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囚奴公主:调皮蛊妃

更新时间:2021-02-21 12:57:15

囚奴公主:调皮蛊妃 已完结

囚奴公主:调皮蛊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穆丹枫 分类:穿越 主角:龙符阎君 人气:

火爆新书《囚奴公主:调皮蛊妃》是穆丹枫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龙符阎君,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苗疆的蛊女,在阎王笑得一脸狗腿的样子中,穿越成了公主。 嗯,可是为什么是亡国的公主啊! 为什么不是温馨的大床,而是死尸遍布的河里? 好不容易爬上岸,就看到一个笑得极其邪魅的人, 符月童鞋的第一反应是:“姐姐,你好高好漂亮,唯一的缺点就是胸小了点……” 他带兵灭了她的国家,在她的面前逼死了她的姐姐, 而她原本应该是他的妻,却沦为他的奴…… 几日的恩宠,千载的纠缠,谁是谁的宿命,谁又是谁的救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贱妾糊涂了。”

龙符月听到他这一番话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这个变态人妖,居然把她比喻成小狈小猫!

她就知道,他没有这么好的心来救她。他和她上辈子准是八字犯冲!

她狠狠地瞪了凤千羽一眼,冷冷一笑:“啊哟,王爷你的大驾怎么摆到小猫小狈的院里来了?莫非你和你的夫人被猫呀狗狗的挠到过?小心得狂犬病哟。”

说罢,一屁股坐在小凳子上,揉搓起盆里的衣服,恨不得这些衣服就是凤千羽的脸,揉个大洞出来。

凤千羽却哈哈一笑,笑吟吟地道:“看来你做公主做习惯了,还嚣张跋扈的很呢。没关系,本王会慢慢纠正你这些坏习惯的,让你知道做一个下人的本分……”

一挥手:“这里所有的衣物都交给这位天玑国的小鲍主打理,你们可以去休息了。”

这洗衣处足有七八个人,听到这一声吩咐,人人脸上露出喜色。唯有那个甜儿,她和龙符月颇合得来,见她受惩罚,心中颇为不忍。不过她也是个低等的下人,自然是不敢去求情。只得和其他人悄悄地退出去了。

龙符月却几乎跳起来!看了看那堆得像小山似的衣服,脑袋立时大了一圈,晕死!这么多,她就是不停歇地洗到天明也未必洗得完的!

知道是自己的一张利嘴惹毛了他,心里不由暗骂:“臭人妖,死人妖,居然这么小气……”心里几乎将凤千羽的祖宗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

凤千羽眯着一对水眸看着她小脸上那千变万化的表情,心头暗爽,悠然道:“小丫头,你有没有意见?”

龙符月看了他一眼,见他满脸看好戏的表情,便知道此刻决不能再呈口舌之快,要不然这个变态人妖王爷不知又生出多少花样来折磨她

。哼,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决定!这次先忍了!

她强牵着肉皮笑了一笑:“没意见,当然没意见。那你老是不是可以走了?小心这块地腌臜着你,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咦,这丫头这次居然没暴走哦!凤千羽很扫兴地膜了摸鼻子,漂亮的水眸微微一转,悠然笑道:“好嘛,这才有点样子了。传本王命令下去,这一堆衣服没有洗完,就不许她吃饭。”

“什么?!”龙符月跳了起来!

洗不完不让吃饭?!晕死,她从穿越过来后,已经有大半日了,还没有吃上一顿饭。早已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好不容易盼到天色渐黑,她眼睛又尖,看到厨房方向冒出缕缕炊烟,传出来阵阵饭菜的清香,满心以为开饭在即。却没想到这变态一句话,就剥夺了她这次吃饭的权利。

天啊,你怎么不劈个雷下来,把这妖孽捉回去呢?没天理,真正没天理!

她一抬头,正看到凤千羽那兴味的目光,似乎正在等着她发怒暴走……

哼!她偏不如他的愿!

她慢条斯理地挽了挽胳膊:“不吃就不吃,我就全当减肥了。”

又坐了下来。一边嘴里开始哼哼小调:

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有空再来握握手

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我家的浴白好好坐……

这是什么歌?好古怪!

凤千羽听得一头黑线。但看到这个丫头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自得其乐。他又微感好笑,这样古怪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唇角微勾,大海般的蓝眸中闪现出一抹亮光,

这个丫头,勾起了他所有的恶作剧引子……、

“呵呵,小丫头,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我倒要看看你的底线在哪里?”他忽然对未来充满了极大的期待!

一低头,在云墨瑶红唇上亲了一口:“走啦,爱妃。本王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云墨瑶眼睛一亮。凤千羽对他这几个侍妾一向极为冷淡,只拿她们当个泄欲的工具,没想到今天竟然对她展现出这样的柔情!

莫非,他真的喜欢上自己?那么,我的九王正妃的位置只怕也不远了。

云墨瑶既欣喜又不安,殷勤地扶住凤千羽的手臂,一径去了。

龙符月看他们一行人去远,暗骂了一声:“臭变态,死人妖,居然在变着法子折腾我!哼,姑奶奶今天晚上就跑路,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已是二更天,月亮只露出半个脸儿。

龙符月把睡得半醒的洗衣处的头目缕儿给拉了出来,让她验看自己所洗的衣物。

那缕儿见她晾晒的各色衣服像万国旗一样,布满了这块大空地的角角落落。,不由有些纳闷这小丫头怎么会洗得这么快,她还以为是这丫头应付公事,不料抽检了数十件,件件干净如新。

这丫头不会有神仙相助吧?怎么洗得这么快!她还以为这丫头要洗到明天天亮呢。既然挑不出纰漏,缕儿便教训了她两句,无非就是奴婢要有奴婢的样子,要守本分……这一类的话。

龙符月也不知听不听得进去,小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那缕儿本就困倦的很,教训了两句,便就让她去吃饭了。

龙符月早已饿得要命,也不管这饭粗细与否,便胡乱吃了个饱。

她躺在一个简易帐篷里,静静地养了一会神。听到别人都已睡熟,她这才翻身跳了起来。自床铺下面掏出一个小包袱,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外面。走到一个阴影处,便将那小包袱打开,自里面拿出了一套衣服。匆匆忙忙地套在了身上。

这身衣服却是普通士卒的衣服,是她再清洗的过程中,偷偷藏起来的。虽然是最小的号码,穿在她的身上,还是有些大。而且由于时间太短,还湿漉漉的。穿在身上,寒气直钻入她单薄的身体之内,让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她抱了抱手臂,也顾不得寒冷,向营帐外走去。

她虽然紧张的要死,但怕引起怀疑,却不敢跑,只能快步走。

这一路上虽然也碰到了几伙巡查之兵,但因为她早有防备,偷偷地听了他们的今晚的口令,又穿着本军的装束,口令对上,倒也没有人对她有所怀疑。她很轻易地就混了出去。

凤千羽的这一支军的营房是建在都城外的一个小山上。

山虽然不高,林却很密,夜风吹过树梢,呜呜做响,如同群狼在夜嚎。静夜中的山林,阴森而又恐怖。

龙符月只想着要逃跑,怕被人发现,哪里林密钻哪,哪里草高走哪。她又是个路痴,这般走了半个多时辰,她便很荣幸地迷路了!

弄不清自己是在上山还是在下山,爬过了一座山头又爬一个山头,却怎么也走不出这座山去……

晕死,自己不会在这里转悠一辈子吧?龙符月打了个冷战,抱了抱手臂。

阿嚏!龙符月很响亮地打了个喷嚏。

丫的,好冷!这湿衣服好凉,她要被冻感冒了。

她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忽听背后草丛中哗啦一响,肩膀猛地一沉,两个什么圆圆的尖利东西搭上了她的肩膀。一团热乎乎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处……

龙符月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有狼!如她所料不错,搭在她肩头的这东西是狼的两只前爪,而那热乎乎的气息就是狼喷出的呼吸,它正等着她……

她毕竟在苗寨度过了好几个年头,苗寨周围也有狼群出没,她早就听老人说过,狼喜欢在背后扑人的肩膀,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回头,一旦回头,便就会被狼咬住喉头!到那时,神仙也没救了!

不过,她虽然听说过,到底没见过。

那狼的两只爪子才搭到她的肩头的时候,她差点就要下意识地想回头瞧瞧。幸好,她及时想起了那个传说。头转到一半,又赶紧转了回去。

只吓得一颗心噗噗乱跳,几乎就要从嘴里蹦出来。

她僵硬着身子,忽然闪电般的一拍手臂上的青蛇图腾。

呼!一条青影闪过,只听背后传来一声狼的哀嚎,搭在她肩上的两只前爪滑了下去……

龙符月趁机向前跳了几步,这才回过头来,见身后不远处趴着一条狼,口角处流出了黑血,已然毙命。

龙符月惊魂未定,知道又是手臂上的小青蛇救了自己,长长松了一口气。正要举步再走,无意中一抬头,她忽然像被定身法定在了那里。

眼睛!绿油油的眼睛!

鬼火一样在周围草丛中,大树后闪闪烁烁,不下二十多双……

群狼!她竟然遭遇了群狼!

龙符月吓得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她的小青蛇虽然厉害,但好蛇也架不住群狼,如果它们一起攻过来,就是小青蛇也救不了她。

苍天啊,大地啊,臭判官呀,你把我弄来这个地方是为了来喂狼的?

一想到再不过片刻,她就要被群狼撕咬成一副血淋淋的骨头架子,她就浑身发抖。

转过身想跑,却发现背后也有几只绿灯笼似地眼睛……

完了!天要亡她了!

龙符月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刚刚有一只狼莫名其妙地毙命,所以群狼也不敢轻举妄动,绿油油的眼睛望着她,然后,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包围圈在一点一点缩小,龙符月的脸色也一点点发白,双腿抖得如同弹棉花。

这群狼似乎有头领在操纵,随着一声悲怆的悠长狼嚎,群狼伏了伏身子,前腿伏低,后腿蹬地,龙符月知道,狼一摆出这个架势,那便是要进攻了!

龙符月把眼一闭:“阎王老子,判官叔叔,我又来找你们喝茶了……”

汪!汪!汪!汪!汪!汪!一阵急促的狗吠声忽然自身后传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