑来一趟呢,听你阿妈说你也是大病初愈,要多注意休息,晚些时候,我会去府上看望你阿***!”忽可汗拍了拍龙馨毓的肩膀,“早些回去吧!演习场的太阳毒!”

“谢将军,可是馨毓这次不是来通知将军我父亲生病了的,是要代父出征的!”龙馨毓跪在地上,却抬起头偷偷的打量着忽可汗。

忽可汗听了龙馨毓的话不禁脸色一变,不过想来该是小女孩自己的心思,也不由的释然了,微笑的看着龙馨毓说道:“不要胡闹了,我知道你不舍得你阿妈去战场,可是也不能如此啊!这件事就算了,乖乖回去,也就不追究了!”

“馨毓心意已决,还请将军成全!”龙馨毓拿出父亲的佩剑接着道,“这是阿***佩剑,如今在馨毓这里,就证明阿妈也是同意馨毓的代父出征的!”

“回去!要不休怪我不客气了!”忽可汗摆出严肃的样子,希望可以吓住她。可是只见龙馨毓从袖口里又取出了一样东西,接着整个演习场的将领全都跪了下去。

“虎符在此!还有谁不服么?”龙馨毓站起来把虎符举得高高的,忽可汗也没想到她会有虎符,跪在地上一时也没了主意。

“我们不可能要一位女将军,我不服!”一个士兵突然站起来说道,“我不服,你何德何能要代大将军出征!”

“我会证明自己的有能力代父出征的,不过你没机会看见了,藐视虎符,军法处置!”龙馨毓一脸的淡然,心中却不由的暗道:对不起了,谁让你出头了,我只能杀了你立君威了,你也不要怪我!

一时间大家都跪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龙馨毓早就猜到会是这样,她飞快的抽出剑,说时迟那时快,一剑毙命。

“在场还有谁不服,想藐视虎符的么?”龙馨毓此时的声音冷冰冰的,刚才的一幕已经把众人吓得不轻,如今还有谁敢说不服的!

“末将领命!”就连忽可汗跪在地上承认了这个事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