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武夫大文豪

更新时间:2021-10-06 07:22:01

武夫大文豪 已完结

武夫大文豪

来源:落初 作者:祝家大郎 分类:历史 主角:祝振东胡 人气:

祝家大郎新书《武夫大文豪》由祝家大郎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祝振东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个走在另外一条道路上的中国古代世界,就是祝振国一个人的舞台!家道中落看祝振国之强势崛起,国势渐颓看祝振国之力挽狂澜。手有百炼精钢刀,心藏千年万卷策。以血荐轩辕,以策治家国。武艺如神,文才通天,势要重塑这朗朗乾坤。PS:吟诗作对、打打杀杀的,还要种点田哦。。交流群:6387810老祝征文新书《大宋好屠夫》,欢迎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穿越小儿

黑暗越来越久,久到祝振东已经记不清三十多年的人生种种了,大约好像还知道自己在餐厅吃着红烧肉拿着电话看天空的场景。突然眼前一亮,亮到无法睁开眼睛,亮到只想昏昏欲睡,只听得旁边有人用着怪异的声音激动说道:“三爷三爷,是个小子,是个小子,胖小子。”

再次醒来,祝振东睁开双眼模模糊糊映入眼帘的是青纱帷帐,微微摆摆头,一个青涩女子发白的脸庞正在关切的看着自己,见到自己睁开双眼,女子用清澈的声音兴奋地道:“相公,快来看啊,国儿醒来,正看着我呢。”

马上听到旁边一个青涩中略带厚重的声音:“娘子,为夫瞧瞧。”男子说着凑近前出现在祝振东的眼前,浓眉大眼国字面庞,祝振东瞬间只觉得自己飞了起来,原来是是这说话的男子把自己抱了起来,甩了几个来回。

头晕目眩的祝振东还没有回过神来,这是这么个回事?“飞翔”途中看见自己的手脚小如婴儿。祝振东只觉得一阵眩晕,心中惊疑,我变成婴儿了???

还待祝振东暗自惊疑,旁边一年长女声略带埋怨说道:“你这泼才,孩儿如此嫩弱,由得你这般作弄?”

男子立马停下旋转的脚步笑道:“母亲大人勿惊,孩儿这便放下,这便放下。”说着便将祝振东放在床榻之上,心中喜悦确是按耐不住,站在一旁抓耳挠腮。

此时祝振东才稍稍安定下来打量四周,古香古色的房间,床前是屏风遮目,床前右侧有太师椅两张夹着高几,椅上坐着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面容略显华贵,佩戴也是整齐。

床前站着一个左右不安分的浓眉大眼少年,十八九岁的青涩还在脸庞,儒生的打扮,头上戴着发冠显得少年又带着几分成熟。同自己一起躺在床上的女子也清晰起来,也是青涩颜面,一头秀发笈起云鬓拢在头后,面容中全是慈爱的笑意。

祝振东大致明白自己是变成一个婴儿了,这青涩男女是自己的父母,那中年妇人是自己的NaiNai。一时之间又昏睡了过去,不敢相信这一切的真实,大致以为是自己读古书太多幻觉而已。

昏睡间似乎感到有一股甘甜流入自己口中,祝振东只觉又累又饿,张口大力吸允,良久又感觉腹中饱胀,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屋外鸟雀叽叽,祝振东环眼望去还是之前的房中,旁边也是那沉睡的青涩女子,抬起手脚打量,心中暗暗心惊:不会真是穿越了吧,虽然自己看了几本穿越的书籍,知道几个穿越的故事,但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依旧是难以置信。

如此几天,祝振东也略略心安不少,也是无法,要睡去以为自己做梦,梦醒了就一切如常,醒来又是面对这青纱帷帐,又是这青涩女子,还有那口中果腹的甘甜。

大概也是知道现实也就是如此了,再睡去多少次,醒来多少回,还是这里,还是这事,还是这如婴儿般的手脚以及想说却说不出的言语。

“三爷,振国孩儿真是好福气啊,不哭不闹,眼中灵动真真是与常人不同,怕是麒麟儿转世在我祝家来光大门楣的。”最近来的一个中年妇人笑吟吟的对着十八九岁的儒生男子讨好道。

时间已过了月余,祝振东大概也知道了些许情况,这十八九岁的儒生男子便是自己的父亲了,名字叫做祝文斌。

这新来的中年妇人是新请来的仆人,专门请来带自己,应该是个经验丰富的Ru娘,也许不能叫Ru娘,因为这个年纪的妇人也应该没有Ru了,用前世的话来说就是保姆了。

之前与祝振东躺在一起的青涩女子自然是他的母亲,现在也不一直躺在床上了,时常起来走动,只是不出这古香古色的房间。这女子名叫祝徐氏,未出嫁前应该是叫徐怡。

最近每日都来几次的那中年华贵妇人便是自己的NaiNai,唤作祝蔡氏,至于未嫁本名就无从得知了。

三爷文斌听见仆妇这般夸奖自己孩儿也是高兴道:“我儿与人不同,将来必是人中龙凤,大前途,无量无量啊。”三爷说着说着自己也大笑了起来。

再听得有人走近严肃说道:“三弟胡言,吾家大儿必是大才,我等好生教导,将来前途无量是真,龙凤下次不可说,此言不可再说。”

原来龙凤是有忌讳,天家才能得此称谓,寻常百信哪能随意乱讲,哪怕是说一婴儿是也不太妥当。

三爷文斌闻言惭惭笑了笑道:“大哥多虑,家中随意说说。”

刚走进来的大哥原道是谁?是这祝家大儿长子祝文广,二十有一了,至今未娶,读书十六年,常挂嘴边的是,秀才不得,以何成家。

文广一扫刚才之严肃笑言:“三弟此番大喜,为我祝家添得麒麟儿,祝家后继有人尔过,得几日随为兄同去县城应试,我兄弟二人也要有一番成绩,定要考得这秀才功名,此去为兄三试,必要成功。三弟二试也要成功。学得文武艺,也要有我等用武之地。”

原来这祝家如今二代的长子大爷文广已经两考了,都未中得秀才,三爷文斌之前也随大哥考过一次了,也是名落深山。

三爷文斌满怀信心说道:“大哥放心,愚弟这回是信心十足,内堂怀胎十月,弟苦读十月,书经已是滚瓜乱熟,我青山县文学虽盛,出我祝氏者怕是不多。”

大爷文广虽然听了这话,但也是不太相信,他三弟着实不是一个坐得住的人,虽然有些聪慧,但却是个浪荡子弟,有几分小学问都用在喝酒听戏上了,若不是这弟妹祝徐氏进门管教有方,哪能在家坐下这十月怀胎,就是这十月怀胎也是在家隔三差五的诗会众友人,说是诗会,其实也就是酒会,酒酣半夜也出不了几首歪诗劣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