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我的老婆是武圣

更新时间:2021-10-09 23:48:18

三国之我的老婆是武圣 已完结

三国之我的老婆是武圣

来源:落初 作者:淳于义 分类:历史 主角:张扬晓娥 人气:

《三国之我的老婆是武圣》是淳于义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三国之我的老婆是武圣》精彩章节节选:这个乱世,有着热血厮杀,有着奇谋名将,但在真实历史上只浮现出冰山一角却撼动了天下格局的神秘力量又该何去何从?  太平道教为何风起云涌却因叛徒唐周功败垂成?五斗米教跟太平道崛起同期,有着怎样的恩恩怨怨,为何又偏安一隅,后世却强势崛起?曹操枭雄一生,却有最无奈的三个女人让他遗憾一生?张角之后,黄巾几度强势崛起,烽火燎原,幕后的大手是谁?  争霸三国,迷踪迭起,精彩纷呈。  每个人都在跟乱世抗争命运,这就是乱世三国!  我的老婆是武圣,血泪欢笑不枉此生的刻骨三国新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之后几日再也没有黄巾军来滋扰吴家堡,可是上次十万大军围攻的凶险,吴家堡想一想都后怕,所以那些张角的画像就还在那儿好好地挂着。这些画像比门神秦琼尉迟恭可管用多了,只要是太平道的人,来多少人都得乖乖地站在城下仰视。

吴家堡这几天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张扬这几天却是提心吊胆的。

张扬因为大功一件,在吴家堡地位提升了不少,虽然还没有职务,依旧是说书唱经的“刘先生”,可是不仅有了自己的院落,就连这几日大大小小的军事会议,也都邀请他去了,这是信任的体现,是好事啊。

可是张扬却高兴不起来。吴娜作为堡主之女,而且是顶梁柱一样的武将兼职参谋,自然是要出席的,所以张扬不可避免地要跟她见面。

看着吴娜恶狠狠的目光,张扬不由地一阵心虚,毕竟自己使用不光彩的手段抢了她最喜爱的侍女。

张扬一看就知道是她爹爹吴列出面做主,硬将晓蝶晓娥送给张扬的,目的不外乎是笼络张扬为他效力,同时给所有人做出一个榜样:看,张扬之前不过是一个俘虏,如今他立了功,就能身居高位,就连大小姐最心爱的侍女都能赏赐给他。

这就向所有人发出促一个信号,只要你拼命为吴家堡效力,不管以前身份如何,绝对亏待不了你!

但是,张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并没有忘乎所以。若是做的超出了上头的忍耐界限,他们能将张扬双手捧起来,也能将张扬一巴掌拍下去。既然那对孪生双壁到了自己手里,想双手奉还都不成,那就老老实实地做人,不该动的人不要乱碰,不该做的事情绝不僭越,若是惹恼了吴娜,他若是头脑一热不顾后果处决了自己,连告状的地方都没有。还是低调些好!

每天看着晶莹水嫩、十足美人坯子的的一双侍婢,张扬却是看得碰不得,憋得难受不说,还要处处小心以免得罪了她们,她们一旦向吴娜添油加醋搞自己的黑状,可是很难办的事情。

所以,他不但不能得罪两个小祖宗,还要想方设法跟她们拉好关系。这不,两个丫头迷上了张扬的言情故事,每天晚上不讲到两人犯困,张扬休想睡觉。

这不,轰轰烈烈的《还珠格格》讲完了,《烟雨蒙蒙》也开讲了。两个小丫头自从入了张扬的门,悠闲地不得了,晚上听故事,白天呼呼大睡,却是害苦了他们那白天还要工作的“老爷”张扬。

连续好几天没睡安稳了,张扬自然是哈欠连天,步伐不稳、脚下虚浮。

这不,刚讨论完下一步该怎样对付盘踞在徐州境内的黄巾,刚散会走出门,张扬望着热辣的太阳就眼冒金星。

“如一,怎么看你气色不佳,打哈欠犯困啊。”吴列一把扶住没看清台阶险些一步踩空的张扬,关心地问道。

“多谢主公关心,我没事,回去多睡一会儿就好。”张扬说完,就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吴列皱着眉头,像长辈告诫晚辈一样对张扬说道:“如一啊,你还年轻,如今应该将心思都放在事业上,可不能沉溺于温柔乡啊,要知道温柔乡英雄冢啊。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趁着大好韶华创出一番大事业,有了功名权柄,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何况,晓蝶晓娥虽然貌美,而且是难得的双生,可毕竟只是侍婢,你以后是要娶正室的,不能这样娇惯着她们,不然以后她们恃宠而骄,妻妾不合,可是个问题。”

张扬还没开口辩解,吴列又说道:“你是个读书人,身子骨本就没有我们习武之人强健,房事还是要克制一下,方知一滴精十滴血,房事过勤,掏空了身子,伤了身体,想再补救可就完了。好之为之吧!”

说完,吴列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叹了口气离开了。

“听……听我解释啊……”张扬苦涩地放下招向吴列离去身影的手,悻悻地肚子回府睡觉了。

如今张扬有了自己的一个迷你的院落,可是麻雀虽小,可是五脏俱全啊,院子里花圃、天井、客厅、厨室都一应俱全。可是府中除了那一对小姐妹,既没有侍女也没有仆人。

这对小姐妹也是看准了有吴娜撑腰,张扬不敢对她们怎么样,所以着实过了几天比以前做侍女,悠闲舒适的多的生活。

每天晚上吃着点心喝着茶水,听着唯美动人的爱情故事。白天睡到大中午起床,到厨房自己做些吃的,然后就去到小姐那儿回报张扬最近的表现情况,小姐就以此为标准决定用不用对张扬做出暴风骤雨般的惩罚。半晚上,她们才回来,然后继续听故事,然后睡觉,以此循环往复,一日又一日。

张扬拖着疲倦的身体推开府门,就看见自己脱下来放在院子里水井旁的脏衣服还原原本本地堆在那儿,昨天她们两个吃的一堆瓜子壳也没人收拾一下,两个姐妹的房间依旧紧闭,想必还没起床呢。

张扬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叹气道:“这哪里是侍女啊,简直是皇太后嘛。还得我这个做老爷的自己来。”

收拾完院子,张扬抹了一把汗,这才敲了敲晓蝶晓娥的房门,里面传出两声慵懒清脆的少女清音:“谁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是老爷我啊。昨天的剩饭搁在厨房了,我先睡了,到时候你们自己弄着吃,不用等我了。”

张扬说道。

“知道了,真烦人,一大清早的!”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叫嚷。

张扬摸摸鼻子,苦笑着摇摇头,这才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了。

当张扬关上房门,胡乱地褪下鞋袜一挨枕头就见了周公,却不知道他刚进自己的房间,府门外就走进来两个人,正是吴列和吴娜。

吴列脸色铁青,吴娜则是心虚地缩着脑袋,站在她爹爹身后,低眉顺眼双手摆弄着衣角。

“刚才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人?我开始还以为是刘扬沉溺于男女之事,才弄得哈欠连天,现在看来他不仅没有碰到那两个丫头,还被欺负的不轻,白天要干活,晚上也受折腾。若是其中没有你的唆使,她们两个奴婢,敢这样丢着一院子的事情不做,自己蒙头大睡,反倒是让当主人的干这做那?而且刘杨好心交代一下,她们却不耐烦地又喊又骂,刘杨只有苦笑摇头的份?”吴列忍着满腔怒火,盯着女儿沉声道。

吴娜心虚,赶忙给吴列拍拍后背顺顺气,赔笑道:“这怎么可能是我干的呢,我是那种人吗……我想这肯定是,两个死丫头仗着我的身份,知道张扬初来乍到,不敢得罪人,才敢这样目中无人仗势欺人!爹,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这两个无法无天的死丫头!”

“不必了,她们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人,调教了这么多年,不才调教出这个样子?看来你是调教不出什么成果了,还是我来替你调教吧!不然让人知道为我吴家堡立下大功的功臣,竟然被我吴家堡出来的侍女欺负,谁还敢为我们效死?没有了人才,光靠你我,我们吴家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先祖兵圣的荣耀?!”吴列寒着脸,不听吴娜纠缠解释,大步跨进门去,然后走到两个小丫头的房门前,就抡起铁拳狠狠地翘了起来。

“你烦不烦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别以为你是狗屁老爷我们就怕你,惹恼了我们,我们就告诉小姐!小姐可说了,别以为堡主现在倚重你,你就翻了天了,她有的是手段对付你,让你比以前睡马厩还难过!喔……困死了……”里面嚣张地叫骂完,传来长长的哈欠声。

吴列气的浑身发抖,而吴娜这下子傻眼了,现在再想掩盖过去也晚了。

“两个死丫头,你们可害死我了!”吴娜气的牙直痒痒。

她正黑漆漆的眼睛咕噜咕噜转着,想着办法,就听一声巨响,吴列一拳将木制的房门击碎成四块,然后他一脚踢开碎木片踏了进去。

“你好大的狗胆,活腻了是不是?!那好,今天我就向小姐告你的状,让你上城楼搬石头去!”两人揉了揉惺惺睡眼,还没看清楚对面是谁,就破口骂道。

吴列就站在那儿,脸色发青,嘴唇气的直哆嗦,却是一言不发。

“还不出去!……小姐,老爷!……”等两人看清楚站在床前的是谁时,吓得一骨碌从被窝里跳了起来。

她们只穿着绣着鲜艳杜鹃花的心衣,小巧可爱的粉红亵裤。双姝不过是十四岁的年纪,可是酥胸发育的却是很可观的了,高高撑起紧身的胸衣,几乎要破衣而出。

她们的肌肤粉质酥滑,加上常年习武骑马,所以身材结实而纤秀,曲线柔美而匀称。

她们柔顺的秀发慵懒地披散着,遮掩着闪着瓷器光泽的香肩、性感动人的锁骨。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小巧可爱的肚脐随着紧促的呼吸一起一伏。玉璧粉嫩纤秀,小腿白皙修长,笔直的就像一株挺拔的小白杨。

而世间少有的绝色双姝,此刻却是怕的发抖。

“快些穿好衣服,滚下来!”吴列吼叫一声,两女这才忙不迭、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然后大气也不敢喘、蹑手蹑脚地踩着秀气的花鞋,低着头瑟瑟发抖地站在吴列和吴娜面前。

“怎么回事啊,是不是门闩插得太紧打不开了,想省事儿就一脚给踢烂了?女孩子还是婉约点儿比较好——”张扬也被这么大的动静给惊醒了,他放心不下这才匆匆赶了过来。

可是走进门板碎了一地的房间,一愣,问道:“主公,小姐怎么来了?晓蝶晓娥快去烧些茶水来!”

吴娜一听也是忙向两女使眼色,示意她们快些出去避避风头,两女马上就想趁机溜走,可是吴列厉喝一声:“站住!”

不光是两女吓得浑身一哆嗦,张扬也是吓得不轻。

“主公,这是怎么回事啊?”张扬看见脸色发青的吴列,眼神游离目光闪烁不定显然是做贼心虚的吴娜,还有衣衫穿的有些凌乱、头发披散、光着脚丫、像一对见了老鹰的兔子一样的双生姐妹,觉得情况不妙。

看见张扬,吴列神色这才好看一些,他一步就跨到张扬身边,满怀歉意地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都是怪我大意,这些天让如一受委屈了!”

“没什么委屈的——”张扬还没说,就被吴列一摆手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的顾虑,不过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有什么事情都有我呢,看谁还敢给你臭脸看!”吴列说着狠狠地瞥了吴娜一眼,吴娜向他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过头不敢看他。

张扬半懂不懂地听着,就见吴列转过身对着双姝厉声道:“还不过来!”

“是……”两女像两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鹌鹑,耷拉着脑袋,头也不敢抬地走了过去。

“跪下!”等她们走过来,吴列猛然两脚踢过去,正好踢在两女的腿弯处,两女就势腿一软“噗通”一声结结实实跪倒在张扬脚下。

其中一女正好跪倒的地方有一根尖头向上的粗大的钉子,这一跪下去,钉子穿透她那娇嫩的皮肤,深深地钻进了她的小腿里,顿时鲜血就汩汩地向外冒,不一会儿就淌了一地,将她面前的地面连同张扬的鞋子都被鲜红的血液浸透成了红色。可是她咬紧牙关、疼得面部都扭曲了,都不敢叫出来。

张扬很不忍心,想都没想就要上去搀起她们两个,却不想被吴列一把拦住。吴列冷冷地瞥了跪在地上的两女,说道:“奴婢欺主,罪无可恕,现在要杀要刮全由如一决定!”

“主公,还是算了吧,她们还小,有了这次教训,以后她们不会再犯了,就饶了她们吧。”张扬看着浑身发抖、脑门上青筋高高鼓起冷汗淋漓痛不欲生的少女,还有那淌了一地的血摊,忍不住求情道。

“不成,若是饶恕了她们,如一受的委屈不就白受了,让外人知道了,岂不都笑话我吴家堡尊卑不分,没有教化?不成不成!”吴列连连摇头。

“老爷,小姐,我们再也不敢了,我是姐姐,所有错都是我一个人干的,跟晓娥无关,要杀就杀我一个人好了,求求您快救救她吧,她流的血太多了……”没受伤的是晓蝶,晓蝶伏在地上抱住张扬的脚就痛哭哀求起来,张扬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下子蹲下去,扶起晓蝶,扯下裤子上的一块布料,按住晓娥的伤口上,低声道:“快些按住,让血流得慢一些!我这就带你去看郎中!”

说完,张扬抄起晓娥那纤柔的柳腰,拦腰将那轻柔温软的身子抱起,头也不回转身就走,留下一句:“晓蝶,过来帮忙!”

“唉!”晓蝶又哭又笑地站起来,看了吴列一眼,见吴列并没有阻拦的意思,而是将头偏了过去,她如何还不知自己和妹妹没事儿了,如劫后余生般地跳了起来,然后跟着张扬快步出了院子。

“爹爹——”吴娜看着离去的三人,半晌才脸色复杂地说道。

“既然将晓蝶晓娥送给了他,就不要再使小手段了,这下子我这一插手,两个小丫头嘴上不说,心里一定恨死我了。不过,能让她们安心留在刘扬身边,这个恶人我做了也不碍事。”吴列看了女儿一眼,笑道。

“真要送啊,她们可是我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而且这么多年我们情同姐妹,就这样送给他当暖床丫头了?”吴娜不服气地说道。

“还能怎样?你知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将来我死后你要独自撑起这个家业的。这么多天通过我的观察,这个刘扬是不是什么汉室宗亲咱们不论,他的韬略才华却是实打实的不凡。我们吴家堡是山匪出身,不仅高官士大、望族读书人看不起,就连任一个平头百姓,只要不是万不得已,就绝不会甘愿跟我们为伍。我们这些散兵游勇,小打小闹还成,要是想恢复先祖兵圣的威名,没有贤人大才、文人大族相助是万万不成的。试想自三皇五帝以来,哪一次改朝换代不是大族皇家之间角逐而定的?高祖皇帝虽然是一介布衣,但他至少曾是个亭长,而且得到了张良萧何这些大才大族的鼎力支持,而不是我们这些人人避而远之的山匪。人才,我们必须要留住人才,这个刘扬我们一定要留住!这是我死后,给你留下来帮你的,希望你能理解爹爹的苦心。”吴列幽幽地看着女儿叹道。

“喔……”吴娜不再吭声,低着头没有一丝笑容,不住地用脚尖踢着地面的木板碎屑,显然是心里很不痛快。

“走了,马上叫人过来打扫收拾一下……另外,备些补品你亲自送过来。而且,表达一下歉意还是必须的,你不仅仅是一个女孩子,而且是爹爹的继承人,这点儿胸襟度量还是要有的,明白吗?”吴列吩咐道。

“明白,爹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喽!”吴娜没好气地扭头就走。

而此刻,一百多里外的下邳国却在酝酿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因为又有一个皇帝要横空出世了。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