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卑鄙在汉末

更新时间:2021-02-19 11:28:08

卑鄙在汉末 已完结

卑鄙在汉末

来源:落初 作者:神圣智狼 分类:历史 主角:贾获陈举 人气:

经典小说《卑鄙在汉末》由神圣智狼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贾获陈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21世纪的生物学家在一次意外中,回到东汉熹平六年(公元177年)的一个春天……  ——————————————————————————  本书创意之新颖,立场之坚定,角度之明确,真是令人“高山仰止,仅行仅止”。  本书作者是站在了YY主义必将胜利的高度,用世界之大同的博爱之心,在兼顾YY主义和强者逆天等重要思想的基础上,以与时俱进的目光、积极创新的手法,针对目前的YY主义思潮以及网络局势大环境中出现的一些新现象,对立阶级间迸发的新矛盾,淫民群众内部产生的新问题,从新世纪精神文明的角度出发,紧紧围绕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辈子”的宗旨,以极富中国kuso特色的文学手法展开了一系列的论述评定。  该作品,文字老道、立意明确,宣传中统筹兼顾,教育里影响深远,破之有力,立之新颖。俗话说,居安思危,在目前这个YY主义文学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我们仍然要深刻意识到与逆向YY主义腐朽势力的斗争是极具复杂性与长期性的。  同样,我们也要注意到针对我们自身的教育也存在着多样性和反复性。因此,我们在高举“YY主义”伟大旗帜的同时,也要用批判的眼光,以二点论指导思想,以博众家之所长的积极心态,批判的接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节“咕咚来了!快跑啊!”——石子明的华丽登场。

又名《石子明的华丽登场》^_^

熹平六年六月初八,青州东莱郡不其县。

陈举通过贾获,在县城的东正街,买下了一座四进的大院作为印书馆。陈举按照21世纪的习惯,选择六月初八正式开业。

今天,陈举穿着一身当时的礼服,站在印书馆大门外,非常无聊的和贾获、杨川几个哥们一起接客,哦,应该是迎客。陈举极其无聊的看着门额上挂着的“元元文社”招牌,这块招牌是郑玄亲笔题写的,当时挂上去的时候,把那个跑来帮忙的明辉馋得两眼直冒绿光。他对身上的这身汉代衣服非常的不习惯,本来他想穿那身闪闪发光的宽宽礼服的,但是贾获认为这样穿着太过离奇,其他人接受不了,初次印象会大打折扣的,陈举无奈之下只好穿上这身汉代礼服。

附近郡县的官员,很多都亲自跑来捧场,一些实在来不了的都准备了礼物,这些来客的车马,把整条东正街堵的严严实实的。连续不断的应酬把陈举他们累得四脚朝天,看着名单上还剩最后几批客人,陈举送了口气。突然,陈举发现客人名单上有个熟悉的名字,忍不住问旁边的贾获:“雨村,这个蔡邕是不是《熹平石经》的作者啊?”

“正是!蔡议郎与大师是至交好友,不但是当今书法大家,且博学能画,善音律、明天文、知数术、能文辞、通经史。当今世上,得大师赞为博学者,不过几人,蔡议郎正是其中之一。”提起蔡邕,贾获倒是如数家珍,因为除了郑大BOSS,蔡邕是极少能让贾获服气的人。“子昂此次开办印书馆,功在士林,定能得到蔡议郎嘉许……”

陈举这家伙哪里是对蔡邕感兴趣,他是打起人家女儿的主意来了,贾获后来说的,他根本就没听进去。喵的,真的是他啊,不知道文姬MM有没有和他一起来呢?不知道文姬MM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漂亮,嘿嘿。想到这里,陈举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眼放绿光的问道:“雨村,这位蔡议郎是不是有个又聪明又漂亮女儿啊?”

“蔡议郎的确有位女公子,至于是否聪明漂亮不得而知。但……”贾获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对于同为色狼的贾雨村来说,陈举这点心思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但是贾获还是有些纳闷,这个陈子昂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嘛,怎么会有那种怪异嗜好呢?贾获不禁产生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决定挽救这个难得的知音,把陈举从错误的Xing倾向中拉回正道。当下面容一正,严肃的说道:“子昂,君子爱色,取之有道。天下娇窈处处皆有,子昂又何必贪一**?”

“什么!?**!?”陈举的表情顿时成为这种表情`0`。

贾获看到陈举的表情,顿时明白自己误会了,有些歉然的解释道:“蔡家女公子,今年方才三岁。子昂是否被流言所误?”

陈举心里是欲哭无泪啊,喵的,老子自从碰到那帮宽宽人,就再没有美女运了,呜呜呜,为什么又是萝莉,难道老子就只有萝莉命,而且这些萝莉还是这般小法。越想越悲哀,一下就哀叫起来:“我想要御姐啊!呜呜呜,老天啊,给我个漂亮的御姐吧!”

杨川凑过来问道:“御姐?御姐是什么东西?”

贾获刚刚听完陈举对“御姐”的解释,就心里一动,一条卑鄙的计划产生了。原来子昂喜欢成熟的美女,嘿嘿,有了!当下就围着陈举上下打量,嘴里一边还说:“嗯,子昂的确玉树临风,风liu倜傥。哈哈哈哈,妙啊,妙啊!”说完得意的仰天长笑,心里爽翻了天,该死的苍蝇王,看本少爷这下要你好看,有陈子昂出马,你就等着哭吧,哈哈哈哈。

“雨村,我知道我的确是帅得掉渣,但是你也用不着这么奉承我啊,这样我会很骄傲的。”陈举已经得意的眼睛迷成一条缝,嘴抿得像哈巴狗。心想,你老贾真***太会说话了,不愧是我得知音啊。旁边的杨川对他们这种行为实在看不下去了,跑到一边发出阵阵干呕。

…………

※※※※※※※※※※※※※※※※※※※※※※※※

自从郑玄牛魔王到了不其,这里游学士子的数量像雨后的蘑菇一样飞速增加,搞得小小的不其城到处都是这些峨带高冠的士子。眼尖的商人们也跑来了,开始开辟不其的市场。现在,郑大大的一名弟子搞了个什么印书馆,更是让天下的士子们像蚂蟥见了血般蜂拥而至,现在的不其街头,士子是多到随便丢块砖头都能砸到一个,您看,这不就来了。

“哎哟~~他母亲的,谁这么缺德,到处丢砖头啊,不知道会打死人吗?”一个倒霉的士子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拿着半块砖头,一手拿着被砸掉的三梁冠,头上肿起老大一个包。

一个工匠打扮的连忙跑过来,点头哈腰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公子爷,小人们刚才在为刚搬来的陈大少爷修新房。本来砖头是放在房梁上的,可刚才不知道哪里吹了阵风,就把砖头给吹到您这里来了……”

“是风把砖头吹到这里来的。你当我是傻瓜吗?”士子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挨了块砖头不说,还有人藐视自己的智商,只觉得七窍生烟,正要暴走时。

突然,东城门方向传来一阵三长两短的螺号,原本喧闹的街市上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多数人的视线都转向城头上立着的一面青色牙旗。一会儿,又一阵螺号传来,这次是连续短促的声音,街上的行人开始慌乱起来,一些聪明的已经开始关门闭户了。这时,一个城卫兵火烧屁股一样,冲到青色牙旗处,一把推dao牙旗,又慌忙的跑下城去。哇,这下炸锅了。不知是谁凄厉的喊了一嗓子:“咕咚要进城了!风紧扯乎!”

“咕咚来了!乡亲们快跑啊!”

“天啊!孩儿他娘,快收摊,咕咚来了!”

“老刘,别吃汤饼了,咕咚来了!”

“妈妈,妈妈,咕咚来了!呜呜呜……”

不到半盏茶功夫,喧闹的街市上只剩下挨了块砖头的士子和那个工匠,各个商家全部用最快的速度关门打烊。“公子爷,您是外地来的,不知道咕咚多可怕。您先放了我,等咕咚走了,咱们再商量……”工匠都要哭了,要不是这位士子把他紧紧抓住,恐怕早没影了。

“管他什么咕咚,娘的,今天不说清楚,你小子休想走!”

“来了!来了!咕咚来了……”工匠的眼睛直直得瞪着士子身后,喉咙里发出一种像垂死动物一样的喘息声,声音抖的像风中的残烛。接着两眼翻白,头一歪,口吐白沫的休克过去。

“哼,想装死!”挨了砖头的士子刚想开扁,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歌声。

“…………

我就是池畔的青牛,

我就是源头的白鹿。

我是宁为玉碎的水,

我是不为瓦全的风。

黑暗之中最色情的光明,

冒着火苗的希望种子。

…………”

士子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什么铜锣、大鼓都响起来了,回头一看。一位身着青衫,面带微笑的青年,骑着一小毛驴,咔哒咔哒的从东门方向迎面而来。这青年眉清目秀,肤色白得像个女人,刚才那阵有极强穿透力的歌声正是他发出的。青年托着一阵长长的尾韵,来到士子面前,慈眉善目的看着他,还没等士子反应过来,青年的话音响起:“来自远方的学子啊,你知道吗?远方的星辰正在召唤你,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温暖和熙的风,轻轻的靠近我的心里,你的脸上,露着微笑,偷偷的凝视着我。你勇敢的面对一切,一切都看在我的眼里。我知道,你无所畏惧,我知道,你无比坚硬。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力量强大无比!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可以创造奇迹……”

可怜的士子哪里受得了这个,在昏迷之前,隐隐约约记起,这个可怕的青年好像就是被大伙称为咕咚的东西。

※※※※※※※※※※※※※※※※※※※※※※※※

印书馆一片忙碌,郑玄学馆的所有学子都被郑老头抓来当苦力,不过当外面的游学士子一些听到消息后,知道这是件有巨大意义的事情,都想尽部分参加进来。这可把陈举乐坏了,居然有这么多的免费苦力,这下不知省多少钱下来。

当然,陈举也很清楚做人要厚道,看书要投票,哦,是投桃要报李的道理,不然就只是一锤子买卖。于是,向所有参加印书工作的学子们承诺,书印出来后,每人送一套,而且这些人将作为印书馆终身贵宾,以后印书馆出的每一种书,这些人都可以免费得到一套。并且,把所有参加整理、排版、校对的人员,都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书的扉页。陈举的这些现代笼络手段一出,苦力们高兴得不得了,个个干劲十足。

现在,一部分的人在忙着帮助郑玄整理古籍,将各种古籍抄在纸上,加注标点符号,还有一部分在排版、校对。咕咚来了的消息也传到学馆里。这里可不像大街上,在场诸人不愧是郑大boss的高足,丝毫不慌乱,依然各做各的事情。

陈举好奇的问正在加注标点符号的贾获:“雨村,咕咚是什么东西?”贾获也不回答,只是顺手递给他一副软木耳塞,又埋头继续加注标点符号。

门口一个放哨的学子突然喊了声:“咕咚离此还有五十丈!”众人一听,都把耳塞戴起,动作之整齐划一,让陈举佩服不已。陈举发现除了贾获、杨川等少数几个,在场的全部戴上了耳塞。这下心里更好奇了,拷,演动画片吗,忍不住拉着贾获:“雨村,咕咚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沽东居士,石越石子明……”贾获不耐烦的回答,随后又说了句:“最好戴上耳塞。”又继续埋头加注标点符号。

“哐铛!”陈举只觉得两腿一软,华丽的仆街了。嘴里一阵呻咛:“什么?石越!石子明!天啊……”

※※※※※※※※※※※※※※※※※※※※※※※※

^_^,铜子们!看得爽就砸票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