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道师祖

更新时间:2021-09-22 09:45:40

剑道师祖 已完结

剑道师祖

来源:落初 作者:凌无声 分类:玄幻 主角:李秋实陆鸿 人气:

《剑道师祖》为凌无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的剑,出鞘在风起时,云来际;我的剑,绽放于星坠之际,叶落之秋;我的剑,上穷九天斩曦月,下达九幽诛阎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习剑之人都知道剑气与仙家御气的手法不同,御气之法应归属于术法一类,但凡一只脚踏入修界的人对这一手法或多或少都通晓一些,但剑气却是截然不同,即便是天资绝佳的练剑奇才没有七八十年也练不出这无形无影却又锋芒毕露的剑气来。

陈玄三人虽非拜剑红楼中资质绝佳之人,但苦修数年,眼光还是有的,不会分辨不出剑气和普通的御气手法。

太白楼中在座的也不乏剑道名家,见这青年轻描淡写间便用剑气化解了红楼弟子的御气手法俱是讶异,当下既有好事者希望事情闹大一些,也有胆小的女子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各人心思不一

“好手段,阁下如此身手,不知师承何处?”,

陈玄倒也颇有名门弟子风范,起身向陆鸿三人略一抱拳,见到陆鸿和云雀腰间的乾元袋眼神不由自主地闪了一闪。

乾元袋是仙家之物,陈玄拜入红楼之前家中便有万贯家财,还有一名亲戚在红楼中担任公职,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是拜入红楼之后才得到乾元袋。

陆鸿的云雀的乾元袋各印着一朵杏花和一支稻谷,内中隐有流光溢出,其灵气竟比自己的都要充沛。

他下意识看了看李秋实,这个秀才倒是身无长物,与这样两个人物坐在一起显得霎是无用。

陆鸿轻轻放下酒杯,回了一礼,笑道:“杏花村陆鸿,师承孙瑶”,

“陆鸿?”,

“他就是陆鸿?”,

.....

他刚说出自己的名字太白楼内便是一片嘈杂议论声,这些来自烟南水北的少男少女大都见识不凡,本不会大惊小怪,但在凡间剑界“陆鸿”这个名字实在是牵扯到太多的故事和传说。

据说,每百年必出一名剑道大家的杏花村在十年前就将下一个百年的命运赌在尚未总角的陆鸿身上。

据说,有一个神秘黑衣人在这六年来带着一个名叫陆鸿的少年遍访剑道名家,每拜访一位必剑试一场,陆鸿历经数百场剑斗从没败过。

据说,陆鸿年方十六就精通各家剑术,并自创剑招,人称“剑道小宗师”,隐隐然已能与凡间那些活了上百年的剑道大家并驾齐驱。

据说.....

陈玄哈哈一笑,解下腰间佩剑,暗一运气剑身与剑鞘径自脱离,剑锋绕身三匝,白光点点,锋芒毕露,他手指一点剑刃利芒指向陆鸿,道:“我陈玄虽然常年在深山苦修,但近年来也常听得阁下的大名,听闻凡间剑界顶峰陆鸿身背三口剑,一名‘红妆’,一名‘青璃’,一名‘惊寂’,走遍烟南水北三千里,访遍名家,败尽敌手,这三口剑却从没出过鞘,不知这话可真?”,

这才是他听过的关于陆鸿最多的传说,凡间剑界无敌的神话。

陆鸿微一颔首道:“不错”,

“听说你曾放言,即便遇上了仙家剑修,能让这三口剑出鞘的人也不多,这话也是真?”,

陆鸿依然微笑道:“不错”,

陈玄大笑道:“好,好,能遇上阁下这等人物,我也算开了眼界,陈某不才,不过得承师授,习得几手剑法,不敢自称仙家剑修,但自认还通晓几路剑法,今日既见凡间剑界传说,陈某想请教几招,阁下可否赐教?”,

他对陆鸿本已有几分钦佩,今日的误会也打算杯释前嫌,但身为剑修,遇到同道中人心中的战意却是难以抑制,何况此人乃是近年来风头正劲,人称凡间剑界无敌的陆鸿?

陆鸿也不推辞,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若是推辞却是显得不恭了,陈兄请出招”,

“好”,

陈玄也不多话,二指一点运转剑诀,身外剑风一动,三尺青锋已化光而至。

仙家剑诀与凡间剑客的剑招极是不同,仅是拜剑红楼最基础的御剑真诀便能破尽凡间剑招,陈玄虽然学艺日浅,口上也自谦逊,但心中却并不认为凡间剑客的剑艺会比自己高明。

然而剑芒靠近陆鸿的刹那便是一声清脆的声响,璀璨剑光凌空之际变得黯淡,陆鸿屈指点出,剑气透指而出,陈玄的佩剑“叮”的一声从中间断成两截。

惊呼声中陆鸿伸手接住两截短剑放在桌上,朝陈玄略一颔首。

只是一招,凡间剑界传说与仙家剑修初学者,高下立判。

众人俱是目瞪口呆。

陈玄三人脸色变了几变,原本以为再不济也能逼他拔出那三口传的神乎其神的佩剑,熟料竟败在他一招之下。

良久,陈玄洒然抱拳道:“佩服,阁下剑术如此高超,莫说拜入我拜剑红楼,成为首席大弟子,恐怕就是担任供奉也是绰绰有余了,在下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这一杯酒敬陆兄,他日若是入我仙门,还请多多照拂”,

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陈兄抬爱了”,

陆鸿还了一杯。

陈玄又还了一礼,自觉此地不必多留,带着两位师弟回师门复命去了。

看着三人的背影,李秋实颇感无趣地道:“陆鸿,这仙家的剑术好像也不过如此啊”,

陆鸿笑道:“那下次若是有仙家剑修请教,让你这个秀才去露两手如何?”,

李秀才嘿然笑道:“那还是免了,村长让我来只是因为我读过几本圣贤书,若是遇上事能给你出出主意,剑斗什么的还得你来”,

陈玄三人离开后太白楼中又变得热闹起来,不时有人前来与陆鸿攀谈,陆鸿和李秋实不得不应付一些,到了下午时分才诸人才各自回房休息,两人才得以好好品尝这太白楼的酒肴。

李秋实端着碗不时看着门外撑着伞的大家闺秀,道:“陆鸿,这几年来你走遍烟南水北,拜访名家,那江南程家想必也是去过的吧,听说程家的大小姐程瑶珈可是出了名的大美人儿,你一定见过”,

熟料陆鸿却摇了摇头,道:“未曾拜访过,江南程家也是剑术名家吗?”,

“哼”,

他话还没说完,左侧便传来一声清脆的冷哼,邻桌的秀丽少女站起身瞪了他一眼,俏丽的脸庞因气恼而变得微红,她袖子一拂走上楼去。

陆鸿看到她腰间的荷包上绣着一个“程”字。

“秀才,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