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万世剑冢

更新时间:2021-02-16 19:08:51

万世剑冢 连载中

万世剑冢

来源:落初 作者:三更落雨 分类:武侠 主角:龙吟翦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三更落雨的原创小说《万世剑冢》,主角龙吟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剑开三江绝千古,冢立五湖平生台。”“我有青莲种神海,报与三世一处开!”景和十四年清明。北冥妖国高歌猖獗,蛮族的铁蹄再度踏上这片土地,庞大臃肿的大秦王朝却依旧歌舞升平,等待着昔日的辉煌被腐朽殆尽……于是浪荡痴儿走边关,傻子一朝行江湖.而双腿残废的狐裘公子一朝看尽这千里蜀绣,势要将这阴云密布的天地捅个通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空之上,身旁狂风猎猎,恍若伸手便能掬起一团流云。燕寻俯瞰着身下一闪而过的重重山峦,不禁思绪翻涌微微失神……

“放不下心?”林清徽蓦然出声。

他本就是那种心思缜密的人,自然是能看得出燕寻有些恍惚的,而在蜀山上,也只有那么一位能让燕寻如此心事重重,并不难猜。

燕寻坐在林清徽的身前,滑稽的抱着青儿的长颈,回头有些诧异的看向林清徽,有些搞不懂林清徽怎么会主动向他搭话。

“我见你不断地回头向蜀山的方向张望。”林清徽神色淡然的说着,平静的犹如一口无波老井,与其说是在向燕寻解释,其实更像是自己在自言自语。

“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蜀山,虽然在那里的记忆算不上是美好,但多少还是有些眷恋的吧。”燕寻耸了耸肩,思绪又飘到了那方朴素得甚至有些寒酸的小院子里。放在房间里的衣服好像没有洗,临走时桌子上面好像还落了灰,院子的大门许是忘记带上了,也不知道红拂发现了没有……

“若是真的眷恋,你便不会做出那样的交换。你应是知道的,掌门于你有愧,即便大部分长老们反对,也定会力排众议留你在蜀山。”林清徽毫不留情的揭穿燕寻的谎言。

“也许吧。”燕寻摸着鼻子笑了笑:“掌门啊,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再说,蜀山未必适合我。”

“蜀山若是不适合你,你也不必去叩剑关,所以你还是在说谎。”说着林清徽微微摇头:“满口谎言,真是想不通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做到剑心通明的……”

燕寻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我可从未说过自己剑心通明,再说,做个普通人也挺好。”

“值得么?”

“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燕寻低喃一声,遥望着蜀山的方向紧紧抿了抿嘴唇,蜀山坐忘峰早已被眼前的云海淹没,想着那座破旧但温馨的小院,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世间的所有事若都以值得与不值得来衡量,那岂不是太过无趣了?

仙鹤一声轻鸣,纵身穿过滔滔云海,林清徽看着眼前乱发当风的俊美少年沉默了良久,终是归于一声叹息……

青州近海而居,风烟俱净,湖川秀丽缈碧成韵,在大秦王朝亦是天下独绝。荆州与青州毗邻,自是不远。白鹤于飞,一日便已到了青州地界。

大秦王朝九州三十六府,每府下又并设三到五城不等,灵明府傍襄阳城为中心而建,而稷下学宫便是坐落于此。

“哟!”

“哟!”

两只白鹤双双啼叫了一声,在城外轻轻盘旋而落,恍若仙人谪落红尘,说不出的浩渺仙风。

燕寻趴在白鹤背上,看着林清徽和赵净明翻身而下牵着白鹤向城门走去,不由得苦笑了一声:“我有点后悔把轮椅留在蜀山了……”

林清徽头也没回,语气平静无比:“无妨,襄阳城极尽富饶,我此前也来过几次。待将你安置妥当,我便在城中寻鲁阁再造一部轮椅便是。”

燕寻看着昏黄的天色,想着轮椅的方便叹气道:“只是用了好些年,用着习惯了,看你一副没有过买轮椅的样子,也不知道你选的硌不硌腰。”

林清徽也不理会燕寻的抱怨,气度洒脱领着白鹤青儿进了城,只当是耳边一只嗡嗡叫的苍蝇。

斜阳西落,昏黄的残阳洒入古城的光景中,恍如隔世。

襄阳自大秦建国以来,便是繁华富饶之地,牙街两旁人行穿织接踵,商铺来往不息,酒肆旌旗一如鱼龙舞,更有靥笑烟花之地满楼红袖招展,刚入城的燕寻一时间竟看花了眼。

燕寻吞了吞口水,抱着仙鹤青儿的长颈看这锦簇红尘之景,沉静已久的心突然又活跃了起来。虽说在前世看惯了车水马龙,但在幽僻的蜀山上活了数年,如今再次看到眼前的红尘鼎沸,饶是他养性已久,也不禁心神激荡!

这特么才是古代啊!

见鬼的听雨烹茶!见鬼的满屋子道藏!见鬼的空山不见人!

只可惜这不是种田流的世界,而是一个武侠世界,武道为尊!且不说自己还身负血海深仇,就单单说自己这先天残废的双腿,也怕是与这种生活无缘了……不然的话,当个纨绔子弟,没事溜溜鸟,调戏调戏良家妇女,在鼓弄鼓弄权谋,坐看风云起,顺便当当历史的见证人,小日子美滋滋!

燕寻悲催的看着前方领着白鹤的悠然白衣少年,满腹不甘化作巍然一叹。

去***江湖!

路旁买花的小姑娘看着这三个奇怪的人领着两只白鹤招摇过市,一路穿过柳湖街,进了稷下学宫那座气派的玉石牌坊,渐渐的看不见背影,于是又转过头继续编着花环。

虽然过往的江湖人很多,但像这样的组合她还是头一次见。

两名白衣不染的轩昂少年领着白鹤,看起来是大门派的弟子,但她对江湖知之甚少,平日都是听讲评书的老头说些零零散散的,也分不清是哪一派的……

不过能跟稷下学宫有关系的,应该是名门正派吧!

还有,那趴在白鹤背上的女子长得真美啊……她曾远远地看过金凤楼的头牌凤仙儿,便是那种平日受到豪客才子们奉迎追捧的女子,也是不如那白鹤上面的女子美的。若是自己也有那样的美貌,就不用在这里编花环了,说不定还能嫁给城西钱员外的公子,当个少奶奶!

小姑娘美滋滋的想着,手里的动作却未停,片刻就编好了一个花环,放到架子上。

“买花咯!”

稷下学宫,天街,西

“到了。”林清徽辨析着眼前这间小铺子的招牌,一文当铺四个字也不知是谁写就,狂草一蹴便已挥墨而终,虽是意味无穷,但却让人分辨不清。也幸亏林清徽学识渊源,才算勉强分辨出这四个大字。

“我去敲门。”林清徽的话很少,但看得出来对待凡事都很认真,一路上无论大事小事大抵皆是亲躬而行,便是赵净明也仅仅起到了探路的作用。

“笃笃笃……”

“打烊了!”沧桑而又豪迈的声音从铺子里面传来,宛若一坛陈年老酒,霸烈无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